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 Kills Chinese Hostage

ISIS Kills Chinese Hostage

The Paper: 习近平:强烈谴责IS杀害中国公民暴行,坚决打击暴恐犯罪 (Xi Jinping: I strongly condemn IS’s savage act of killing a Chinese national, will resolutely strike the terrorist that committed the offense)
  • 习近平表示,中国强烈谴责“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残忍杀害中国公民这一暴行。我向遇害者家属表示深切慰问。恐怖主义是人类的公敌,中国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坚决打击任何挑战人类文明底线的暴恐犯罪活动。[China strongly condemns the Islamic State’s cruel killing of a Chinese national. I express heartfelt sympathy towards the victim’s family. Extremism is an enemy of humanity. China will resolutely oppose any manifestation of terrorism and strike against any who challenges the baseline of human civility with terrorist activities.] Xi Jinping makes statement in Manila.
The Paper: 外交部确认中国人质樊京辉被IS杀害:定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Foreign Ministry confirms Chinese hostage Fan Jinghui killed by IS: we will definitely bring these criminals to justice)
  • 樊京辉被绑架后,中国政府和人民十分牵挂他的安危。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机制,想方设法开展营救工作。但恐怖组织无视人类良知和道德底线,仍然采取惨无人道的暴力行径。中国政府对这一泯灭人性的暴行予以强烈谴责,一定要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Like Xi’s statement, the official response, while forceful, shies away from offering up concrete actions.
Haijiang: IS残忍杀害中国人,你还要为恐怖分子说话吗?(IS ruthlessly kills Chinese people, you still want to speak on behalf of the terrorists?)
  • 但樊京辉的死告诉我们,恐怖主义离我们并不遥远:这不是什么文明阶级的冲突,这就是一个反对人类和现代文明的毒瘤,他们在不遗余力的摧毁人类近现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伦理秩序。因此,他们在杀戮时不会考虑你是东方面孔还是西方血统,更不会因为你们在网上声援过他们,就变成了你的盟友。此前,网络中曾流传一份ISIS所要攻击报复的国家列表,中国赫然在目。不少人对此表示了质疑,他们的经验里,这些发生在欧洲的袭击好像跟我们没什么关系。然而樊京辉的死警示我们,以ISIS为代表的恐怖主义,正在全球蔓延。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袖手旁观,恐怖主义,已经成了当今世界全人类的共同敌人。如果不加以打击遏制,樊京辉极有可能不是第一个被杀害的中国人。This post on a popular nationalistic blog is one of the few posts regarding the IS execution not censored. It criticized the view that IS is simply an American fabrication trying to lure China into the Middle East, saying that terrorism doesn’t care whether you of “Western of Eastern linage” and that if nothing is done, “Fan Jinghui probably will not be the last Chinese person IS kills.” The post steers clear of demanding concrete action — though it says, “China cannot watch with its arms folded.”
Weibo: 财经网:针对IS宣布杀死中国人质,一些热门评论。(Caijing Wang: statement on killing of Chinese hostage) — Deleted Post
  • Comments, later deleted by censors, show varying response by netizens, including “why do other countries sent troop while China does not,” to “the US and its allies harbor ill intentions and are shaming China.”
Weibo: 徐德军律师:这回再不出兵没法向国人…
  • Post, also later deleted by censors, says “if China doesn’t send troops this time, it will need to explain itself to the people” (pictured to the right).

Xi at APEC Manila

People’s Daily: 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 (Xi Jinping attends APEC and delivers general speech)
  • Special topic page dedicated to Xi’s appearance at APEC.
Related–People’s Daily: 评习主席演讲:立足亚太 造福亚太 (Discuss Chairman Xi’s speech: Stand in the Asian-Pacific, create benefits for the Asian-Pacific)
  • “中国是亚太大家庭的一员,中国的发展起步于亚太,得益于亚太,也将继续立足亚太、造福亚太。”对照中国的行动,人们更能从习近平主席之言读出中国的负责任、中国的担当。让宽阔的太平洋成为亚太合作的桥梁、友好的纽带、共同的家园,这是中国的信念,也是亚太大家庭共同的使命。 Excerpts from Xi’s speech
Related–People’s Daily: 人民日报国纪平:让亚太梦想绽放新光彩 (Let the Asian-Pacific dream blossom with new radiance)
  • 一年前,APEC各经济体领导人齐聚北京雁栖湖畔,共商亚太合作大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会议、提出主张、宣示政策,并发表《谋求持久发展 共筑亚太梦想》主旨演讲。一系列有理念、有目标、有措施的中国贡献,推动亚太合作步入历史新阶段,为APEC注入新活力
Wall Street Journal: U.S., China Intensify Trade Competition on APEC Stage
  • Mr. Obama, visiting the Philippines along with other world leaders for the annual 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summit, set out the American-led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s a model for expanding trade ties around the Pacific. […] China called on Asia-Pacific leaders to align themselves behind the Free Trade Area of the Asia Pacific, a free-trade zone that has been on the agenda of APEC for years—and was initially pushed by the U.S.—but was relegated to the back burner as the U.S. pursued the TPP. Mr. Xi described the zone to executives as a way to safeguard links among the fast-growing region’s economies.

Subscribe or Undergo Discipline!

The New York Times: Front-Page Warning for China’s Party Cadres: Buy the Paper, or Else
  • In a stern warning, Harbin Daily, the party newspaper of a city in northeast China, called on cadres to prop up subscriptions. Such appeals are part of the annual year-end effort of Chinese party newspapers — not always the most gripping reading in the world — to shore up circulation numbers. But in what may be a sign that readers are becoming harder to attract, the Harbin paper threatened punishment: Those who fail in this work will be named and shamed.
Related—Harbin Daily: 落实重点党报党刊发行任务 确保党报党刊发行数量稳定
  • 做好党报党刊发行工作是一项硬任务。会议强调,在党报党刊征订期间,市委党报党刊发行工作领导小组要视收订情况派出督察组,对各地区、各部门、各单位进行指导、检查和督促,对征订进度过慢、屡催不进的单位,要给予全市通报。

What Happened When China Briefly Unblocked Facebook…

Global Voice: When China Briefly Unblocked Facebook, Trolls Rushed In
  • Soon after, a flurry of posts and comments attacking Taiwan presidential candidate Tsai Ing-wen appeared. Tsai will represent Taiwan’s opposition, the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in the 2016 election. The island state of Taiwan is politically autonomous from China.Taiwanese tech circles believe that the attacks were the result of a test by Chinese government authorities to see what might happen if they were to unblock Facebook. The Facebook page of TW presidential candidate, Tsai Ing-wen, was inundated with angry posts from the mainland ’50 cent army’ (五毛党), raising question about how Chinese-language online discourse outside China would be affect if China lowers the Great Fire Wall. Former Tiananmen Square student leader and political commentator, Wang Dan, charged China with trying to “ruin the online platform for the free world (in particular the Chinese-speaking Internet)” before it opens up.

