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dvance of the Internet Empire

Below is a scrapbook of links and artifacts compiled 20 – 21 November 2014

Lu Wei 鲁炜,  who now regularly refers to himself as the "Minister of the 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mage source

Lu Wei 鲁炜, who now regularly refers to himself as the “Minister of the 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mage source

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

WeChat account of 石扉客
帝国网路上的进击 (full text in ARCHIVE at bottom of this post)

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 website
A neat reply by Lu Wei: “Disagreements are a possibility; communication is the key
习近平发贺词 马凯作主旨演讲 (also People’s Daily: 习近平致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贺词全文
北京青年报:世界互联网大会见证“中国战略”
海外网:外媒盛赞世界互联网大会
北京青年报:”脸书”绝不可能进入中国? 鲁炜:这是一条虚假新闻

China Media Project
Envisioning the splinternet

Alibaba's Jack Ma appears wearing a tie at the 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  Image source

Alibaba’s Jack Ma appears wearing a tie at the 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
Image source

Bloomberg
China Seeks Global Internet Influence at CEO Forum on Canal Bank
Rule No. 1 for Tech’s Fight With China: Don’t Talk About Your Fight With China

China Daily
20 years of the Internet in China
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 opens in Wuzhen

Xinhua
Full Text: Message of Congratulations from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习近平:让互联网发展成果惠及13亿中国人民

The People’s Daily
习近平的6个“互联网思维”

Moving pollution abroad

Bloomberg
Beijing Smog Returns to Hazardous Level After Days of APEC Blue

The official Xinhua News Agency reported yesterday that Hebei province, which surrounds Beijing and is China’s biggest steel-producing region, will try to shift some production abroad.

Hebei will move production of 5 million metric tons of steel, 5 million tons of cement and about 150,000 tons of glass overseas by 2017 and eyes a more ambitious goal by 2023, according to Xinhua.

G20 and Xi Jinping State Visit to Australia

ABC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meets Tasmanian devils during historic Hobart visit

BBC
China media: Australia ties

The New York Times
What ‘Democracy’ Means in China Is Not What Australia’s Abbott Thinks

Xi Jinping’s New Zealand State Visit

QQ News
习近平夫妇抵达新西兰 与毛利人行碰鼻礼

ARCHIVED POSTS

帝国网路上的进击

2014-11-19 石扉客

1、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这两天在乌镇召开。规格之高,前所未有。出访海外的核心发来贺信,副总理马凯现场致辞。从鲁炜到方滨兴,所有监管巨头;从马云到马化腾,所有行业大佬;从阿三到阿四,几乎所有外围酱油党。统统到场。江南小镇的绝世风景之下,五洲震荡风雷激,四海翻腾云水怒。

 

 

2、大会的主题是“互联互通,共享共治”,这八个字重心在最后两个字“共治”;核心贺信的关键句是“尊重网络主权,维护网络安全,共同构建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马凯现场致辞里把这段关键句又重复了一遍,并强调此前APEC大会上许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将为此做好解囊准备。很明显,朝野上下对体制和钱袋都在呈现出越来越气壮如牛的自信。这次峰会的主旨就是帝国在网路上的进击。所以不要怪大赦国际研究院的William Nee会认为这是中国在试图将本国互联网监管规定推广为全球监管模式。熟悉历史的中国人也难免会想起1955年毛泽东对新华社的批示(《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第182页):

 

 

3、此前我在《王岐山与剧变中的领导人文宣体制》中曾谈到,早在2011年某次上海市委全会上,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即有要求干部克服恐网拒网心理,要善于进网、育网、用网、管网的公开讲话。这个“四网”思路,基本成为十八大后网络管理顶层设计的方针雏形。目前看来,进网和育网早已不是问题,用网和管网的思路也已基本成型。著名的鲁炜晚宴上,这两年间宾客名单的流转变化,恰是一个生动的诠释。某种程度上,所谓乌镇峰会,不过是鲁主任晚宴的升级版

 

 

 

4、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在峰会发言的主题是《新媒体与价值观》。舒立仍然在大声疾呼如何防止新闻传统价值观崩塌,如何防止防火墙后移。众声喧哗当中,这种声音既让人敬重,又显得因不合时宜而孤独。

 

