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shui master murder mystery deepens

People's Daily caption: 'Wang Lin (C) takes picture with Chinese business magnet Jack Ma (L) and household Chinese actor Zhao Wei (R).' from XXX

People’s Daily caption from story Mysterious Chinese Fengshui Master Involved in Murder Case ‘Wang Lin (C) takes picture with Chinese business magnet Jack Ma (L) and household Chinese actor Zhao Wei (R).[SIC]’

Celebrity Fengshui Master Suspected in Murder Case

iFeng.com: “大师”王林被警方带走 曾被传在床上为女星开光
China.com.cn: “气功大师”王林被警方带走调查 反目弟子死亡
People’s Daily: Mysterious Chinese Fengshui Master Involved in Murder Case

Self-proclaimed Fengshui master Wang Lin was found to be involved in an abduction and murder case, local police confirmed on Wednesday. The victim, last name Zou, used to be Wang’s follower and was said to be very close to him. He was found missing recently. But on July 9, police in Ping Xiang, Wang’s hometown in China’s Jiangxi province, received tips about Zou’s abduction and they started a series of investigations. On July 14, they arrested two suspects who later pleaded guilty. After further investigation, police found Wang Lin and another his follower were involved in Zou’s abduction to murder case.

Tourism or Terrorism?
The Guardian: “Genghis Khan documentary may have been cause of tourists’ arrest in China.”

Internet
New York Times: “Beijing Police Detail at Least 4 Over Uniqlo Sex Video”
New York Times: “The Most-Viewed Fitting Room in China”

A Chinese netizen displays a T-short featuring a tastefully edited still from a sex tape filmed in a Uniqlo dressing room.

A Chinese netizen displays a T-shirt featuring a tastefully edited still from the sex tape filmed in a Uniqlo dressing room. Source: WeChat posting.

The Beijing News: “优衣库不雅视频涉事4人被拘留 当事人或面临处罚” (“Four people detailed in Uniqlo video case; Implicated persons may face immediate punishment”)

分类:特别报道2015-07-20 02:30:56来源:新京报

7月14日晚,一对青年男女在试衣间内进行性爱行为的不雅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北京警方随后介入调查。昨晚,北京公安发消息称,有4名涉案人员因传播淫秽视频被拘留。律师称,视频当事人“传播达标”也将受罚。

视频“主角”传递给微信朋友时流出;孙某某将其上传微博被刑拘

新京报讯 (记者林斐然)7月14日晚间,一对青年男女在试衣间内进行性爱行为的不雅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北京警方随后介入调查。昨晚,北京公安发布消息称,不雅视频拍摄于四月中旬,已有4名涉案人员因传播淫秽视频被拘留。

警方通报称,7月15日,接到不雅视频的举报展开调查工作。经查,该淫秽视频中的两名当事人于4月中旬在试衣间内发生性关系并用手机拍摄视频,后视频在传递给微信朋友时流出并被上传至互联网。

通报称,警方先后将孙某某(男,19岁,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人)等人控制。孙某某将淫秽视频上传新浪微博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被依法刑事拘留,另外3人因传播淫秽信息被依法行政拘留。视频中的两名当事人,警方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包括不雅视频男女主角在内,超过5人被警方带走。昨日,优衣库官方回应称,被警方带走的人中并没有优衣库的负责人。

同时,优衣库方面对营销炒作一事予以否认,称事发后已第一时间向相关媒体平台举报,向“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以及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三里屯派出所等机关进行了举报和报案。

■ 律师说法

视频当事人“传播达标”将受罚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介绍,孙某某通过网络平台传播不雅视频或情节严重,触犯刑法传播淫秽物品罪。依据最高院等关于传播淫秽物品罪的司法解释,向他人传播淫秽影片、音像等出版物达四十个以上的,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属情节严重的情形,可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

另3人则可能涉嫌利用计算机传播淫秽信息,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规定,违规者可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30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

视频中两名当事人,韩骁律师认为,依《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四条,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情节恶劣的,可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同时,当事人通过微信将视频传播给朋友,同样属于传播淫秽物品行为,如果传播数量达标,也将面临行政处罚或者刑事处罚。

编辑:李丰

Justice
The Economist: “Uncivil.”
Over 120 lawyers known for their civil rights work were detained in a nationwide wave of arrests in early July. Officials accused these lawyers and around 50 of their support staff of “seeking money and celebrity” and averred the arrests were in the furtherance of Chinese rule of law.