Australian-Indian Relations on the Upswing

The Australian: China trade deal wrapped, next stop India
  • Mr Modi told the Prime Minister of his hopes for a “strategic partnership” with Australia in a positive sign for a potential deal to expand two-way trade, which has doubled to $15bn in the past decade. Mr Modi also told Mr Turnbull of the new “confidence and enthusiasm”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Today I feel that India and Australia are very close friends and we are forging ahead as strategic partners,” he said. “I also see that in our bilateral relationship there is this new confidence and enthusiasm.”

Taming Popular Culture

China Film Insider: Chinese Stars Promise to Behave, Or Else
  • It would be difficult to imagine a similar scene in Hollywood, with, say, Jennifer Lawrence and Warner Brothers CEO Kenji Tsujihara proclaiming their intention to behave according to government directives. Yet that is exactly what is going on in China, where celebrities and media industry professionals are vowing to uphold standards of professional ethics, and agreeing to accept punishment for violations. Star actress Fan BingBing represented young actors and actresses at the Nov. 5th symposium on media ethics and said, “to be a good actor, one must first be a good person.”

Xi, Literati and Chief

People’s Daily: 习近平的文艺范儿 (Xi Jinping’s cultural style)
  • “我经常能做到的是读书,读书已成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这是去年二月,习近平在俄罗斯电视台说的话。说话间,他列出了一串名字:克雷洛夫、普希金、果戈理、莱蒙托夫、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涅克拉索夫、车尔尼雪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肖洛霍夫。 Xi Jinping has listed literature as among his greatest influences as a leader, calling reading “a way of life.” The influence was noticeable earlier on — when Xi was sent was sent down to the countryside, he claims to have had the question from Prince Hamlet’s soliloquy, “to be or not to be,” on his mind.
The Guardian: Publishers under pressure as China’s censors reach for red pen
  • Communist party spin doctors have sought to portray Xi not only as an unassailable strongman but also as a bookish man of letters. From Byron to Balzac, Walt Whitman to La Fontaine, China’s bibliophile leader has repeatedly used overseas speeches to show off the depth of his literary knowledge. [..] Back in China, writers say that far from encouraging literature, Xi been squeezing the life out of it, as publishers and authors grow increasingly nervous about the consequences of printing anything that might offend the regime.[..] Murong, 41, said Xi’s vision for the arts risked creating a literary wasteland, as happened under Mao Zedong in the 50s, 60s and 70s. Stark contrast from Xi’s official image as promoter of literature. 

Should I Stay or Should I Go?

People’s Daily: 去留北京,又要做选择题了(Staying or leaving Beijing, confronting the question)
  •   “我在这里祈祷,也在这里迷惘,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里失去,北京北京……”就像歌里唱的那样,北京是一座掺杂着激情梦想和残酷竞争的城市,漂在北京,坚守还是离开?可能每个人在心底都有过这样的抉择。[…] 很多年轻人不得不考虑这样的两难:留在北京,居高不下的房价、特大城市户籍限制、交通拥堵和环境污染都是必须面对的客观挑战;离开北京,二、三线城市留给他们的职业发展空间相对有限。 Recent college graduates in Beijing face the dilemma of dealing with the hardships of staying in the city or moving to a more relaxed second or third tier city, which might limit their career prospects and quality of life.

Archived Articles

Related–People’s Daily: 人民日报国纪平:让亚太梦想绽放新光彩 (Let the Asian-Pacific dream blossom with new radiance)
“打造包容性经济,建设更美好世界”。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三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将于11月18日至19日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一年前,APEC各经济体领导人齐聚北京雁栖湖畔,共商亚太合作大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会议、提出主张、宣示政策,并发表《谋求持久发展 共筑亚太梦想》主旨演讲。一系列有理念、有目标、有措施的中国贡献,推动亚太合作步入历史新阶段,为APEC注入新活力。

一年后的今天,APEC21个成员相聚马尼拉,书写亚太发展新愿景。习近平主席在APEC平台上的活动将再次牵动世界的目光。

如何打造发展创新、增长联动、利益融合的开放型亚太经济格局?怎样构建互信、包容、合作、共赢的亚太伙伴关系?“一带一路”的新进展,将为亚太和全球带来怎样的新机遇?正经历一场发展理念深刻变革的中国,又将如何为亚太和世界经济增添新动力?

“大时代需要大格局,大格局需要大智慧”,世界瞩目马尼拉。

(一)

观察APEC的足印,亦如观察时代的变迁。APEC存在的意义和担负的使命不断注入新内涵,折射了世界格局的演进,也顺应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大势。

1989年,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倡议成立APEC时,正值世界即将开启“后冷战时代”。国际形势总体趋缓,经济因素在国际关系中的分量明显提升,“21世纪将是亚太世纪”渐成国际舆论的热门话题。

“亚太世纪”给人们的最初感觉,是同美国的角色与作用联系在一起。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经济的正向外溢效应在亚太地区十分突出,人们发现美国在亚洲市场的份额每增加1个百分点,就可以创造30万个与出口相关的就业机会。而伴随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特别是1991年中国正式加入APEC后,“亚太世纪”之说内涵日渐丰富起来。

中国以不断增长的实力和负责任行动收获信任与认同,也经受着一次次严峻的考验。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泰国、印尼、马来西亚、韩国、俄罗斯等APEC成员陷入困境。中国面临出口贸易锐减的巨大压力,但仍然坚持人民币不贬值。亚太大家庭成员们由此看到,中国对于本地区繁荣稳定至关重要。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来袭,中国以平稳较快发展,为助推世界经济的复苏贡献了力量。