5、无论如何,如何在一个局域网内开一个号称世界互联网的峰会,这是一个令境外媒体和国际社会困惑的问题。前次南京青奥会和怀柔APEC会上,都传出会场GFW特许打开缺口的消息。早在2008的北京奥运会上,也有这个问题。此番乌镇峰会上,GFW是否依旧会打开一个专用通道?看看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助理谷大禹现场发来的一条微博:

 

 

党和政府专治各种不服,世界上好像已经没有什么能难住它们了。BBC马上就不再苦恼了。我这篇石五条也在十分钟内就被灭掉了。

 

 

 

 

 

 

跟习大大出访(5):如何请到习大大彭麻麻来做客?

2014年11月19日14:2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独家】跟习大大出访(5):如何请到习大大彭麻麻来做客?

 

写在前面 很多人都给习大大写过信,但怎样写才能让大大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今年5月,塔斯马尼亚州的16个小学生用稚嫩的汉字给习大大写信。没想到,梦想成真,收到了回信,还请来了习大大彭阿姨。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早上去,晚上走。18号一天,留给了霍巴特。

霍巴特是谁?它在哪?不是首都,也不是经济文化中心,在很多国人眼中,它名气小到甚至很难和那些大腕级的城市们一起愉快玩耍。

但是,历史性的一天到来了。18号,霍巴特三个字,以高铁般的速度传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在世界上想必也有了新的名号。

因为,习大大去了那。为“情”,为“理”。

一老一少,两次邀请

很多人都给习大大写过信,但怎样写才能让大大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塔斯马尼亚州小学生的信,肯定是一篇“范文”。

5月,听说习主席要访澳,16个学生用稚嫩的句子,描绘了塔州的独特物产和美丽风光。习大大在17号的演讲中,一讲到这,语调都温柔了:“(信中)特别提到了塔胡恩空中栈道、大峡谷,当然还有‘塔斯马尼亚恶魔’,如果去大峡谷呢就可以捡到美丽的孔雀羽毛。这让我充满了好奇。”

范文是怎样写成的?

汉字的信,16封,每封差不太多。(自寻亮点…)

英语的信,不仅有孩子们的照片,还设计了五花八门的访问路线,全是孩子们爱玩的地方。

孩子们满心欢喜地寄了出去。没想到,梦想成真了。收到了回信,也请来了习大大彭阿姨。

这是不是他们俩一起的签名首次亮相?

爱学汉语,爱中华文化,憧憬去中国,期盼多一些中澳交流——你说,这样的孩子不鼓励,怎么行?

18号上午,在州督府草坪上,他们和习大大彭阿姨一起聊天,一起种下一棵玉兰树苗。孩子们送上珍贵的礼物:一只穿着校服的可爱泰迪熊。

习大大发出邀请:希望你们到中国去,去访问、去学习。以后,还可以继续书信联系,把你们的好消息告诉我,一同分享。

多数孩子还收敛着自己的兴奋,等习大大夫妇一转身,他们马上唧唧咋咋闹成一团,用夸张的表情连连评价习大大彭阿姨:

“lovely”!

孩子们在信中的描绘,令人神往,可真要去大峡谷捡孔雀羽毛?太奢侈了!热情的塔州人民想了办法,把“塔斯马尼亚恶魔”(袋獾)请到了草坪上。

在塔州人民眼中,它像大熊猫一样珍贵。一只出生不久的“小恶魔”被递到了彭阿姨手中。

大大问:怎么抱?

彭阿姨轻声说:像抱婴儿一样。

习大大对澳方说:你们养育了一群可爱的“小魔鬼”。

告别孩子们,再来叙一段旧情。

2001年,塔州州长培根去了福建。习大大和他一道签署了福建省与塔州建立友好省州关系20周年联合声明。

当时,他邀请习大大访问塔州,习大大答应了。

一晃十几年过去,培根英年早逝,但习大大念念不忘这位老朋友,忘不了对他的承诺。

这次来,习大大专门请来培根的家人,一道叙叙旧。

真是叹服大大的记忆力,他还记得培根最爱的那首歌《鼓浪屿之波》。

再也没有比这更完美的故事情节了(是事实):遗孀哈妮是澳中友协会员;长子马克是澳中工商理事会塔州分会主席;次子斯科特是工党议员,看起来和中国没啥关系,但他有“战略规划”:把7个月大的女儿带到现场,并告诉习大大“今后我们要带她去中国”。