Some were taken from their homes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Others had their offices raided, or were summoned to “take tea” at the local police station—a euphemism for being interrogated. According to Amnesty International, around 120 lawyers, as well as more than 50 support staff, family members and activists, have been rounded up across the country since the pre-dawn hours of July 9th. Many have been released, but as The Economist went to press at least 31 were still missing or were believed to remain in custody.

Taming Tourists
New York Times: “The Revolt Against Tourism”

Outraged by tourists’ boorish and disrespectful behavior, and responding to the complaints of their constituents, local officials around the world have begun to crack down on tourism, and the tourism industry, even in the face of opposition from their national governments, which want the tax revenue from tourists.

Tibet
New York Times: “China: 2 Relatives of a Tibetan Monk Who Died in Prison Have Been Arrested”

The authorities in southwest China have reportedly detained two relatives of a prominent Tibetan monk whose unexplained death in prison set off protests that left dozens injured after it was announced on Monday. According to 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 an overseas advocacy group, the police on Friday detained the sister and niece of Tenzin Delek Rinpoche, 65, a widely revered monk and community leader who was serving a life sentence on terrorism and separatism charges.

New York Times: “Chinese Cremate Body of Revered Tibetan Monk, Ignoring Pleas”

ChinaAustralia

Australian Prime Minister Tony Abbott and Andrew Robb signing the Free Trade Agreement with Chinese President Xi and Minister for Commerce Gao Hucheng in November 2014.

Military Matters
iFeng.com: “习近平视察第16集团军:肃清徐才厚案影响” (“Xi Jinping inspects Army Unit #16; Reflects on the impact of the Xu Caihou Purge”)
The Australian: “China seeking deeper military, economic ties with Australia: Ambassador”

Sino-Australia Relations: Foreign Policy
The Australian: “Julie Bishop alarmed at Labor’s US policy shift”
The Australian: “Bill Shorten urged to show mettle on China”
The Australian: “US embrace toned down as Labor looks to China”

South China Sea
Canberra Times: “South China Sea: environmental damage when islands are created on coral reefs”

Urbanization
New York Times: “As Beijing Becomes a Supercity, Rapid Growth Brings Pains”

Ling Jihua Purge
Beijing Youth Daily: “中共中央决定给予令计划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CCP Central Committee: Ling Jihua to be expelled from Party and suspended from official duties”

Alibaba in Australia?
The Australian: “Alibaba’s push to get Australian firms to join the bazaar”

Chinese History
People’s Daily: “抗战时期的17大汉奸,你认识几个?” (“How many of the ’17 Great Traitors’ from WWII do you recognize?”)

———————————————————————————————–
ARCHIVED ARTICLES

People’s Daily: Mysterious Chinese Fengshui Master Involved in Murder Case

By Liu Rong (People’s Daily Online) 23:00, July 16, 2015

Self-proclaimed Fengshui master Wang Lin was found to be involved in an abduction and murder case, local police confirmed on Wednesday.

The victim, last name Zou, used to be Wang’s follower and was said to be very close to him. He was found missing recently. But on July 9, police in Ping Xiang, Wang’s hometown in China’s Jiangxi province, received tips about Zou’s abduction and they started a series of investigations.

On July 14, they arrested two suspects who later pleaded guilty. After further investigation, police found Wang Lin and another his follower were involved in Zou’s abduction to murder case.

Wang Lin, born in 1952, is seen as a phony Fengshui. He first became famous for Qigong in the 1990s.

Claiming to have supernatural abilities, Wang has made friends with many Chinese celebrities and high ranking officials to enlarge his influence and fame. These celebrities include famous actor Jackie Chan and Alibaba’s Jack Ma.

In July 2013, reports exposed him and since then has been under police scrutiny. He had even fled to Hong Kong for a period to escape from investigation.