2014年的北京APEC会议,站在引领亚太未来的关键路口上,谋划发展蓝图。“是继续引领世界、创造美好未来,还是放慢脚步、等待被人超越?是深化一体化进程、还是陷入碎片化漩涡?是践行开放包容理念、共同开创亚太世纪,还是身体已进入21世纪而思维模式还停留在过去?”习近平主席提出的重大命题发人深思。

雁栖湖畔的抉择已经被历史铭记——批准亚太自贸区路线图,达成经济创新发展、改革与增长共识,绘制互联互通蓝图,决定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打造开放型亚太经济格局,明确实现共同发展、繁荣和进步的亚太梦想。

习近平主席阐述的坚定不移推动亚太自贸区进程启动的主张,赢得APEC各经济体领导人积极响应。正式启动亚太自贸区进程被誉为一大突破,这是APEC制定茂物目标后,各成员向更高目标再出发的一个新起点。这个起点,承载着28亿亚太人民的殷切期望——把区域经济一体化水平提升到新的高度,使太平洋两岸众多经济体广泛受益,为亚太经济增长和共同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北京会议后的一年间,亚太自贸区进程成功启动并有序推进。在中美共同牵头、APEC所有成员参与下,亚太自贸区联合战略研究已经起步。人们相信,亚太自贸区进程将是有效应对“面条碗”效应和碎片化风险的重要手段。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认为,中国推动的亚太自贸区是包容的,具有和平发展、共同富裕的中国哲学特色。美国彭博社发表评论说:“中国已经从国际舞台的跟随者成长为领导者之一。”

APEC见证了亚太发展的历史成就,亚太发展也赋予APEC新的使命。

(二)

有句古老的格言说:“地理决定命运。”亚太各经济体注定要守望相伴,共同发展。

打开世界地图,浩瀚的太平洋占去了地球近1/3的版图,连接起了亚洲、大洋洲、北美洲和拉丁美洲。在被称为亚太地区的这块广袤区域,人口占世界的40%、经济总量占世界的57%、贸易总量占世界的48%。每天,密集的人流、物流和信息流穿越太平洋,高度专业化的产业分工和贸易互补使亚太地区经济体相互依存,也让这一地区人民的命运休戚与共。

作为分处在太平洋两岸、排名世界前两位的经济体,美中之间的密切往来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美国的密歇根州2014年向中国出口了34亿美元的机械产品。自2000年以来,密歇根州对中国的出口飙升了1500%。据彭博社报道,截至今年9月的数据显示,中国成为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这在美国商务部的数据记录中还是第一次。

有研究成果表明,海外直接投资每增加10%,爆发冲突的可能性平均降低3%。一位东南亚学者在《新亚洲半球》一书中写道,经济增长可以使双方获益而不是相互伤害,国家之间可以共存。

今天的亚太,人们珍惜和平发展的不易。让和平、发展、进步的阳光,永远驱散战争、贫穷、落后的阴霾,是亚太地区人民的共同心愿。亚太地区汇集了古老文明和新兴力量,亚太大市场初具轮廓,各种区域合作机制蓬勃发展,新倡议新设想不断涌现,亚太经济体相互联系日益紧密,在世界格局中的地位不断上升。

时代要求领导者站在历史的高度,审时度势,为亚太地区人民共同的命运做长远之计。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巴厘岛APEC会议上指出:“我们要牢固树立亚太命运共同体意识,以自身发展带动他人发展,以协调联动最大限度发挥各自优势,传导正能量,形成各经济体良性互动、协调发展的格局。”2014年北京APEC会议期间,习近平主席首次提出“亚太梦想”,再次强调坚持亚太大家庭精神和命运共同体意识,呼吁亚太各国共同承担对本地区人民的责任,携手为人类福祉作出更大贡献。

亚太之大容得下大家共同发展,人们需要有这个信念。构建亚太命运共同体,共同致力于亚太繁荣进步,让亚太地区经济更有活力、贸易更加自由、投资更加便利、道路更加通畅、人与人交往更加密切,这符合亚太大家庭每一个成员的利益,也契合世界和平发展的时代潮流。

(三)

我们真心欢迎亚太伙伴们一起来搭乘中国经济发展“便车”“快车”,愿意做地区共同发展的贡献者、引领者。

2015年11月11日,零点18秒,中国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天猫网络购物平台,交易额破1亿元人民币;12分28秒,交易额突破100亿元;全天总交易额超过912亿元。这一天,北美地区多家本地购物网站在各自首页打出中文广告,庆祝“全球最大网购日”。据统计,全球超过90%的国家和地区加入中国的购物狂欢,通过支付宝完成的国际交易量,比去年“双11”高出2.5倍。

美国《福布斯》双周刊9月底刊文称,中国的崛起一直是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影响最深远的事件,一个农业国家变成了高度城市化的经济大国,全世界的市场正在被重塑。

中国即将迎来“十三五”新时期,正在进行着一场事关国家发展全局的深刻变革。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将引领中国破解发展难题、厚植发展优势。中国经济在深度融入世界经济的进程中,将发展成为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这意味着中国将成为亚太经济合作平台上更重要的推动力量。

“构筑可能是21世纪全世界最宏大的消费传奇的基本材料现在已经到位”“我们看到实实在在的证据表明,消费型经济正在起飞”……国际舆论从“十三五”规划建议中进一步看到中国发展的光明前景,将不断发展进步的中国,视为亚太地区持续充满活力与希望的重要支撑。

独行快,众行远。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中国经济同亚太和世界经济的相互联系、相互依存不断加深。中国将用自己的哲学与智慧,与他国分享繁荣,与世界共同发展。这包括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事情,也包括努力使自身发展更好惠及亚太和世界。刚刚结束的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释放的强烈信号表明,随着综合国力上升,中国有能力、有意愿向亚太和全球提供更多公共产品。一个蓬勃发展的中国,将给亚太和世界带来更多机会、更大利益。

(四)

“风翻白浪花千片,雁点青天字一行。”一年前的雁栖湖畔,《亚太经合组织互联互通蓝图(2015—2025)》作为会议通过的一份重要文件,描绘出各成员在2025年前深化合作、展翅齐飞的远景目标。其中,“加强全方位基础设施与互联互通建设”,是北京APEC会议三大重点议题之一。