一起看照片,相互送礼物。屋子里的温馨哦,估计至今余味绕梁。

刚才说到了和福建友好省州的事,地方交往早,让民意基础根深叶茂。

还记得下飞机时,一群快乐的孩子们成了机场的抢镜小明星。习大大夫妇一出机舱门,他们不禁欢呼起来,使劲挥舞国旗,每个人跳啊乐啊。

这会儿,见完培根家人后,代州督布洛、州长霍奇曼,干脆把几乎所有的副州长、部长都叫到了现场(今天是给州政府放了假吗?)逐一向习大大介绍“班子成员”。

会见前,房间里的椅子不够用,只能临时从别的房间往这搬。

接着是午宴。且不说环境怎么美,单单这菜单,就见识了他们下了多少细功夫:所有食物都来自塔州,每个下面都标明了产地,比如“杂拌夏季豆类”这道菜,下面一小行字是:蚕豆和荷兰豆——总督府花园。

敢情,这些豆就来自我们刚才的草坪啊!

朋友铁了路好走,南极科考意义大

午宴后,直奔港口。

找张地图更清楚:

霍巴特在澳大利亚的南端,和南极隔海相望,是澳南极科研的“母港”。

大名鼎鼎的“雪龙”号就在这。在执行中国第31次南极科考任务途中,停靠补给。

阿博特总理赶来了,陪着习大大参观。他给习大大说的话很是掏心窝:之所以陪同您前来,塔州对您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陪同去外地考察,规格和礼遇相当的不一样。有些什么讲究,记得咱们9月份《跟习大大去出访(7)》里说了不少,感兴趣的微友们可以翻出来看看。

习大大和阿博特一道,跟中澳南极科考站视频连线。

两个站离得不远,一个叫中山,一个叫戴维斯。

从屏幕上看去的感觉,有点像舱里的宇航员。他们讲了工作生活情况,也纷纷表态(大意是):一定好好干!

习大大和阿博特的讲话,都反复强调了一个意思:南极科考对人类意义重大,中澳要继续加强合作。

朋友铁了路好走,中澳趁热打铁,签了南极合作谅解备忘录。

出了大厅,就是码头。登上“雪龙”号甲板,阿博特和习大大一直在热聊。

后来,阿博特有事先走了,也可能是善解人意滴先走了。(设计台词:你们自家人见次面很不容易,我就不多打扰了。)

习大大在“雪龙”号上,看了两个地方。

一个是展览室。

科考的奋斗历程,不仅有图,更有人。展览室第一张大照片是30年前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我国首次南极考察立功受奖人员。照片里的汪海浪、吴林,今天还在“雪龙”号上干,一个是副领队,一个是水手长。站在习大大身边,憨笑着搓着手。大大勉励他们:再立新功!

还有一张图,实在是和冰天雪地不太搭。

周围白雪皑皑,他们竟然光着膀子、喝着啤酒,露天泡澡!原来这是中澳科学家联合冰架考察后,返程途中泡循环热水。

“温度多少?”

“15度。”

另一个是实验室。

主要是采样。一位研究员给习大大展示了细胞仪,正研究微微型浮游生物种类和数量。

他说,这是最底层的生物链,就像海洋草场,通过研究它们可以进一步了解海洋生态环境。

听说一个研究员来自厦门的海洋所,习大大说,我过去经常去。(看来,大大关心科考可是有年头了。)

还有两个故事:

1、在迈过一道舱门时,门槛高,习大大抬脚迈进去,扭身看看身后的彭阿姨,轻道了一声“来”,抬手牵着彭阿姨迈过门槛

2、习大大和彭阿姨走下轮船,所有的队员纷纷站到甲板上。队员们这一走,就是163天。

习大大挥挥手,再挥挥手。

不知是谁带了个头,一亮嗓子,所有人齐声喊:习主席好!

习大大朗声说:一路顺利!

那个场景,泪窝窝浅的,真是有点受不了。

(来自微信号“人民日报”rmrbwx,文|杜小杜,以上照片除署名外均为杜小杜摄)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党员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