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s from United Front Work Meeting

From the People's Daily's Twitter feed: Duckweed grows aggressively, covering the whole river like a green carpet in Wenling, Zhejiang province on Tuesday.

From the People’s Daily‘s Twitter feed: ‘Duckweed grows aggressively, covering the whole river like a green carpet in Wenling, Zhejiang province on Tuesday.’

Ideology
QSTheory.com: 习近平中央统战工作会议重要讲话的8个创新性亮点
Eight highlights from United Front Work Meeting chaired by Xi Jinping: Numbers 3 and 5 are worth noting. The former identifies non-Party intellectuals as a major target, particularly those active on the internet, or with personality (有个性). The latter flags the fear about foreign “infiltration” of religion, and the determination to Sinicize (中国化) religion in response.
QSTheory.com: 国家认同、民族认同与多元一体中华文化建设

Academic freedom
The Paper: 高校教师不能批孔孟吗:驱逐复旦教授刘清平缘何而起?

Human rights
Xinhua: Full Text: Progress in China’s Human Rights in 2014
Wall Street Journal: And That’s a Wrap: China Cites Cartoons, Film Development in Defending Human Rights Record

Yangtze River cruise disaster
Wall Street Journal: Heroism Claims, ‘Hottest Men’ Anger Online China Amid Ship Tragedy
Xinhua: Kenyan experts hail China’s prompt response to cruise ship tragedy

Belts, roads, pipelines and infrastructure
QZ: China is building the most extensive global commercial-military empire in history

South China Sea
Washington Post: For some Filipino fishermen, the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is personal, China’s fishermen explain why they think the sea is theirs

Democracy
Wall Street Journal: In Praise of Petty Politics
Review of Daniel Bell’s book ‘The China Model’.

Deng Xiaoping
How Deng Xiaoping Helped Create a Corrupt China

Language
Corrupting the Chinese Language by Murong Xuecun

ARCHIVED ARTICLES

QSTheory.com: 习近平中央统战工作会议重要讲话的8个创新性亮点
习近平中央统战工作会议重要讲话的8个创新性亮点
2015年06月08日 09:22:39
来源:光明网  作者:张峰