一年后的今天,人们看到,在同亚太各经济体共建脚下之路、规则之路、心灵之路的过程中,中国是积极的行动者。早在2015年初中国“两会”期间,细致的观察者就发现了引领2015年中国外交的关键词——“一个重点、两条主线”。全面推进“一带一路”就是这个重点。

正式对外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筹建稳步推进,400亿美元的丝路基金已着手实施具体项目,一批多边或双边大项目合作顺利开展……中国为“一带一路”建设潜心耕耘、布局谋篇,务实有效的举措赢得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认同。在诸多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看来,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既是承担区域国际责任的一部分,也是对现有国际体系的有效补充;中国日益成为国际秩序中积极活跃的一员,在国际体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一带一路”,从理念设计、总体框架、战略规划进入到建设阶段,它犹如一双翅膀,托起沿线国家发展的希望,成为大家携手前进的阳光大道。在各方推动下,“一带一路”在交通、物流、信息通道、国际航线等互联互通项目上进展迅速。今年前9个月,中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的48个国家进行了直接投资,投资额合计120.3亿美元,同比增长超六成。美国麦肯锡公司董事长、全球总裁鲍达民分析,“一带一路”建设实施后,世界将更紧密地联系起来,不仅能促进互联互通,还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承载着世界近2/3人口对美好生活的强烈向往,“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携手前行,势必推动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大开放、大交流、大融合,将为亚太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大动力、开辟广阔空间。

(五)

世界不可能只有温馨玫瑰色。亚太地区,可以说是国际政治格局的一个放大器,敏感关系交织,挑战多种多样——

国际金融危机后续影响尚未完全消除,一些经济体的复苏仍然脆弱;加快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方向和重点不一,各种区域自由贸易安排纷纷涌现,选择的困惑不时出现;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问题发酵,地区现有的双边、多边军事同盟搅动安全局势,自然灾害、跨国犯罪、网络安全、能源和粮食安全等非传统安全挑战不断凸显。

能否从复杂难题纠缠中破茧而出,考验亚太地区的人们,尤其是领导者的智慧。正所谓“不忘初衷,方得始终”。只有矢志不渝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共促繁荣,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经济技术合作“两个轮子”一起转动,APEC才能不负本地区人民的厚望。

“亚太发展前景取决于今天的决断和行动。”习近平主席去年在北京APEC会议的讲话音犹在耳。那是亚太梦想昭示美好愿景的历史一页,唤起亚太大家庭的命运共同体意识,激励人们顺应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共同致力于亚太的繁荣与进步。

一年开拓与进取,北京APEC会议取得了大量创造性成果。这些成果,是在尊重APEC经济体多样性、尊重各经济体发展道路和模式的基础上取得的,是在坚持互尊、互信、包容、合作、共赢的合作精神基础上取得的,是在“言必信、行必果”的坚守中呈现的。亚太地区的合作领域正在不断开拓,合作格局更加开放。根据北京会议共识,APEC新成立10多个合作机制,仅从中方提交的《APEC北京会议成果落实进展报告2015》中,人们就可以感受到亚太地区务实合作展示的勃勃生机。

时代呼唤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需要各经济体一步一个脚印,以不懈的努力回应亚太地区人民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相聚马尼拉,期待马尼拉。延续和发展APEC议程,祝愿亚太梦想绽放新的光彩。

Related–People’s Daily: 评习主席演讲:立足亚太 造福亚太 (Discuss Chairman Xi’s speech: Stand in the Asian-Pacific, create benefits for the Asian-Pacific)
  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中央厨房)北京11月19日电(记者孟祥麟)人民日报钟声栏目19日刊发题为《立足亚太 造福亚太》的评论文章。文章指出,让宽阔的太平洋成为亚太合作的桥梁、友好的纽带、共同的家园,这是中国的信念,也是亚太大家庭共同的使命。全文如下:  “我们处在一个变革的时代,无论是领导人还是企业家,都需要立足当前、着眼长远,准确把握世界大势,谋划应对之策。”11月18日,习近平主席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发表题为《发挥亚太引领作用 应对世界经济挑战》的主旨演讲,引领对现实的思考,启发对未来的判断,深深触动在场认真聆听的工商界人士。

世界经济充满挑战,亚太经济面临困难和风险。亚太这艘巨轮,只有校准航向、把好舵盘,方能闯过激流、避过险滩。方向和路径、决心和行动,至关重要。坚持推进改革创新、坚持构建开放型经济、坚持落实发展议程、坚持推进互联互通,习近平主席倡导的“四个坚持”,正是亚太各经济体面对当前形势应有的担当、应有的行动。

“决不让任何事情干扰亚太发展进程”,坚持合作共赢理念和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多元发展中彼此尊重,让亚太经济血脉通畅起来,才能有合力,才能有共同发展。攻坚克难之际,需要有高瞻远瞩的睿智。“去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在北京启动了亚太自由贸易区进程,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习近平主席积极主张亚太坚持大开放、大融合、大发展,走出独具特色、充满活力的区域经济合作道路,呼吁提高亚太开放型经济水平、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受到广泛认同。

人们清晰记得去年的亚太经合组织北京会议,中国提出的“全球价值链”关键词成为共同关注的热点,启发人们深入思考结构性改革问题。如今,世界经济深层次问题成为众多国家难解之题,更加证明需要靠经济结构性改革,需要努力创新发展理念、发展模式、发展路径。只有实现产业升级换代,亚太经济体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才能提升,目标中的协调、开放、包容的全球价值链才能变成现实。这是中国的判断,也是大势所趋。正如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道格拉斯·雷迪克所言,中国提出的一系列倡议不仅为国际社会提供了公共产品,完善和补充了全球经济治理体系,还能在中长期有力带动相关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

道虽迩,不行不至。从北京到马尼拉,一年征程,在通往亚太梦想之路上延伸。“亚太各经济体必须勇于担当、同舟共济,努力推动全球增长。”中国这样主张,中国正在行动。“一带一路”,收获积极响应,势头已起,效应初显,绽放勃勃生机。“十三五”规划,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为中国发展注入强劲动力,同时为世界创造共同发展的新机遇。

