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roleum Gang, Shanxi Gang, Secretary Gang

This scrapbook of links and images was compiled 6 January 2015.

Lu Wei meets Rupert Murdoch

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 chief Lu Wei 鲁炜 meets Rupert Murdoch; source – 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 鲁炜会见新闻集团创始人、执行董事长默多克
1月4日,中央网信办主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主任鲁炜在北京会见了新闻集团创始人、执行董事长默多克。

Anti-corruption
People’s Daily: 媒体点名“三大帮派”代表人物

去年12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指出:“把党的纪律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强化纪律刚性约束,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党内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昨天,新华社刊发文章指出,近年来落马的一些“大老虎”背后,多有一帮官员与之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勾连,形成一个个或明或暗,或松散或紧密的“帮派”“团伙”,并首次公开给这些团伙命名为“石油帮”、“秘书帮”、“山西帮”。

Internet
Global Times: 社评:脸谱封中国异见人士的号,有意思
Editorial on Facebook’s suspension of Liao Yiwu’s account, full text archived at bottom of this posting.

Economy and business
Caixin: 李克强:对微众银行充满期待
Li Keqiang launches the first loan by Tencent’s WeBank, China’s first online only bank.

Reuters: BMW agrees to pay $820 million subsidies to China dealers

German premium carmaker BMW has agreed to pay 5.1 billion yuan ($820 million) of subsidies to its dealers in China, ending months of bickering over who should bear the brunt of a market slowdown in the country last year.
“This is the biggest such subsidy we’ve had in China… because last year, dealers had the highest level of stockpile,” said Song Tao, deputy secretary general of the China Automobile Dealers Association (CADA), which had represented the dealers in the negotiations.

Ideology
Utopia: [视频]宋方敏:当今中国意识形态领域状况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高度重识意识形态工作,做了一系列的重要工作指示。我想,我们今天讨论这个意识形态领域的形势和任务,还是要从总书记指出的一些指导思想来考虑问题。首先我理解,总书记关于意识形态斗争的一系列指示,是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世界上列于不败,迎得成功,为了这个重大历史使命,总结汲取了前苏联的教训,深刻研判我国的思想形势、思想现状,对抓好意识形态工作,作出了一整套的战略部署。为什么说是一整套的战略部署?我捋了一下,表现在五个方面。 一是看准了斗争目标。特别是通过中办9号文件和30号文件,这两个文件分析了意识形态领域严峻的形势,抓住了主要错误思潮,树起了靶子。意识形态斗争斗什么?实际上这两个文件非常重要,都是总书记讲话的概括,捋出头绪来,把靶子树起来了,这是看准了斗争目标。

Shanghai New Years Eve Stampede
Reuters: Shanghai stampede families await answers, fear being silenced

Global Times: 社评:脸谱封中国异见人士的号,有意思
Editorial on Facebook’s suspension of Liao Yiwu’s account

中国流亡作家廖亦武在脸谱(facebook)上的账号日前被该网站“暂时封锁”,原因是廖上传了一张其朋友裸奔抗议中国监禁刘晓波的照片。脸谱方面表示该网站禁止裸露内容,封锁廖的账号与政治和商业利益无关。廖亦武则表示,他“过去不曾向共产党低头,现在也不会向facebook低头”。

  廖今年56岁,1989年走上反体制的道路,曾入狱,2011年出走德国,后成为德法各一个著名奖项的获得者。他是目前在西方最活跃的中国流亡人士之一,因为当年在中国的个人境遇比较曲折,出走又是近年的事,西方舆论对他较为偏爱。

  脸谱对廖处以暂时封号,并且警告他如果继续那样做将遭永久封号,这让不少人意外。很多人以为封号只会在中国发生,而热衷政治的知识分子在西方网站上想上传什么就上传什么,更何况廖发的裸奔照不是一般的“色情照片”,它说到底是一张“政治照片”。

  但脸谱真就这么做了,出手“够狠”。包括廖本人在内的一些人认为,这是脸谱CEO扎克伯格为进入中国市场向北京示好的又一举动,脸谱将这种说法称为“无稽之谈”。关于动机外界和当事者说法不一时,很难下定论,我们不在这里纠缠。

  还是让我们把客观事实看得更清楚些。第一,西方网站的言论自由并非毫无边界,它对自己原则的守护似乎很坚决。第二,廖不仅与中国政府冲突,他的做派西方舆论机构也有受不了的地方,与他和谐相处在哪里看来都是一份“挑战”。

  关于第二点,还值得多说几句。中国出走海外的异见人士较少有能融入当地社会的,这二十几年他们当中几乎没有出过什么成功人士。他们大多经历了从开始时受追捧到逐渐遭到冷落甚至被遗忘的过程,他们彼此很不团结,明争暗斗是出了名的,对当地力量支持他们“不够”还充满抱怨。这让人想到,他们当中不少人的偏执大概不仅是政治上的,还有性格和做事态度上的。

  陈光诚在国内陷入冲突,到了美国很快与他的赞助者发生龃龉。有了解内情的美国人承认,陈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尽管中国与德美等西方国家的社会制度不同,而且对如何应对异见人士既非法又有强烈政治色彩的行为不太熟悉,但换个角度看,那些异见人士无论在中国还是到了国外,都不是现实环境里的建设性力量。他们是与周围环境发生冲突概率很高的一类人。

  诚然,如何在中国现有体制内化解异见人士的问题,这是值得继续探讨的。他们的价值观很难改变,但他们对中国法律的认识和态度或许有发生变化的空间。这需要当局对法律红线的明确坚守,也需要舆论态度的鲜明。如果这样的环境能够真正形成并且保持稳定,约束力就会更加强大,异见人士就可能放弃一些幻想。这对社会及对他们本人都好。此外,异见人士在海外所遭遇的挫折,或许也能对内部的异见人士构成一定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