习近平中央统战工作会议重要讲话,是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的统战篇,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最新成果,是指导统一战线事业发展的行动指南。习近平在讲话中解放思想,开拓创新,直面统一战线存在的突出问题,以振聋发聩的语言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概括起来说,主要有8个创新性亮点。
(一) 关于正确处理一致性和多样性关系的“同心圆论”。针对有的同志要么过于追求一致性,要么过于放任多样性,结果都会动摇统一战线的基础问题,强调做好统战工作,关键和难点是正确处理一致性和多样性的关系。统一战线是一致性和多样性的统一体,只有一致性、没有多样性,或者只有多样性、没有一致性,都不能建立和发展统一战线。一致性和多样性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历史的、具体的、发展的。正确处理一致性和多样性关系,关键是坚持求同存异。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爱国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统一战线的共同思想政治基础,对于一切违背和削弱这个思想政治基础的言行,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这是政治底线,不能动摇。同时,对于党外人士在共同思想政治基础上的不同认识和意见,要鼓励而不能压制和打击,尽可能通过耐心细致的工作找到最大公约数。只要我们把政治底线这个圆心固守住,包容的多样性半径越长,画出的同心圆就越大。
(二) 关于支持民主党派发挥作用的“制度效能论”。针对有的人把西方两党制、多党制奉为圭臬的错误观点,强调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反映了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是我国政治格局稳定的重要制度保证。全党一定要从战略高度来认识问题,更好体现这项制度的效能,着力点在发挥好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积极作用。政治协商主要是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协商,即政党协商。要完善政党协商的内容和形式,建立健全知情和反馈机制,增加讨论交流的平台和机会,使协商对凝聚共识、优化决策起到作用。要从制度上保障和完善参政议政、民主监督,探索有效形式。搞好多党合作,要支持民主党派加强自身建设。
(三) 关于做好党外知识分子“新三种人”思想政治工作的“政治吸纳论”。针对有的同志低估党外人才力量、轻视党外知识分子工作的问题,强调党外知识分子工作是统一战线的基础性、战略性工作。做党外知识分子工作,不仅要增强责任意识、配强工作力量,还要改进工作方法,学会同党外知识分子打交道特别是做思想政治工作的本领。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做好“新三种人”的工作。新经济组织、新社会组织中的知识分子,是改革开放以来快速成长起来的社会群体。这些人主要在党外、体制外,流动性很大,思想比较活跃,做他们的工作,一般化的方式不太管用。要把这些人中的代表性人士纳入统战工作视野,建立经常性联系渠道,加强线上互动、线下沟通,引导其政治观点,增进其政治认同。让他们在净化网络空间、弘扬主旋律等方面展现正能量。对党外知识分子中有影响、有个性的人,不能轻率定性、轻言放弃。只要在基本政治立场上没有大的问题,越是难做的对象越要去做工作。
(四) 关于做好非公有制经济领域统战工作的“健康政商关系论”。针对有的人简单地把非公有制经济人士看成社会财富的攫取者、贫富分化的制造者的错误认识,强调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和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健康成长是重大经济问题,也是重大政治问题。要坚持团结、服务、引导、教育的方针,一手抓鼓励支持,一手抓教育引导。非公有制经济人士主流是好的,但也存在某些弱点和不足。要形成健康的政商关系。发展经济要发挥非公有制经济人士作用,关注他们的思想,关注他们的困难,有针对性地进行帮助引导,同他们交思想上的朋友。要教育引导非公有制经济人士明白,成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是为人民服务、为国家发展建言出力的责任状。
(五) 关于做好民族工作和宗教工作的“群众工作论”。针对敌对势力想用民族、宗教问题做文章问题,强调我们要让各族群众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把信教群众紧紧团结在党的周围。我国宗教工作总体形势是好的,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同时要看到,当前境内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对我国进行渗透破坏活动,呈组织化、系统化、精细化趋势。宗教工作本质上是群众工作。我国宪法法律保障公民信仰宗教的权利,但必须警惕宗教渗透的危险,警惕带有政治意图的宗教诉求。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做到“四个必须”:必须坚持中国化方向,必须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必须辩证看待宗教的社会作用,必须重视发挥宗教界人士作用。
(六) 关于做好港澳台和海外统战工作的“争取人心论”。随着“一国两制”深入实施、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我国国际地位显著提高,大陆内和大陆外统一战线两个范围联盟中的成员流动更加频繁、联系日趋紧密。港澳工作、对台工作、侨务工作争取人心的工作更加特殊、更加复杂、更加紧迫。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针,要保证以爱国者为主体,加大工作力度,形成握指成拳的力量。赢得青年才能赢得未来,统一战线在这方面要多做绵绵用力、潜移默化的工作。争取人心是全方位的,既要巩固爱国力量,争取中间力量,还要分化敌对力量。
(七) 关于加强党外代表人士培养使用的“储才育才论”。针对在党外干部安排上存在的“水平低、不能安排,没位子、不好安排”,甚至把安排看成是“恩赐”的认识误区,强调党外代表人士工作的重点是科学使用、发挥作用,关键是加强培养、提高素质。要有意识把一部分优秀人才留在党外,为培养一批同我们党亲密合作、可堪重用的党外代表人士涵养水源。用才之基在储才,储才之要在育才。人才成长既靠个人努力,更靠组织培养。培养要下功夫,尤其要在思想政治上下功夫。坚持理论培训和实践锻炼相结合,通过理论培训坚定理想信念、增进政治认同,通过实践锻炼丰富经历阅历、提高素质能力。要拿出一些岗位甚至是重要岗位培养党外干部,先从基层岗位干起,递进的过程必不可少,防止拔苗助长、半路掐尖。
(八) 关于加强党对统一工作领导的“大统战工作格局论”。针对一些地方党委不重视统战工作、有的同志认为“做统战工作出不了大成绩,不做统战工作出不了大问题”的错误认识,强调统战工作是全党的工作,必须全党重视,大家共同来做。统战工作是各级党委必须做好的分内事、必须种好的责任田。统一战线无小事。各级党委要把统战工作摆在重要位置,真正做到“四个纳入”:纳入党委重要议事日程,纳入党政领导班子考核内容,纳入宣传工作计划,纳入党校、行政学院、干部学院、社会主义学院的重要教学内容。各级党政领导干部要做到“三个带头”:带头学习宣传和贯彻落实统一战线政策法规,带头参加统一战线重要活动,带头广交深交党外朋友。对那些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人士,各级党委主要负责人要主动做好工作。针对长期以来存在的“统一战线不统一”的突出问题,强调坚持党委统一领导、统战部牵头协调、有关方面各负其责的大统战工作格局,形成工作合力。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统一战线的这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既有理论认识的深刻分析,又有科学方法的生动阐释,既继承和发扬统一战线的优良传统,又拓展和体现与时俱进的时代精神,涵盖了统一战线各领域各方面,构成了一个严密的思想体系,标志着习近平统战思想的形成。
(作者: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教授)