“中国是亚太大家庭的一员,中国的发展起步于亚太,得益于亚太,也将继续立足亚太、造福亚太。”对照中国的行动,人们更能从习近平主席之言读出中国的负责任、中国的担当。让宽阔的太平洋成为亚太合作的桥梁、友好的纽带、共同的家园,这是中国的信念,也是亚太大家庭共同的使命。

Related—Harbin Daily: 落实重点党报党刊发行任务 确保党报党刊发行数量稳定
  ■公费订阅报刊要首先用于订阅重点党报党刊

  ■领导干部要带头订阅党报党刊

■推动把党报党刊作为公共文化服务产品,由财政分级购买工作

■对征订进度过慢、屡催不进的单位,要给予全市通报

2016年度全市党报党刊发行暨报刊发行秩序专项整治工作会议昨天召开。会议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市委《关于做好2016年度党报党刊发行工作严格规范报刊发行秩序的通知》精神。会议强调,必须站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高度,深刻认识党报党刊的特殊地位和作用,进一步增强做好党报党刊发行工作的政治责任感。全面落实重点党报党刊发行任务,确保党报党刊发行数量稳定。

做好党报党刊发行是重要政治任务

会议指出,做好党报党刊发行,关乎意识形态安全、关乎中央精神落实、关乎主流舆论传播,各级党委一定要站在全局和战略高度,充分认识做好党报党刊发行工作的重要意义,将其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加强组织领导,落实工作责任,确保完成发行任务,努力巩固提升党报党刊的覆盖面和影响力。

力争在12月25日前全面完成发行任务

今年党报党刊发行工作总的要求是:迅速行动,突出重点,确保发行数量稳定,力争在12月25日前全面完成市委下达的发行任务。各级党委要把做好党报党刊发行工作作为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的题中之义,积极主动完成这一政治任务。各部门、各单位要充分认清当前党报党刊发行工作的新形势,克服畏难情绪,消除等待观望心理,不折不扣地完成市委下达的征订计划。党的各级机关、城镇党支部、农村乡镇一级党委,政府的各级机关,人民团体机关,企事业单位,大中专院校及所属系(院、室),城镇中小学校和有条件的农村小学,公安、工商、税务系统的基层所及其他垂直管理行业系统基层单位的党组织,规模以上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和有条件的新社会组织的党组织,都要按照订阅范围,落实订阅要求,保持2016年度党报党刊发行数量稳定。各级党委、人大、政府、政协、纪委和企事业单位的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都要带头订阅党报党刊。

会议要求,公费订阅报刊要首先用于订阅重点党报党刊。凡按规定未完成重点党报党刊发行任务的单位,不得使用公费、党费订阅其他消费、娱乐、生活服务类报刊。村级组织、农村中小学等基层单位限额内的订阅经费,必须首先用于订阅重点党报党刊。

创新订阅模式大力推广重点党报党刊政府采购

做好党报党刊发行工作是一项硬任务。会议强调,在党报党刊征订期间,市委党报党刊发行工作领导小组要视收订情况派出督察组,对各地区、各部门、各单位进行指导、检查和督促,对征订进度过慢、屡催不进的单位,要给予全市通报。

会议强调,要保障订阅经费,创新订阅模式。要继续推动把党报党刊作为公共文化服务产品,由财政分级购买工作。各区、县(市)要大力推广重点党报党刊作为公共文化产品统一实施政府采购的做法。各级党委组织部门要根据实际情况,每年拿出一定数量的党费,用于支持本地的基层党组织订阅重点党报党刊。要引导和鼓励社会力量订阅党报党刊进行赠阅,开展文化扶贫行动。

对强制发行摊派发行搭车发行的要严肃查处

会议强调,从今年开始,各区、县(市)委宣传部要将本地党报党刊发行的文件和会议的主要内容报市委宣传部备案。各地党委宣传部门、新闻出版管理部门要切实负起管理责任,要会同相关部门加强督查,鼓励单位和个人举报投诉违法违规发行报刊,对强制发行、摊派发行、搭车发行的行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对违反规定影响恶劣的案件要严肃查处,对违规的报刊主要负责人和有关当事人要严肃追究责任,公开曝光典型案例,形成良好的报刊发行秩序。

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张丽欣出席会议并讲话。

People’s Daily: 习近平的文艺范儿 (Xi Jinping’s cultural style)
有时,一国领导人身上的标签很多,政治、经济、军事、外交,不一而足。对于习近平来说,有一个标签是主动而为,而且甘之如饴,这就是“文艺”。【读书】

“我经常能做到的是读书,读书已成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这是去年二月,习近平在俄罗斯电视台说的话。说话间,他列出了一串名字:克雷洛夫、普希金、果戈理、莱蒙托夫、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涅克拉索夫、车尔尼雪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肖洛霍夫。

无论出访还是国内的文艺座谈会,习近平的讲话中,总会出现如这串名字一样,年轻时阅读的痕迹。回忆起那份私人阅读清单,他会饶有兴致地回忆青春。对于许多热爱文艺者来说,青春的确是与特定的书和作家联系在一起的。

比如莎士比亚。对于不到16岁就去陕北小村子里插队的习近平来说,“生存还是毁灭”这个问题,是那几年间不断思考的大问题,他自己回忆说,最终在这种思考中,立下为祖国、为人民奉献自己的信念。在这份阅读清单中,他读了《仲夏夜之梦》、《威尼斯商人》、《第十二夜》、《罗密欧与朱丽叶》、《哈姆雷特》、《奥赛罗》、《李尔王》、《麦克白》等剧本。

在陕北村落中寻找这些作品并不容易。他曾在文艺座谈会中回忆说,当年听说一个知青有《浮士德》这本书,就走了30里路去借这本书,后来对方又走了30里路来取回这本书。

这些阅读,也在他成为最高领导人过程中,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

比如他在法国是这么说的。“读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圣西门、傅立叶、萨特等人的著作,让我加深了对思想进步对人类社会进步作用的认识。读蒙田、拉封丹、莫里哀、司汤达、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乔治·桑、福楼拜、小仲马、莫泊桑、罗曼·罗兰等人的著作,让我增加了对人类生活中悲欢离合的感触。冉阿让、卡西莫多、羊脂球等艺术形象至今仍栩栩如生地存在于我的脑海之中。欣赏米勒、马奈、德加、塞尚、莫奈、罗丹等人的艺术作品,以及赵无极中西合璧的画作,让我提升了自己的艺术鉴赏能力。还有,读凡尔纳的科幻小说,让我的头脑充满了无尽的想象。”

