The world order according to China

Stylized representation of a monument in Tongcheng County, Yunnan, as captured by a Xinhua News team visiting monuments and other historical sites on the road from Chongqing to the border with Myanmar.

Stylized representation of a monument in Tongcheng County, Yunnan, as captured by a Xinhua News team visiting monuments and other historical sites on the road from Chongqing to the border with Myanmar.

China in the World
New York Times: The World According to China

China’s enormous overseas spending has helped it displace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as the leading financial power in large parts of the developing world. Here’s where China has the most influence, based on its share of foreign investment since 2005.

Foreign Affairs: The Sino-Iranian Tango: Why the Nuclear Deal is Good for China
New York Times: China’s Global Ambitions, With Loans and Strings Attached
New York Times: 中国输出贷款和工程改变世界格局 (Chinese lending and engineering projects will change the world order)

从乡村到城市,中国的资金被用于该国各类建设项目,包括修建公路、高速路、桥梁、医院,甚至还有一直延伸到阿拉帕戈斯群岛的监控摄像头网络。中国的几家国有银行已经在这个国家撒下近110亿美元,而厄瓜多尔政府还在要求获得更多投资。

厄瓜多尔是一个很小的国家,人口只有1600万,在国际舞台上并不显眼。但中国在这里的迅速扩张充分说明,随着北京的势力提升,华盛顿的影响力日渐削弱,世界格局正在发生改变。

尽管中国成为世界经济核心已经有几十年,但这个国家现在才开始带着全球超级大国的目的性,自信地运用它的经济实力。随着全球金融重心转移,中国正竭力彰显其经济实力以赢取外交盟友,并且大举投资,努力提高人民币地位,获取各种迫切需要的自然资源。

People’s Daily: 构建战后国际秩序的法律基础
——有关专家高度评价《波茨坦公告》的重要意义 (Legal underpinnings of the post-WWII world order: Experts review the importance of the Potsdam Declaration)

World Economic Forum: What is China’s role in the BRICS?

Customs officials in Shandong Province destroy 600,000 CNY worth of crocodile skins. Photo: People's Daily

Customs officials in Shandong Province destroy 600,000 CNY worth of crocodile skins. Photo: People’s Daily

As much of the world focuses on Greece’s travails, the BRICS countries – Brazil, Russia, India, China, and South Africa – have been working to advance their own economic agenda, most recently at their seventh annual summit in the Siberian city of Ufa. But, though Russia hosted the meeting, it is China that was viewed as dominating the grouping. Indeed, the BRICS has already proved to be a force multiplier for Chinese diplomacy, and can remain so if China is careful not to push its national interests too hard.

Reflections on a purge

People’s Daily: 人民日报人民论坛:把牢思想的“总开关” (People’s Daily: Always adhering to the ideology of being dependable)

China on the web
Financial Times: FBI blames China for 53% spy case surge

The FBI has labelled China “the most dominant threat” to US companies, saying it believed Beijing was the main culprit behind a 53 per cent jump in economic espionage cases its agents are investigating.

FBI officials warned on Thursday that hundreds of billions of dollars were now being lost every year from the theft of trade secrets, intellectual property, sales and pricing information and other company data, posing a national security threat to the US.

The FBI also produced a short film to illustrate the dangers of industrial espionage: The Company Man. The film was based on a real case. Below is the surveillance video from the original case:

Foreigners behaving badly
New York Times: Beijing Police Vanquish Foreigners Clad as Spartans

The dozens of foreign men who dressed in Spartan costume to parade through Beijing’s commercial districts probably did not intend to re-enact the Battle of Thermopylae. But their appearance on Wednesday ended in a decisive rout anyway, with the Beijing police detaining some members of the group, according to local media reports.

SOE Reform
People’s Daily: 国企改革、发展与反腐,一个都不能少 (SOE reform, development, and anti-corruption investigation: A necessity for every SOE

Representation of the marker in Wanding Town, Yunnan Province that sits on the border of China and Myanmar. Source: Xinhua News Agency

Representation of the marker in Wanding Town, Yunnan Province that sits on the border of China and Myanmar. Source: Xinhua News Agency

China’s ‘secret history’
Associated Press: Secret historians preserve past in China amid state amnesia

In his small ground-floor apartment just a few blocks from Beijing’s landmark Bird’s Nest stadium, Chinese language teacher, writer and do-it-yourself documentary maker Xu Xing is urgently preserving what he can of China’s forbidden past.