QSTheory.com: 国家认同、民族认同与多元一体中华文化建设

国家认同、民族认同与多元一体中华文化建设
2015年06月08日 11:03:44
来源:《红旗文稿》2015/11  作者:林炜 杨连生 高丽洁

在一个多民族国家,不断增强各族人民的国家认同感,努力构建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的和谐,是国家建设的一项重要战略任务。这种构建,涉及政治、经济、文化、法律、社会管理等方方面面,是一个系统工程。其中,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基础的一体多元中华文化建设,居于十分重要的地位。

现代国家绝大多数是多民族或多种族国家,都面临着如何构建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和谐的问题。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是对立统一的关系。

首先,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并存、相容,具有统一性或同一性,是相互依存和相互转化的。民族认同隶属于国家认同,是国家认同的基础和重要组成部分。正确的民族认同可以转化为维护国家安全统一、促进国家建设发展、强化国家认同的正向精神力量。国家认同容纳、尊重、保护民族认同,运用国家权力调控、引导民族认同,努力构建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之间的和谐以及各不同民族认同之间的和谐,应该是努力的方向。国家认同是民族认同健康发展的重要前提与条件。

其次,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有矛盾和对立的一面。一般说来,国家认同建设的实质是强化各族人民对国家的归属感与忠诚感,国家认同的强化并不意味着民族认同的弱化,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不是简单的此消彼长的排斥关系。然而,如果在强化国家认同的同时,狭隘地站在多数居于优势地位的民族的立场上实行不平等的民族政策,对少数民族的民族认同采取不尊重甚至强制同化的态度,就会伤害一些民族群体的情感,并进而造成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的失谐和国家认同的弱化。民族认同对国家认同及其他民族的民族认同在具有统一性的同时也具有排异性。民族认同的强化如果不控制在一定限度之内,就会直接侵蚀和损害国家认同,在强化民族认同的同时弱化国家认同,把某一族群的利益和意志凌驾于国家利益和意志之上,从而动摇国家认同的至高性,这将会带来危害国家安全、稳定、统一的严重后果。同时,如果过分地强化本民族的认同感而弱化对其他民族的认同感,也会削弱民族团结的心理和思想基础。

对于多民族国家来说,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是一体多元的关系。国家认同建设不仅要构建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的和谐,也要在强化国家认同的同时,努力构建各民族相互认同的和谐,从而为国家安全统一和民族团结奠定坚实的基础。

