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China follows the West’s prescription, it will fall apart and fall into chaos’

Ukraine Maidan SquareThe Global Times 环球时报 has reacted to the violent clashes between street protestors and government forces in Ukraine with an editorial warning that China risks bloodshed and chaos if rapid political reform is introduced.

The article also lists the fall of the Soviet Union, the wars of Yugoslavia, and violence in Libya, Iraq and Afghanistan as too rapid a transition to democracy can go wrong. The article concludes that China must build a country of democracy, freedom and rule of law that carries the mark of Chinese culture (我们只能也必须建设一个被打上中国文化烙印的民主、自由、法治国家。) The full text of the editorial is reproduced below.

Links and sources
The Global Times: 中国若激进照搬西方药方 极可能四分五裂动荡

中国若激进照搬西方药方 极可能四分五裂动荡

 乌克兰,继续流血的苏联解体伤口

  乌克兰首都基辅市中心18日再酿大规模骚乱,反对派与警方激烈冲突的地方就像是战场。到目前至少已有25人死亡,其中包括9名警察。

  乌克兰曾是苏联富庶程度排第四的共和国,苏联解体给了它独立的机会,但也打开了其国内东西部不同族群、不同宗教信仰者剧烈冲突的潘多拉盒子。2004年爆发乌克兰橙色革命,进一步使西部社会亲西方、东部社会亲俄罗斯的局面定格,民主选举制度根本协调不了双方的国家道路之争,这个国家成了街头政治为主,议会政治为辅。

  发达的乌克兰经济被折腾到人均GDP只有约3700美元,大致相当于中国的60%,俄罗斯人的四分之一。而中国的“辽宁舰”船壳就是从乌克兰买的,它的一些海空军单项装备技术至今领先于中国。苏联解体二十几年了,这段时间大体是乌克兰人均寿命的三分之一。

  苏联解体,俄罗斯在普京领导下恢复得比较快,也阻止了分离主义在俄罗斯境内的继续扩散。但苏联加盟共和国中,俄罗斯在西方的名声最不好,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失败国家”反成西方舆论里的香饽饽。西方力量对乌克兰危机极其热心,多方公开插手,鼓动反对派同选举上台的政府对着干。

  现在不断有人预言乌克兰有可能分裂成两半,那样的话,其4500多万国民将再被热烤一通。因为东西乌克兰将很难划定边界,俄罗斯当年作为礼物送给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多为讲俄语的居民,光是该半岛的归属就是烫手山芋。会不会爆发内战?今天谁敢断言!

  这些年接受了西式民主的国家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有几个东欧国家如波匈捷等很快加入欧盟,转型相对顺利。有的四分五裂或长期动荡,老百姓吃尽了苦头,如前南、苏联一些国家等。还有的凭借资源优势,加上一个强势领导人,恢复得较好,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也都属于这一类。但西方大多不承认它们已是“民主国家”。

  总的看,突然引入西式民主的国家里,小国、民族和宗教单一国家,尤其是它们中紧挨着西方势力圈的成功概率更高些。而大国、民族和宗教复杂的国家就很难驾驭这一变故。苏联、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大致同时解体,其中只有最后者实现完全和平解体,苏联是剧烈动荡型,南斯拉夫的分割则十分血腥,死了几十万人。

  乌克兰为何克服不了目前的东西部冲突,因为其国内两大族群的矛盾过去有苏联从上面有效调节,苏联没有了,这些矛盾必然要发作。加上西方没有保持乌克兰稳定的特殊利益,不可能为乌克兰和平转轨投入资源。

  伊拉克和阿富汗都没有稳定的和平,但美国已经从伊拉克撤军,从阿富汗也在安排撤军,利比亚西方打完了就扔在了那里,而这些国家都不具有驾驭民主的成熟能力,因此它们的命运堪忧。

  外部的风雨一再告诫我们,中国的民主进程必须要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切不可犯很多前车之鉴所共有的幼稚病。中国如果激进过渡到西方要求我们做的那一套,国家四分五裂并且有很多地区陷入长期动荡的概率极高。少数地区以及少数人群或许能有好运气,但大多数地区和大多数民众极可能把这些年世界上最倒霉的事情重走一遍。

  我们不应寄希望于我们会比乌克兰人“命好”,不能指望几个秀才写部西式宪法,人大一通过,中国就变成了“美国”。中国复兴注定是极其艰巨的奋斗、改革过程,我们只能也必须建设一个被打上中国文化烙印的民主、自由、法治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