Traveling usually by himself all over the country, the tall 58-year-old has recorded hours of interviews with everyday Chinese who were jailed, sometimes for years, on the barest of political charges during the decade-long spasm of social chaos known as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Xu has edited that footage into documentaries that he only shows to those he trusts, in living rooms and coffee houses, preserving for history memories kept secret for decades.

Rights lawyer detentions: Chinese government perspectives
Xinhua Net: China Voice: China champions legal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China Court Daily: 揭开“维权”事件的黑幕——公安部指挥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维权” 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滋事扰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 (Raising the black curtain on ‘human rights’ lawyers –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brings down criminal gang responsible for severely violating law and order while posing as ‘human rights’ lawyers, ‘petitioners,’ and staff at Beijing Fengrui Law Firm)

Chinese stock market
Quartz: The hidden danger of China’s stock market bubble
Bloomberg: This is What Bridgewater Associates Said about China’s Stock Market

Interpreting China’s ‘communist capitalism’
Project Syndicate: The Contradictions of China’s Communist Capitalism

What Chinese officials desire is a capitalist stock market without the possibility of large losses that can shake confidence in the CCP’s credibility and control. But that is a market that no one has yet invented.

The spectacle of a communist regime trying to jack up a casino-like capitalist market is just one of the many contradictions that have been accumulating in almost every corner of China’s economy and politics. And now, their weight is perhaps becoming too heavy for the Party hierarchy to bear.

ARCHIVED ARTICLES

China Court Daily: 揭开“维权”事件的黑幕——公安部指挥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维权” 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滋事扰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 (Raising the black curtain on ‘human rights’ lawyers –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brings down criminal gang responsible for severely violating law and order while posing as ‘human rights’ lawyers, ‘petitioners,’ and staff at Beijing Fengrui Law Firm)

2015-07-12 08:29:00 | 来源:人民法院报第一版 | 作者:人民日报记者 黄庆畅 新华社记者 邹伟
黑龙江庆安、江西南昌、山东潍坊、河南郑州、湖南长沙、湖北武汉……一系列热点事件的现场,为何屡屡出现律师挑头闹事、众多“访民”举牌滋事?一系列敏感案件的庭外,为何屡屡出现主审法官、主管官员被诋毁攻击、人肉搜索?一系列案事件被炒热的背后,为何总有一批人兴风作浪,总有一只恶意操纵之手若隐若现?

在公安部的部署指挥下,经北京、天津、黑龙江、山东、福建等多地公安机关缜密侦查,日前,备受关注的翟岩民、吴淦等人涉嫌严重犯罪案件又有最新进展——根据犯罪嫌疑人的进一步供述和更多的案件线索指向,公安部部署指挥北京等地公安机关集中行动,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自2012年7月以来先后组织策划炒作40余起敏感案事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至此,一个由“维权”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组织严密、人数众多、分工精细的涉嫌犯罪团伙浮出水面,其以“维权”“正义”“公益”为名、行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之实、企图达到不可告人目的的种种黑幕也随之揭开。

组织严密形成体系

勾连滋事分工精细

今年5月,黑龙江发生“庆安事件”。民警依规合法开枪,为何被炒成“枪杀访民”?

犯罪嫌疑人翟岩民、吴淦、刘星给出了答案:这都是他们“维权圈”里的人干的。他们的供述展现出庆安事件迅速发酵成一起全国性舆论事件的脉络——“维权”律师挑头起事、推手策划组织、“访民”围观滋事。

“这些‘维权’律师是‘圈’里的核心,也是最先冲出来的人。律师谢某某第一个提出要炒作庆安事件。”翟岩民供述。

事件一发生,“维权”律师就在微信里建立了“庆安事件维权群”, 并发布“徐纯合是访民”“警察开枪是领导指使”的“内幕”。“警察枪杀访民”的谣言在网上迅速扩散。谢某某等6名律师在庆安火车站打横幅,并与徐纯合的母亲签订代理书。看到媒体报道当地领导去慰问开枪民警,律师唐某某提议对该领导进行人肉搜索,发现问题后继续炒作、给政府施压。

重要推手、网民“超级低俗屠夫”吴淦紧随出场,“悬赏10万元征集庆安事件的现场视频”。翟岩民介绍,吴淦在炒作热点敏感事件方面很敢干,在“圈”里“名气非常大”。“访民”刘星给翟岩民打电话问要不要组织人去“声援”。翟岩民给吴淦打电话,吴淦说暂时还不需要,要让律师先把事件炒热了,才需要大批“访民”去炒作和“声援”。