改革开放以来,由于党和政府坚持平等、互助、共同繁荣进步的民族政策,我国各族人民生活不断改善,国家综合实力和国际地位不断提高,各民族的国家认同感不断增强。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战略布局的整体推进,各族人民的国家认同感又有了新的显著提升。但是,由于国际国内多重因素的作用,我国的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的和谐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在局部地区,如新疆某些民族的部分成员中,出现了民族认同趋向强化而国家认同相对弱化的现象。在这一地区,民族分裂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在极力诱导胁迫人们强化民族意识和宗教意识的同时,借助部分成员强烈的宗教意识和狭隘的民族意识,制造了多起危害各族人民生命财产和社会安全的暴力恐怖事件。

对于这种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失谐的现象,有人认为主要原因是改革开放以来东西部发展差距和收入差距拉大导致了部分民族成员的心理失衡,因而解决这一问题就必须把重点放在加快经济发展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上。这种看法有一定道理但并不全面。经济发展与收入差距的扩大,是导致部分民族成员中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失谐的一个重要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更不是全部原因。比如在新疆,民族分裂主义、极端宗教思想和非法宗教活动,露头、蔓延于上世纪80年代,成势、膨胀于90年代,其直接诱因应该是发生在思想政治文化领域。由于在80年代初纠正“文革”错误的时候出现了一种倾向掩盖了另一种倾向的失误,过度否定了文革期间及文革以前的民族宗教政策和管理方式,从而导致民族分裂主义、极端宗教思想和非法宗教活动乘势滋长蔓延。80年代末到90年代,苏联解体后出现的世界民族主义浪潮,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国实施的“西化”“分化”战略,世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复兴,又对这一思潮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使之迅速膨胀起来。在新疆,强化各族人民的国家认同感、构建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的和谐,加快经济建设和改善人民生活无疑是治本之策、长久之计。但是,不少国家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经济增长和生活改善并不能使民族分离主义自然消亡。如果对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处置不当,也有可能出现经济增长了,生活改善了,民族分离思想反倒增强了的状况。

强化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有效抵御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思想的渗透、影响,不断增强各族人民的国家认同感,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基础,努力构建各族人民一体多元文化格局,筑牢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和谐的思想文化根基,是维护国家统一、安全和民族团结的治本之策和长久之计,而且是更为紧迫和现实的战略任务。认同感是联结一个团队、一个群体和一个族群的重要精神纽带,对其行为具有很强的影响力。极少数民族分裂分子和极端宗教势力并不是什么可怕的力量,可怕的是他们会利用族群中一些人的“认同错位”和“信仰盲从”,煽动、引诱、胁迫人们参与群体性事件和暴力恐怖活动。防止这种状况的发生,最根本的途径就是大力加强国家认同建设,努力构建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的和谐,以及不同民族认同之间的和谐。

文化认同既是国家认同的重要内容,又是国家认同的重要基础。“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文化的整合、导向、激励、规范作用,使它越来越成为一个国家和民族凝聚力的重要源泉,成为国家安全统一和民族团结和谐的重要维系力量。加强国家认同建设,必须高度重视文化认同建设,努力增强各族人民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和对中华文化的高度认同。

我国既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又是一个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形成了中华民族共同体和一体多元中华文化的国家。各民族的文化认同既有同质性的内核与纽带相统一,又有异质性的因素相排斥。这种复杂的情况要求我们在文化认同构建过程中,必须准确妥善地处理好一些重要关系。

首先,要处理好“一体”与“多元”的关系。各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和差异性,为中华文化提供了多姿多彩的精神源泉。多样文化相互比较、借鉴、学习、竞争,是中华文化和各民族文化不断创新进步的强大动力。尊重、包容多元,保护、支持各民族优秀文化的发展,既符合文化发展规律,又有利于消解弱势少数民族对于被文化同化的担忧。文化的多样性是我国尤其是新疆等民族区域文化发展的一大优势,应该发挥好这种优势。但是,在尊重差异,包容多元的同时,我们还必须致力于强化一体,凝聚共识,对多元文化进行有机的整合。只强调“多元”,不讲“一体”,是不利于国家认同、文化认同构建和民族关系和谐的。面对新时期我国思想文化领域的新形势,《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决议》强调,必须“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社会思潮,尊重差异,包容多样,最大限度地形成社会思想共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既是我国各族人民的共同追求,也是各族人民认同的精神纽带。在尊重多元的基础上强化一体,最根本的就是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真正内化为各族人民的坚定信念和自觉行为,并在此基础上不断强化国家意识、公民意识和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牢固树立起作为中国人的自豪感、光荣感和履行权利义务的责任感。