你很难相信,一国领导人对一国作品有这样的熟悉程度。

但你能见证,一个人无论多忙,对于年轻时钟情的文艺,都有着无法割舍的感情。

比如两次去古巴,习近平第一次专程去了海明威当年写《老人与海》的栈桥边;第二次去了海明威经常去的酒吧,点了海明威最爱的莫吉托。

【旨趣】

不得不提到贾大山,他几乎就是观察习近平文艺旨趣的一面镜子。

那时习近平才20多岁,到河北正定任县委副书记。这个年轻的县委新领导,第一个登门拜访的对象是当地业余作家贾大山。文艺对习近平有多重要,此处一目了然。

他们二人的交往细节,在习近平本人的笔下,妙趣横生。

“此后的几年里,我们的交往更加频繁了,有时他邀我到家里,有时我邀他到机关,促膝交谈,常常到午夜时分。记得有好几次,我们收住话锋时,已经是次日凌晨两三点钟了。每遇这种情况,不是他送我,就是我送他。为了不影响机关门卫的休息,我们常常叠罗汉似的,一人先蹲下,另一人站上肩头,悄悄地从大铁门上翻过。”

让习近平难以忘怀的,除了这段珍贵的友情,还有贾大山的文学观念。他说,把贾大山这里作为及时了解社情民意的窗口和渠道,把他作为自己行政与为人的参谋和榜样。

他所赞赏的是,贾大山没有忘记一名作家的良知,歌颂真、善、美,揭露和鞭挞假、恶、丑,让人们看到光明和希望,对党和国家的前途充满信心。这一点,直到去年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还念念不忘,直言这位热爱人民的作家,给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忧国忧民情怀。

无论是长途跋涉去求人借书的陕北时光,还是与作家彻夜长谈不知今夕何夕的正定岁月,习近平人生的前几步,以这种方式走下来,以这种形式打下了烙印。所以无论在宁德还是浙江,他勤于思考、热爱写作的习惯并不让人奇怪。《摆脱贫困》《干在实处 走在前列》《之江新语》这些书的出版,绝非偶然。其中文风简单明快,论述事理分明,明显受了不少之前阅读经历的影响。

【价值】

文艺曾是那个陕北青年打开世界的窗户,也真切地帮助他在真实世界中纵横捭阖。

比如阅读《浮士德》的那个故事,过了40多年,习近平出访德国时,专门讲给了德国人听。当年穷知青的阅读就此有了私人阅读之外的意义,习近平自己解释为什么要把这个故事讲给外国人听时说:文艺是世界语言,谈文艺,其实就是谈社会、谈人生,最容易相互理解、沟通心灵。

你会看到,无论在哪国演讲,习近平的引用都让人印象深刻,这其中绝大部分是作家、思想家的话,这些帮助习近平拉进了与世界的距离。比如在巴西,他引用国宝级作家保罗·科埃略的名言“世界掌握在那些有勇气凭借自己的才能去实现自己梦想的人手中”;在阿根廷,他引用阿根廷史诗《马丁·菲耶罗》中的话“兄弟之道是团结同心”;在韩国,他引用该国古代诗人许筠写下的“肝胆每相照,冰壶映寒月”的诗句。

每次出访,他都以大量诗文贯穿始终。发出友好声音,也展示一个底蕴丰富的中国形象。而这些引用,记录了中国外交许多重要的时刻。

比如2013年他在哈萨克斯坦的纳扎尔巴耶夫大学演讲时,第一次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并当场表达中国人民的诚意,邀请200名师生来华参加夏令营。他说,看着同学们就想起自己的大学时代,那段令人难忘的青春记忆。而在表达这些时,他引用了哈萨克斯坦伟大诗人、思想家阿拜·库南巴耶夫的话,“世界有如海洋,时代有如劲风,前浪如兄长,后浪是兄弟,风拥后浪推前浪,亘古及今皆如此。”

出访时,文艺即外交。

在国内,文艺即人民。

作为一国领导人,如果习近平的文艺爱好只为个人旨趣,那不值得这样书写。他真正展示出多年来对中国文艺,乃至对文艺与这个国家的关系的思考,集中体现于去年10月15日的文艺工作座谈会讲话。

这篇最近才公布的习近平的谈话,他直接地表达了这样的观点:社会主义文艺,从本质上讲,就是人民的文艺。你会看到,他表达这个观点时,延续了非常良好的传统。从毛泽东到邓小平,从江泽民到胡锦涛,不约而同地谈到过同一个话题。人民需要文艺,文艺需要人民,文艺要热爱人民,这三个观点,是习近平对于文艺与人民关系的终极答案。

“这是唯一正确的道路,也是作家、艺术家最大的幸福。”

曾经热爱文艺的青年,如今在治国理政中,将文艺放在了特殊的位置。你很少见到一个领导人,如此热衷于引用文艺作品,并直言不讳的戳到问题核心,那就是,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时,文艺的重要作用必须得到高度重视。

最终,中华民族要以文明,屹立于世界先进民族之林,其中,文艺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People’s Daily: 去留北京,又要做选择题了(Staying or leaving Beijing, confronting the question)
  “我在这里祈祷,也在这里迷惘,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里失去,北京北京……”就像歌里唱的那样,北京是一座掺杂着激情梦想和残酷竞争的城市,漂在北京,坚守还是离开?可能每个人在心底都有过这样的抉择。  日前,北京工业大学、北京市社会工委及社科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社会建设蓝皮书:2015年北京社会建设分析报告》(以下简称《蓝皮书》),报告中专门针对当前北京外地户籍大学毕业生生存状态进行调查,超过六成的被调查者表示未来会离开北京。

很多年轻人不得不考虑这样的两难:留在北京,居高不下的房价、特大城市户籍限制、交通拥堵和环境污染都是必须面对的客观挑战;离开北京,二、三线城市留给他们的职业发展空间相对有限。

又到大学毕业生的求职季,“去留北京”之问再度升温。志在四方还是回到家乡?面对这个现实的问题,其实每一份答案背后,都是年轻人拼搏奋斗的身影。

“趁着年轻,在北京试试错”