短短数日内,庆安事件越炒越热。翟岩民组织协调各地“访民”,分5批次前往庆安“声援”。参与“声援”的山东“访民”李某某证实,自己在庆安火车站举牌,还领到了600元的“酬劳”。她和其他“访民”被当地公安机关治安拘留,拘留期满回京后,翟岩民专门设宴为“庆安的勇士们”庆功。

“从我2013年进入这个圈子,只要国内发生一些敏感事件,他们就按这种固定的模式和流程进行炒作。”翟岩民说,“维权”律师经常在微信群里发某个敏感事件的视频或照片,以及一些极具煽动性的看法。如果事件没有炒起来,“维权”律师就会直接到现场去。这时,就会有一些人组织“访民”,打着追求事实真相的幌子去现场“声援”,以此引起社会关注和热议。

犯罪嫌疑人所称的“维权圈”究竟是怎样的?警方查明,“维权圈”大体分为三个层级:组织核心层,包括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行政助理刘四新、律师黄力群等人;策划行动层,包括律师王宇、王全璋和推手吴淦、翟岩民、包龙军等人;跟风参与层,包括刘星、李某某等“访民”。

办案民警介绍,除了“维权”律师、推手、“访民”,“维权圈”里还有其他角色——专人负责拍摄现场情况,第一时间发到微信里;专人进行整理,发到境外网站。随后,一些网络大V进行评论、转发,从而给当地政府造成强大的舆论压力。

“声援”活动的资金从何而来?翟岩民、刘星等人供述:每次有声援活动的时候,他们会在网上募捐,有时也会得到境外资助。各地的访民谁想去声援,都能得到一些报酬和补助。“有些活动,律师群体也会给我们一些钱,我会把钱分给去参加声援活动的人,自己留下一部分。”翟岩民说。

这么大的群体,如何联系并保持行动一致?警方查明,他们一方面定期组织聚会、聚餐,交流“经验心得”,商讨行动计划;另一方面,通过微信、QQ群和“电报”等即时通讯工具沟通联络,进行煽动策划、开展业务培训。类似的群有很多,有的以热点事件命名,有的以行动目标命名,有的以共同利益命名。

“‘电报’主要用于组织串联,里面的言论基本都是攻击党和政府的。”翟岩民供述,“我们在里面策划、组织各种声援活动,可以设定时间删除图片和文字,就是不想让政府知道。”

人称“老道”、曾被公安机关多次处罚的“访民”刘星交代了通过“电报”等方式与翟岩民联系的情况,并承认翟岩民给他介绍了很多律师朋友。刘星还交代,在翟岩民的策划下,他组织“访民”到案件现场,通过静坐、喊口号、举标语、打横幅等方式,先后参与炒作湖南律师谢阳状告司法行政机关等近10起敏感案事件。

“在我们‘维权圈’里,把访民都称为公民,因为说访民不好听。”翟岩民交代,圈子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对现实不满、对政府不满,经常借助一些事件发泄、滋事,并宣扬“以被拘留为荣”。

借助“热点”炒作煽动

网上网下兴风作浪

警方查明,在多起敏感案事件中“冲锋在前”的“超级低俗屠夫”吴淦,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专门聘任的行政助理。他虽然不是律师,但在所里“地位”特殊,月薪过万还有专门的“活动经费”,深受周世锋的倚重,直接参与该所的重要决策。

“吴淦曾经发起声援山东曲阜薛某某案件、黑龙江建三江事件和郑州十人被拘事件。吴淦毫无法律背景,周世锋就是为了利用吴淦的名气提高锋锐所的名气和影响力,同时也获得更多的案源和财源。”翟岩民认为,周世锋看中的,正是吴淦什么事情都敢干,并且点子多,行为足够吸引眼球。

据介绍,把普通事件炒作成热点事件,把敏感事件炒成政治事件,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和网民跟进,煽动对政府的不满情绪,是锋锐所一贯推崇的做法。

“周世锋在代理案件时,除了看代理费的高低之外,主要看有没有炒作点。”犯罪嫌疑人、锋锐所律师黄力群供述,“周世锋自称律师界的宋江,专门招收一些不遵守法律准则的‘死磕’律师,用违法的手段炒作代理的案件。他主动把这些人拉拢起来,给他们资助,让他们觉得有强大的后盾。”