其次,正确处理共性与个性的关系。中华文化与中国各民族文化,是共性与个性的关系。它不是各民族文化的机械组合,而是各民族文化的有机统一,是各民族文化共同本质的反映和概括。中华文化来源于各民族优秀文化,是各民族优秀文化的本质反映,因而具有各民族共同认同的内在基础。同时,中华文化又是寓于各民族文化之中,通过不同的民族文化体现出来的。既不能把中华文化看作是游离于各民族文化之上的外在文化,也不能错误地把中华文化看作仅仅是汉族的文化。中华文化认同建设,既要引导各族人民通过切身感受去体认本民族文化同中华文化的同质性和同体性,又要推进中华文化进一步融合、内化为各民族的共同文化。既要大力倡导不同民族文化之间多看亮点、优点、共同点,相互学习借鉴,凝结共识;又要努力做到各不同民族文化的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相互包容。

第三,正确处理文化认同与政治认同的关系。政治认同主要指对国家政治制度的认同。在我国,政治认同集中表现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制度、理论的认同。国家认同的根源最终仍然要归结到利益层面。各族人民对国家的归属感、依赖感和认同感,最主要的决定因素是国家带给人民的安全、平等、自由、民主、幸福等政治经济权益。一部中国近代史和改革开放历程,已经充分证明,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才能使各族人民实现国家强大安全、人民富裕幸福、民族平等团结、社会民主自由的共同愿望。强化各族人民的政治认同,必须改进和加强国情教育,用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生活改善、国家强大的事实,尤其是用国家为缩小各民族经济文化差距而采取的特殊政策及取得的成效,使各族群众真切地感受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给国家、民族和个人带来的巨大利益。国家建设的成效和国家认同的强化是成正比的。与此同时,应该看到,腐败现象蔓延,收入差距拉大,干部作风不正,都会侵蚀各族人民的国家认同。在有效开展国情宣传教育的同时,按照“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扎扎实实地推进改革发展,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坚定不移地惩治腐败,转变作风,切实解决好各族群众关心的难点、热点问题,是强化各族人民国家认同的根本途径。

第四,正确处理现代文化和传统文化的关系。各民族都有历史悠久的优秀传统文化,这是中华文化的重要来源和重要组成部分。对各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无疑是要大力保护和挖掘发扬的。但是,现存的传统文化并不都是有生命力的和有积极意义的。只有那些能够适应现代社会需求、并促进社会与民族进步,即具有必然性的优秀传统文化,才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竞争力,从而被发扬光大。对传统文化的正确态度无疑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推陈出新,古为今用”。固守过时的、失去“必然性”的传统文化,将会导致落后,甚至被现代社会边缘化。现代文化是适应和推进现代社会发展、代表时代发展方向的先进文化。以现代文化为引领推进各民族的文化建设,内涵是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构建人们的价值体系,引导人们追求现代的思维方式、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交往方式。

第五,正确处理民族文化和宗教文化的关系。宗教信仰是信教者对其所信仰的神圣对象由崇拜认同而产生的坚定不移的信念及全身心的皈依。尊重民族文化,其中也包含着尊重其宗教信仰与情感。崇尚善良、博爱、和平、诚信,主张扬善戒恶,是世界各大宗教的核心教义。尊重保护人们的正当宗教信仰和活动,彰扬宗教中的积极因素,是有利于各民族文化的相互认同的。大量事实证明,极端宗教势力不仅是文化认同、民族认同和国家认同的最大破坏者,也是各族人民最凶恶的敌人。构建国家认同、民族认同与中华文化认同的高度统一和谐,必须坚定不移地依法打击极端宗教势力,在思想意识形态领域充分揭露其荒谬性、反动性和残忍性,使各族民众真正看清他们的真实面目和目的。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新疆民族国家认同研究”[项目编号:13xzz010]成果)