杨品杰是北京某高校经济学院硕士二年级的研究生,当周围的同学都在为找工作忙着投简历、参加笔试面试时,这个皮肤黝黑的小伙子却正忙着面试别人,为自己的创业公司争取更多的优秀人才。

杨品杰的创业项目是针对白领阶层的连锁健身房,现在有25名员工,其中4名核心成员都是在校大学生。“公司运营5个月,生意还算不错,在北京五道口和中关村各有一个门店。”介绍起自己的公司,小伙子充满自信。

对于未来,小伙子坚定地选择留在北京,“压根就没想过离开。”“北京、深圳和杭州创业氛围最浓,我在北京上学,更熟悉北京的社会和文化,况且,北京机会和挑战都比别的地方多。”

杨品杰说,自己是个爱折腾的人,一年多以前就决心要以创业的方式实现自己的价值。“有一天,我发现周围的话题都是和创业相关的,大街小巷的咖啡厅里都是创业者和投资人,我当时觉得大环境来了,每天走在中关村的路上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国家提出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更是给我们打了一针强心剂。” 杨品杰说,在和父母深入地聊了自己创业的想法后,父母对他留在北京创业表示支持。来自亲人的理解让他更是没有顾虑。

留在北京,杨品杰也不是没想过困难,“首先是生活成本很高,我们很多员工每天下班后都要回到五环甚至以外的宿舍。还有户口问题,以后的教育医疗怎么办,这些都是创业者必须面对的现实。”

但这些困难与成功的诱惑相比,显得有些微不足道,“北京竞争激烈,我们经验不足,毕业之后选择创业其实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但起码,我们可以趁着年轻,在北京试试错。”杨品杰笑着说。

“看重的是北京给我的机会”

与杨品杰的创业激情相比,小薛的工作显得风平浪静。今年7月毕业后,他选择到一家外资咨询公司的北京办公室工作。公司给应届生的户口指标被一起入职的另外一位同事抽到了,小薛没能解决北京户口。

谈到以后落户北京的可能性,这个爽朗的小伙子笑了,他说“户口限制对我而言不是大的问题。在找工作的时候和女朋友商量好了,她负责解决户口。”小薛的女朋友2017年大学毕业,准备留在北京找一份能够解决户口的工作。

“可能是一早想好了要到外企或民企的工作道路,而大外企、大民企的总部通常都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所以就业时主要还是考虑国内一线城市了。我看重的是北京给我的机会。”小薛说,自己求职初期投递简历时,工作地点在北京的占了八成,上海和广州占了两成。

小薛提到的“机会”,在《蓝皮书》也得到印证。《蓝皮书》显示,年轻人愿意留在北京,看重的是这座大城市给予他们的“机会”。他们希望通过这些“机会”实现自我价值(占应答总数的19.8%)、成就自己的理想(占应答总数的19.3%)、让父母和下一代过上更加舒适的生活(占应答总数的43.7%)。

“我在北京生活了6年,很多朋友都在这里,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所以留下来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小薛说,环境熟悉对他的选择也影响不小。

交通拥堵和环境污染怎么办?“交通拥堵现象在每个城市都存在,一些二、三线城市可能更甚。至于环境污染,一是我不太在意,重度污染时我也会去踢球;二是我对政府治理环境的决心和治理成果充满了信心。”小伙子对这些问题很乐观。

小薛的家乡在西南,念大学以来基本每年只有寒暑假才能和父母团聚。现在参加工作,能够和父母见面的机会更少了。“我想尽快在北京安家,以后条件成熟了把父母也接过来。”说到在北京安家置业,小薛说,“根据现在的收入及未来可预期的涨幅,我对在北京买房持乐观态度。”

“我想要回到家乡,再回到父母身旁”

来自四川的徐钟琪走出大学校门已经两年多了,从国际关系学院毕业后,这个爱拼爱闯的川妹子2013年在北京加入了联想集团,在全球服务器研发中心工作。前不久,徐钟琪加入了宝洁公司,工作地点在西南片区。

说起刚刚大学毕业时为什么会选择留在北京,“一是考虑到自己的专业是外语,在北京能有更好的发展机会,二是刚毕业想继续留在北京拓宽视野,多学点东西。”

“我当时的规划就是在北京待两三年,积攒经验后回到离父母近的城市工作。现在回到四川,上下班路程时间减少,个人自由时间增加了。但是现在休闲娱乐的方式没有以前多样了,博物馆、展览馆、大商场等都少了些。”说起回到家乡工作的变化,徐钟琪坦言各有所长。

小王则从北京外国语大学外交学院毕业后直接选择了回家乡就业,目前在某省交通投资集团工作。

家乡的生活节奏,是小王一毕业就选择回家乡的主要考虑,“在北京生活成本高,空气质量差,交通也拥堵,生活质量要打折扣。在北京,无论是面试还是实习,我都觉得花在路上的时间太多了。那段时间让我认真地思考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和生活节奏到底是什么,答案是:我想要回到家乡,再回到父母身旁。”

“最初回到家乡工作时,有一点点孤独感,但是现在一年多了,也慢慢建立了新的生活圈和朋友圈。最重要的是现在加班不多,自由时间多,我很喜欢这种工作和生活分开的模式。” 能够抽出时间多陪陪父母,让小王感到很开心。

在北京的去与留之间,像徐钟琪和小王一样,如今更多的年轻人越来越注重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他们在努力寻找一种折中方案。其结果就是,对于那些从小城市或者乡村来到北京学习生活的毕业生来说,他们接受过高等教育,生活方式也已“市民化”,回到“村”里,生活方式已难以适应;留在大城市,生活压力又难以承受,不如退而求其次,选择在二、三线城市定居。《蓝皮书》也显示,对于未来的发展,将近七成的被调查者选择去二、三线城市。

北京这座城市,能够给予年轻人更多公平发展、学习深造的机会以及良好的工作条件,这也是吸引“北漂”的最大因素,但高昂的生活成本尤其是居住成本也是影响他们留在北京的因素。对于年轻人来说,不是不想留在北京,也不是不想回到家乡,只是发展不均衡、机会不均等让他们的心理预期与现实之间产生难以逾越的鸿沟。而这些,不仅需要年轻人一起来改变,也需要政府、社会一起努力,给年轻人创造更平等、均衡的生活工作环境。