办案民警介绍,遇有敏感案事件,这些“死磕”律师在庭内、网上公开对抗法庭,并幕后指使挑头滋事骨干组织访民在庭外、网下声援滋事,内外呼应,相互借力,成为炒作敏感案事件的直接推动力。

犯罪嫌疑人王宇就是锋锐所众多所谓“死磕”律师之一。据了解,王宇不仅被质疑律师执业履历造假和“吃空饷”,还曾于2008年12月在天津与铁路工作人员发生纠纷,将18岁的张某某打伤致其耳聋,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出狱后,她热衷于插手炒作敏感案事件。例如,在代理苏州范木根案件中,她在网上发帖故意歪曲案情,使得很多人盲从跟进。开庭时,法院前就聚集了数百人“声援”、围观;庭审中,王宇大闹法庭,直至被当场带离,然后在庭外跟“访民”互动,一起打横幅、喊口号,引来更多人围观、制造影响。

“锋锐律师事务所的许多律师和工作人员的风格就像吴淦。刘四新是刑满释放人员,没有律师证,对我国现行体制非常痛恨;王宇多次大闹法庭和看守所;王全璋连整句话都说不清楚,表达能力很差,但什么案子都敢接。”翟岩民供述。

对于锋锐所律师代理炒作案件的做法,多名犯罪嫌疑人将其描述为“新、奇、特”:

——新,就是要有新思路,让律师不要像以往那样按照法律程序走。“在公安机关听警察的,在法庭听法官的,他们说什么是什么、不敢反抗,那样是不行的。要强势一些,不要听他们的,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处理。”周世锋曾这样告诉翟岩民。

——奇,就是能请到一些像吴淦这样的“奇人”。发挥这种人“敢冲敢打”的“特长”,做出一些常人做不出的事。比如,吴淦曾经把一女干部头像贴在裸体模特模型上,在网上直播“每日一睡”;也曾在法院门口给某高院领导“设灵堂”。

——特,就是用一些特别的方式,例如,在网上网下声援炒作围观他们代理的案件;举报、投诉主审法官、办案民警和当地官员,号召网民对他们人肉搜索,给他们施压;组织案件当事人、亲友以及不相干的人围攻政法机关,以此向政法机关施压,达到在正常法律制度内无法达到的代理效果。

“锋锐律师事务所代理、炒作过多起敏感案件。”黄力群说。周世锋经常教唆律师在代理案件中故意挑事,这些律师回北京时,周世锋还会安排人员拿着鲜花去接站,并公然表扬这些律师干得好。

各怀鬼胎扬名获利

制造混乱另有所图

那么,这些“维权”律师、推手和“访民”在一次次“维权”炒作中能获取什么好处?他们这样做是否还有更深层的目的?

黄力群、翟岩民、吴淦、刘星等人供述,他们的目的就是扬名获利、制造社会混乱。这种炒作模式之下,每一个环节的参与者都有利可图——

对于律师而言,本身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他们介入后使得事件、案件的关注度更高,造成的社会影响更大,律师也会因此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如果能代理还能挣代理费。

对于律所里的非律师人员,例如吴淦,“在炒作敏感事件中,既提高了名气,扩大了影响力,而且在每次募捐中借机敛财,落下了不少钱。”又如,负责向境外网站发“声援”新闻的人员,“他们发完东西署自己的名字,那些网站的人会找到他们,给他们钱。”

对于“访民”而言,尽管与这些敏感事件没有关系,但他们参与其中,首先能够借机让自身诉求得到律师的援助;其次,能够引起自己家乡政府的关注,对于解决自身诉求有利;同时,还能得到一些经济方面的利益,除了差旅费实报实销之外,还能得到数百元的补助,如果被拘留还有“拘留补贴”。

对于翟岩民这样的推手而言,每参与一起敏感案事件,能领到少则数百元、多则数千元的“补贴”,在“圈”内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我感觉很好,因为我没有收入,既可以赚钱,又可以得到别人特别是访民的尊重。”

对于锋锐律所而言,炒作是扬名获利的“捷径”。经过一系列热点案事件的炒作,锋锐所名声大振、财源广进。正如周世锋所言,用法律框架内的方法很难打赢一些官司,就是要用法律之外的手段赢得官司,让其他人都看到锋锐所在这方面的本事。

连日来,黄力群、翟岩民、吴淦、刘星等人对自己的涉嫌严重犯罪行为进行了深刻反思,并认识到了所谓“维权”活动对社会的严重危害——

“我被周世锋给骗了,他利用了我曾经在国家机关工作过的身份,为他自己抬高身价、招揽生意。我成了他的招牌和工具。”黄力群供述,周世锋不但怂恿他提前退休,而且几次设套,不告知案情却让他去代理敏感案件,并安排记者采访他,“把我当成枪使”。