(作者单位:林炜、杨连生:大连理工大学人文社科部;高丽洁:新疆医科大学人文社科部)

责任编辑:李艳玲

Academic freedom
The Paper: 高校教师不能批孔孟吗:驱逐复旦教授刘清平缘何而起?
高校教师不能批孔孟吗:驱逐复旦教授刘清平缘何而起?
庄鲨

2015-06-09 13:51

刘清平
2015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因为必然的数学的原理,它是新文化运动爆发一百周年;年初,有博士生返乡笔记,追问知识还有用吗?紧接着,有纪录片追问发展新模式;然后,又有《平凡的世界》热播,追问奋斗还能改变命运吗?然后是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逝世,引起关于新权威主义模式有效性的探讨。6月,则有复旦大学刘清平教授事件。
所谓刘清平教授事件,当然是出自我的概括,为了叙述的方便。刘清平是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有人翻出他去年在微博上谩骂孔子、孟子的言论,发起“将刘清平逐出复旦”的活动。这个倡议得到了中国儒教网、大同思想网以及若干儒学研究者、信奉者等的呼应。
我读书不多,儒家的书读得更少,还好稍微记得孔子似乎说过“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那么,逐刘运动当然需要一些理由,否则不仅难以服众,而且,恐怕提倡者本人也会在夜深人静时良知呈现,心绪难宁。让我们看看逐刘运动大致有哪些理由。也许因为本人资质愚钝,在我看来,这些理由,很多充满疑问。
就第一个提倡逐刘运动的那位复旦博士的第一份意见而言,其实空洞得很。他说:“看了你的微博,只想发动一个活动,叫#将刘清平逐出复旦#,教授啊,您叫这名字,却对祖先说出这等轻佻无知的话,哪还有一点点师者的体面?实在辱没了你名字里那两个好字。生平第一次在网上责詈人,实在是因为你还同时败坏了我们母校的声名”。所谓对祖先说出这等轻佻无知的话,就是指的谩骂孔子、孟子。让我看看这段话里的理由:因为刘清平败坏了复旦的名声,这是其一;其二,提倡者指出,因为“清平”二字太干净了,所以叫这个名字的人不能骂人——这真是什么道理?
当然,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提倡者认为,辱骂孔子、孟子失却了刘清平教授“师者的体面”。这个批评从某种角度看的确击中了要害。所以其后这位提倡者紧紧抓住它不放。他坚持说:“我完全不会反对刘教授发表异见的学术自由。我认为他恶劣粗口,有失师德,有辱斯文,影响极坏,出于校友之义愤,去他微博发表了个人评论。任何试图将这场争论引入歧途(比如打压政治异见、打压学术异己)的趋向,皆非我初衷。”
如此我便要问:教师能不能爆粗口?显然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就像柏拉图问他的老师苏格拉底“撒谎对不对?”苏格拉底很难回答一样。面对着敌人,也许需要撒谎;可是,面对着自己人,在特殊的情况下,撒谎也是必要的:当然对于康德除外,康德认为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撒谎……注意,我不是在讨论要不要撒谎,而是在说明情况很复杂,答案不易得。我们完全能够想象,面对着流氓阿飞侮辱女生,教师爆粗口保护学生完全理所应当。但是,随意辱骂学生,大概总归是不可以的:总之,情况也是复杂的。
但是,对于教师爆粗口,一定程度上还是存在某种合理的标准判断其对不对。简单地说,这些标准一个是法治,一个是道德。所谓法治,就是从正规的法律到教育部门的规章制度,有无明文规定教授在什么情况下不能爆粗口。如果说得很清楚,那么,刘教授必须接受惩罚;如果没有,那么,不好意思,请提倡者先去立法,再讲逐刘运动。