Haijiang: IS残忍杀害中国人,你还要为恐怖分子说话吗?(IS ruthlessly kills Chinese people, you still want to speak on behalf of the terrorists?)
据外交部网站最新消息,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就“伊斯兰国”杀害我人质事件发表谈话,称中国公民樊京辉被“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绑架并残忍杀害。中国政府对这一泯灭人性的暴行予以强烈谴责,一定要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以下是洪磊讲话内容:
中国公民樊京辉被“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绑架并残忍杀害。我们谨向遇害者表示哀悼,向遇害者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樊京辉被绑架后,中国政府和人民十分牵挂他的安危。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机制,想方设法开展营救工作。但恐怖组织无视人类良知和道德底线,仍然采取惨无人道的暴力行径。中国政府对这一泯灭人性的暴行予以强烈谴责,一定要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恐怖主义是人类的公敌,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坚决打击任何挑战人类文明底线的暴恐犯罪活动。中方将继续同国际社会加强反恐合作,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宁。另据央视微博消息,习近平今天就我国公民被恐怖组织杀害事件发表讲话:中国强烈谴责“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残忍杀害中国公民这一暴行。我向遇难者家属表示深切慰问。恐怖主义是人类公敌,中国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坚决打击任何挑战人类文明底线的暴恐犯罪活动。此前IS公布的照片
媒体评:IS杀了中国人,你还会为恐怖分子说话吗?
巴黎遭受恐怖袭击后,全世界都笼罩在恐怖主义的阴影下。荷兰与德国的足球赛因为怀疑有炸弹而临时取消,比利时发现了疑似爆炸物,美国麻省军火库又被盗。
虽然觉得羞耻,但我必须承认,从这些新闻的评论里看,我们的不少网友都是看客心态。
小编整理了部分评论:
闽都传人:同情西方恐袭,是自找打脸,自讨没趣。王懷:法国是自找的,本来就是。镜湖落月:他们说“上帝保佑”没事,却不允许人家说“安拉胡阿克巴”。。。说好的民主呢,说好的言论自由呢。。。

阿明:怪了,法国死了人全世界都要默哀吗?世界哪天不死人!

小讨厌:我就喜欢看这样的戏码,中东欧洲那边越折腾越好,,美国就越没有机会重返亚洲。

雷火邪:对此流血事件我们感到遗憾,希望法国政府尊重人权,正确对待少数族裔的诉求。

爱rc125:奇怪,为什么世界人民老是欺负人家穆斯林呢?

更羞耻的是,居然还有人在为恐怖分子开脱和叫好。
他们的理由无非两点。第一种是民族主义,他们不知从哪儿翻出来所谓法国政府在中国暴恐事件后的反华声明,言论内外都是幸灾乐祸:叫你们反华,报应了吧。
这也不奇怪,从美国911事件开始,就有大批国人对着这个全人类的灾难幸灾乐祸,沾满迫害妄想症的泔水。
第二种,则是看似理中客实则荒唐的分析。他们说,恐怖分子是欧洲不平等的产物,是西方意识形态对第三世界的剥削导致的必然反抗。
他们虽然没明说,但这逻辑推下来,就是恐怖分子杀平民有理?即便荒唐如此,我依然相信基本人性。
欧洲的枪声太远,欧洲平民的血流不到他们面前,隔着电脑屏幕,他们容易被民族主义和圣母心左右了头脑。
直到今天凌晨,消息传来,ISIS的屠刀直接挥向了我们的同胞。有媒体报道,ISIS宣称杀害了在9月份绑架的一名中国人质。这一消息仍然有待核实,但是,不妨碍已经在网上引发国人关注。
而且外交部现已证实此消息属实。
有资料显示,该人质是50岁的“FAN JINGHUI”(樊京辉),资料显示,樊是北京人,家住北京市石景山区苹果园南路,是自由职业者。

ISIS公布的人质照片,右侧为“FAN JINGHUI”
综合各种资料看,这是个我们身边最常见的普通人。
2001年1月15日,樊京辉曾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午间一小时》节目中和白岩松一起聊“漂”的经历,他曾谈到自己大学毕业以后,在中学教书六年,后来下海到广告公司、百货公司等,又去了中央电视台“打黑工”。从1997年开始,他开始处于自由职业状态。
隔岸观火当然是精明人的做法,但当火真的要烧到自己身边,请问那些为别人的惨剧叫好的人,你们有没有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痛觉?无论你们如何狡辩,恐怖分子用杀戮证明了,他们总会甩掉你们一厢情愿加给他们的英雄标签。
他们不是为了反美反法反西方文明,更不是为了反抗社会不公,无论他们的终极目的是什么,目前看来,对平民的屠戮就是彻底的反人类。
一个同胞的不幸,我仍幻想惨剧能唤醒那些还沉浸在意淫中的人。总有很多人有错觉,ISIS是西方人惹出的祸端,他们只会针对西方人。因此,才会有人错误地将对西方的仇恨转换成对暴徒的欣赏。
但樊京辉的死告诉我们,恐怖主义离我们并不遥远:这不是什么文明阶级的冲突,这就是一个反对人类和现代文明的毒瘤,他们在不遗余力的摧毁人类近现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伦理秩序。
因此,他们在杀戮时不会考虑你是东方面孔还是西方血统,更不会因为你们在网上声援过他们,就变成了你的盟友。
此前,网络中曾流传一份ISIS所要攻击报复的国家列表,中国赫然在目。不少人对此表示了质疑,他们的经验里,这些发生在欧洲的袭击好像跟我们没什么关系。
然而樊京辉的死警示我们,以ISIS为代表的恐怖主义,正在全球蔓延。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袖手旁观,恐怖主义,已经成了当今世界全人类的共同敌人。如果不加以打击遏制,樊京辉极有可能不是第一个被杀害的中国人。
今早,我在新闻下面见到,仍有人面对血案在用阴谋论质疑,“估计是美国人引诱中国人出手,看看中国什么实力”。对于这样的家伙,我已经不屑于说理了。如果一个人连同胞的遭遇都要选择性忽视,而仍要用阴谋论来“理性客观”,除了竖中指,我想不出还能回应别的什么手势。(文/胡涵)

See all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