“我们的行为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造成了交通堵塞等严重的社会混乱;错误引导了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让他们对政府产生不好的印象,甚至也要参与进来;给其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提供了炒作的机会,达到他们丑化政府形象以及更多不可告人的目的。”翟岩民说。

“我觉得对于律师而言,要利用法律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绝不能像锋锐所那样,用一些卑劣、下流、非正常的手段,严重破坏了法治建设,与公平正义背道而驰。”翟岩民说,“不管你有什么诉求,都要在法治的轨道内进行。真的不能再去炒作一些敏感事件,不能去宣扬一些负面的东西,我们必须烘托出社会的正能量。”

目前,周世锋、刘四新、黄力群、王宇、王全璋、包龙军等多名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另据警方披露,周世锋等人涉嫌其他严重违法犯罪。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People’s Daily: 构建战后国际秩序的法律基础
——有关专家高度评价《波茨坦公告》的重要意义 (Legal underpinnings of the post-WWII world order: Experts review the importance of the Potsdam Declaration)

今年7月26日是《波茨坦公告》发表70周年纪念日。7月2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有关《波茨坦公告》的新闻吹风会,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专家围绕《波茨坦公告》的背景、内容、意义等方面情况向媒体做了介绍,强调《波茨坦公告》是构建战后国际秩序的法律基础。

为战后国际秩序建立、日本的战后处置确定了明确法理依据

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金以林在介绍相关情况时说,《波茨坦公告》为战后国际秩序的建立,以及对日本的战后处置确定了明确的法理依据,并为日本政府所接受。

金以林说,《波茨坦公告》明确中美英三国受所有联合国家之支持及鼓励,对日作战,不至其停止抵抗不止。这是向世界庄严承诺,不打败日本,同盟国绝不罢休。《波茨坦公告》还确定了同盟国战后对日本的占领、领土确认、战犯审判、战争赔偿等责任。

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吕耀东说,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在终战诏书中接受了《波茨坦公告》。日本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并无条件投降,标志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了最后胜利,同时意味着日本履行《波茨坦公告》《开罗宣言》规定的相关条款,遵守以上相关文件。从这个意义上讲,《波茨坦公告》具有很重要的历史意义。

社科院国际法研究所研究员赵建文认为,从国际法角度看,《波茨坦公告》奠定了战后国际秩序的法律基础。首先,《波茨坦公告》与《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原则相一致,是理解和解释《联合国宪章》第五十三条和第107条的“敌国条款”的最贴切依据。“敌国条款”的价值并不在于它的实际应用,而是定义了二战中的敌国。

其次,《波茨坦公告》重要性不仅在于促令日本投降,更在于规定日本投降以后的事情。《波茨坦公告》第六条从政治上消除欺骗日本人民、误导日本人民,使日本走上妄图征服世界道路的政治势力,还要把穷兵黩武主义从世界上消除,从思想上消除战争根源。第八条的领土条款限定了日本的领土范围,并且重申《开罗宣言》条件必须实施,以及第十条关于战犯审判问题,这三条把战后的主要问题讲明白了,规定清楚了。

违背《波茨坦公告》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践踏

吕耀东说,日本的一些右翼势力有企图破坏《波茨坦公告》的言行,比如在战后,有的日本右翼势力企图阻挠政府接受《波茨坦公告》,现在又有人试图修改体现《波茨坦公告》精神的日本宪法。随着日本政坛总体保守化的加剧,这种趋势变得愈加明显。

吕耀东表示,永久剔除军国主义、建立崇尚和平之政府是《波茨坦公告》的重要内容之一。现在的日本政要打着“积极的和平主义”口号,但其国内外的政策却不是这样。一段时间以来日本国内有修改宪法的动向,终因日本民众的反对没有进行。日本政府现在退而求其次,试图通过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安倍内阁去年7月1日通过了解禁集体自卫权议案,并出台相关的安保配套法案,把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法案贯汇其中。目前新安保法案已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上通过,现在要提交到参议院表决。

吕耀东认为,日本新安保法案的内容就是要放宽对武器的出口限制,扩充防卫力量以及向海外派兵,该法案中有一项就是要向海外永久派兵,这些内容恰恰是与《波茨坦公告》相关规定相背离的。因而,日本右翼政客对《波茨坦公告》视而不见,避而不谈。