可是,世间的事情当然不完全是法律说了算,我们还有道德规范着人心。那么,刘教授爆粗口有违道德吗?对此,上文也说过了,这个问题从某种角度看很难回答。百年前,主张非孝的吴虞被胡适誉为“只手打孔家店的老英雄”,但在林琴南等保守派眼里,肯定是非圣无法,卑劣之至。不过,这次刘教授粗口爆得也过于轰轰烈烈,“狗日的”这种话也说出来了,这的确有点过分,污染了我等普通百姓的眼睛。但也只是过分,是否由此而证明他道德低劣,那是不敢说的。注意,我的意思是,就这些话而言,我们很难对刘教授的道德水准进行评判,如果有其他证据除外。可是,再三强调,我们现在不是只是在就他骂孔孟的言论进行评判吗?按照有的学者所说,刘教授在学术上有投机嫌疑——可是,刘教授之被逐,是因为他的学术投机吗?何况所谓的学术投机更是需要新的论证的。
看来,就提倡者本人而言,他之所以主张逐刘运动,根本原因只是因为刘教授辱骂孔孟,有违师德,重点在辱骂的不当上,而非由于刘教授骂的是孔孟。
但是,声援逐刘运动的其他人士不这么看。他们的重点在于刘教授骂的是孔孟。这就又产生若干疑问,让我不解。
据报道,中国儒教网于6月7日发出了《关于抗议复旦大学教授刘清平侮辱圣贤的声明》,提出刘清平本人“必须就侮辱圣贤一事,必须公开向孔孟圣贤、孔孟后人、广大儒家信徒以及公众进行道歉”,并呼吁有关机构做出处理。先不说刘教授已经对真诚的儒家道过歉[他说:“我向那些坚持仁义至上的儒家道歉,但是那些鼓吹忠孝至上、替专制辩护、并且大骂过我的儒家学者,我不向他们道歉。原因很简单,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十几年来那些仅仅因为我的学术观点就以更恶劣更下流的词语反复咒骂我侮辱我(包括我的家人)的儒家教授博士向我道过歉。”]就这个声明本身而言,的确有若干地方需要商榷:其一,也许你能代表儒家,但是,你凭什么代表公众?我就是公众之一,刘教授粗口难听,但并没有上升到需要向我道歉的程度。吾辈一笑而过,不带走一片云彩。其二,孔孟后人都没站出来要求刘教授道歉,你着急什么?其三,孔孟是圣贤吗?好吧,这下孔孟陷入了一个陷阱之中:如果他们是圣贤,那就不怕别人骂他们,而且还会宽容大度。而且,我分明记得,据说孔子“敷教在宽”;反之,如果孔孟这点容人的雅量也没有,那是否还是圣贤,我表示质疑。
大同思想网也表示声援逐刘运动:“大同思想网作为弘扬儒家文化,倡导依宪治国的文化学术网站,认为儒家文化不是不可以批评,不是不可以与时俱进,但是坚决反对对儒家文化进行歪曲解释乃至污蔑、泼脏水,对那些疯狂反儒、污儒的极端分子应予以坚决痛击,且刘清平作为高等学府教授,用极其污秽的言语侮辱古代圣贤,不配为人师表。故大同思想网声援此活动,以正学风,以正道统。”
当然,正如鲁迅所说,辱骂和恐吓绝不是战斗,我想仿造一句:谩骂不是学问。也就是说,刘教授辱骂孔孟当然不是在做学问。从这个角度讲,大同思想网说“以正学风”,颇有道理。可是,后面半句却令人费解:何谓“以正道统”?什么是道统?问度娘。他告诉我,原来道统指的是儒家尤其是理学家所自认的一条儒学发展的历史脉络。从这个角度看,逐刘原来是为道统服务的。可是,我很好奇的是,复旦大学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高等教育机构,是不是为道统服务的?换而言之,大同思想网也好,中国儒教网也好,你们从自己的立场出发主张批评刘教授,那自然可以,可是,难道因此而能够主张第三方(比如复旦大学)驱逐刘教授吗?
可见,说了这么多,真正能够形成驱逐刘清平教授理由的只是他的爆粗口,有违师德。既然如此,我们还是翻检法律部门或教育部等方面的规章制度吧:爆粗口该当何罪?大同思想网不是也说了吗,他们是“倡导依宪治国的”。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inhua: Kenyan experts hail China’s prompt response to cruise ship tragedy

Kenyan experts hail China’s prompt response to cruise ship tragedy
[RSS] [Feedback] [Print] [Copy URL] [Large image] [More] English.news.cn | 2015-06-08 21:31:13 | Editor: Tian Shaohui

Rescuers prepare to enter the hull of the upright ship Eastern Star to launch rescue work in the section of Jianli on the Yangtze River, central China’s Hubei Province, June 6, 2015(Xinhua/Wang Fang)

NAIROBI, June 8 (Xinhua) — China’s prompt and well-coordinated response to the cruise ship tragedy on June 1st in Yangtze River offers vital lessons to developing countries that are prone to man-made and natural disasters.

This is believed by Kenyan experts from diverse fields speaking to Xinhua about the intensive rescue efforts after the shipwreck.

Media reports on Monday indicated that the tragedy has so far claimed 434 lives. 14 people were rescued while 8 were missing.

Kenyan China watchers lauded the rescue efforts at the cruise liner, terming them well-coordinated, adding that no country is immune to tragedies and what matters is strategic response to minimize fatalities.

“What is impressive is the abrupt response from Chinese authorities on the disaste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as quick to mobilize personnel and infrastructure to boost rescue efforts,” Martin Nguru, a diplomacy scholar at the University of Nairobi told Xinhua in an interview on Saturday.

Rescuers try to dismantle the hull of Eastern Star, the passenger ship capsized by a tornado, in an effort to search for the missing in the section of Jianli on the Yangtze River, central China’s Hubei Province, June 6, 2015.(Xinhua)

Nguru noted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rose above ideological differences to sympathize with China after the tragedy, adding that developing countries in particular would draw lessons from the tragedy and the rescue operation that was surgical.

“The ongoing rescue efforts at the cruise liner offers good lessons to developing countries that have a fair share of natural and man-made disasters,” said Nguru.

He said countries in the Global South have grappled with environmental and man-made disasters, hence the need for them to devise innovative response mechanisms.

Kenya-based Pan African Climate Justice Alliance (PACJA) Secretary-General Mithika Mwenda stressed that global warming has worsened the intensity of natural disasters.

“The tragedy in China’s Yangtze River reminds us that nobody is immune from the fury of mother nature. Every state has a duty to have a standby, modern and efficient rescue infrastructure whenever disasters strike,” Mwenda said.

He noted that China has suffered a string of natural disasters like earthquakes, droughts and floods, but its quick response to them minimized their impact on civilians.

Rescuers work in the hull of the upright ship Eastern Star in an effort to search for the missing in the section of Jianli on the Yangtze River, central China’s Hubei Province, June 6, 2015.(Xinhua/Hao Tongqian)

“As an environmentalist, I am impressed by China’s effective safeguard measures to limit the negative impact of natural disasters on civilian population,” Mwenda added.

Kenyan media scholars hailed the unfettered access to information in the wake of cruise ship tragedy.

“This time round, information flow on the tragedy was not only efficient but unrestricted. So far, China has kept the world informed about the tragedy and the rescue efforts on real time basis,” said Steve Ndegwa, a Kenyan media analyst.

He noted the cruise liner disaster was unexpected yet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did not fail victims and their families thanks to prompt response.

Yangtze River is the longest river in Asia and the third-longest in the world which plays a significant role in China’s agriculture, urbanization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