吕耀东说,日本政府违背《波茨坦公告》的言行,无疑是对以《波茨坦公告》为代表的国际性文件的公然藐视,也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践踏,引起了国际社会爱好和平民众的警觉和批判。

有日本国内舆论认为,日本不是《波茨坦公告》的签字国,《波茨坦公告》对日本没有约束力。针对这样的论调,金以林说,这是完全没有说服力、毫无历史常识的妄言。《波茨坦公告》是中美英三国针对战后日本的处置,自然无需日本签字。

金以林说,无论是1945年战争结束时日本签订的《投降书》,还是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时签订的《中日联合声明》,都清楚地表明日本政府接受了《波茨坦公告》,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日本右翼政要所谓《波茨坦公告》对日本没有约束力的说法是荒谬的。

People’s Daily: 人民日报人民论坛:把牢思想的“总开关” (People’s Daily People’s Forum: Always adhering to the ideology of being dependable)

令计划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消息传来,人们为党中央从严治党、猛药去疴的雷霆手段喝彩,为党内又清除掉一条贪腐巨蠹叫好。点赞之余,也有深思:作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令计划为什么会如此丧失党性原则,走上以权谋私、违纪违法的不归路?是什么让他利令智昏、胆大妄为,最终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

在近年来从严治党的反腐行动中落马的,非令计划一人。从周永康、薄熙来,到李春城、倪发科,追根溯源回看这些贪腐者蜕化变质的历程,无不是因为权欲侵蚀了理想,贪心蚕食了信念,远大志向在现实诱惑面前逐渐坍塌瓦解,扭曲的价值观让为国尽忠、为民造福的一腔热血变冷发黑。

“人在世间行走,全靠一口气。它是所有力量的源头,是灾难打不倒、绝望压不垮、诱惑锁不住的坚强信念。”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正是这样一种“元真之气”,它构筑一个人的价值底座,是决定取舍趋避的思想“总开关”。那些腐败分子的所作所为表明,他们做了腐朽思想意识和生活方式的俘虏,价值观扭曲变异,把滥权当能耐,把堕落当潇洒,自以为春风得意,其实却在滑向罪恶的深渊。

一般人觉得,阅历越广、职位越高,便修养越高、内心越强大,价值观也更稳定。然而事实证明,任何人无论职位高低,放松了从政道德和个人品行修养,放弃了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的要求,理想信念同样会滑坡跑偏。而且往往职位越高、权力越大,造成的危害也越大。

照理说,刘志军也好,仇和也罢,都曾经是很有能力的领导干部。从表面看,这些所谓“能吏”一个个“兢兢业业”,在某些方面颇有一番作为。可一旦方向偏了、出发点错了,“作为”就成了“乱作为”,“能力”就成了“破坏力”。季建业收受贿赂上千万元,刘志军给国家造成的损失数以亿计,思想信念的动摇让他们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更毁掉了自己与家庭的前程和幸福。

信仰的松动常在不知不觉间,往往如“温水煮青蛙”,在不断膨胀的欲望中一点点丧失了警惕和斗志。刘铁男“从小苦日子过怕了”,自打有了寻租的机会,胆子便越来越大,疯狂收敛财物,让老板们向自己的亲属大肆输送利益。曾经的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倪发科过去是不怕急难险重的拼命三郎,一旦迷上玉石、玉器,就把党性修养全都抛在了脑后,一头扎进奇石古玩,法纪防线全面失守。活生生的案例告诉我们,理想信念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理想信念滑坡是最危险的滑坡。理想信念是党员干部的根之所在、魂之所系,没有了根、失去了魂,就一定会出大问题。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为什么在这些人那里,理想信念“说起来重要、做起来不要”“在位时想不到,落马后想晚了”?关键就在于,严以修身没有“修”、没真“修”。一位省部级干部在狱中忏悔时写道,这些年来,他也经常参加党组织活动,也曾到中央党校学习,也常去各种会议讲“反腐倡廉”,但在内心深处,意志在衰退,信念在动摇,终于没能把握住党纪国法底线,被眼前的诱惑迷住了,成了金钱的俘虏、人民的罪人。对党是否以诚以忠、同德同心?所做的事情是为自己还是为百姓?做人为官是否表里如一、从严从实?每一名党员干部都有必要每日“三省吾身”,把牢思想的“总开关”,坚守共产党人的政治品格。

《 人民日报 》( 2015年07月24日 04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