————————-

大师”王林被警方带走 曾被传在床上为女星开光

2015年07月16日 15:05
来源:凤凰娱乐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18人参与 71评论

深圳晚报微博截图

凤凰娱乐讯 今天中午十二点许,《深圳晚报》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消息称,7月16日凌晨,“气功大师”王林在深圳被江西萍乡警方带走调查。王林曾与多位大牌明星交好,存有不少合影。2013年王林事件爆发后,这位“神通广大”的“气功大师”曾在网上引起广泛关注。

王林与成龙合影

王林宣称自己精通“表演隔空取物”,自称“气功大师”。除了一些所谓的“特异功能”外,最令网友关注的还是王林与诸多演艺界、体育界名人的关系。有网友扒出,这位自称“王大师”的王林曾与成龙、王祖贤、李双江、王菲、李亚鹏、陈坤、费翔、黄晓明、李连杰、朱军夫妇等演艺界明星的合影,王林令人好奇的“吸星大法”显得尤为神秘。

2013年,有萍乡市民邹某向芦溪县公安局举报称:王林持有一支五连发来福枪。芦溪警方先后寻找并询问了王林多个地点的社会关系人、邻居等二十余人,均未获得有价值的涉案线索。一周前,江西警方才宣布王林“涉嫌非法持枪证据不足”。

今年6月23日,“徒弟”邹勇与王林有关委托“购酒纠纷案”在江西省高院二审开庭。邹勇及王林两人均未出庭。据知情人士爆料,本次王林被警方带走与其“关门弟子”邹勇相关,但非二人之前已知纠纷。而有传言称,此前一直举报王林的“弟子”、江西商人邹勇目前已死亡,尚不知王林被带走是否与此有关。

延伸阅读

王林回应“给女星开光”:是朋友妻子和女友

网友爆料王林与“干女儿们调情”照

2013年,“气功大师”王林事件爆发,《东南快报》等媒体曾报道“传王林在床上为女星开光”一事,文章称:近日,有网友曝光了“气功大师”王林与自己干女儿们的一组“调情”照,照片中王林左拥右抱,还不时向干女儿们献吻。

报道指出,据爆料的网友称,这四位女子是娱乐圈的艺人。王林曾私下说:一些女明星事业低迷,婚姻不顺,婚后不孕,孩子患病等,都主动找他指点化解,他还在床上给几十个女星开过光,其中包括天后、歌后、影后、主持人及众多干女儿。

针对“给女星开光”一事,王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坚决否认。王林说:“关于那个几个左拥右抱的年轻女孩,被说成是明星,其实完全不是,都是我宜春几个朋友的妻子及女朋友,拍照的时候朋友们也在身边,照片是有人通过微信啥的传出去的。这个事被说成是给明星开光后,几个朋友也恼火了,朋友还征求我意见要不要请律师说明此事,我不让,怕越说越说不清楚。”
——————————

China.com.cn: “气功大师”王林被警方带走调查 反目弟子死亡
发布时间: 2015-07-16 13:26:59 | 来源: 深圳新闻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孟超

“气功大师”王林被警方带走调查

王林资料图

“气功大师”王林被警方带走调查

徒弟邹勇站在“王府”门口讨钱。

【独家快讯】深圳晚报从权威消息源获悉,7月16日凌晨,“气功大师”王林在深圳被江西萍乡警方带走调查。

另据澎湃新闻从权威渠道获悉,人在深圳的王林已被警方带走调查。具体情况澎湃新闻仍在核实了解中。

另据一位与王林及其“弟子”邹勇相识的江西地方人士透露,此前一直举报王林的邹勇已死亡。不过,澎湃新闻尚未从官方渠道证实这一消息,以及王林被带走是否与此传闻有关。

两年前,随着媒体的曝光,长期隐秘于政商圈的王林受到广泛关注,他以“气功大师”身份为壳经营多年的政商关系圈亦浮出水面。

2015年5月,澎湃新闻曾走访江西芦溪,探寻王林近两年来的生活境况。据澎湃新闻调查,王林这些年常住深圳。其位于芦溪的“王府”常年被债主围堵,邹勇也“率众人”上门讨债。

一度被视为王林“闭门弟子”的邹勇是一名江西商人。2012年10月的一起涉及巨额房产款的经济纠纷使王、邹二人彻底交恶。王林曾向中央巡视组举报邹勇,邹亦多次公开表示自己被王林欺骗。

新闻回顾:江西官方称未发现王林非法行医

纷纷扰扰两年多,“政商大师”王林的首个官方“鉴定”出炉。

江西省萍乡市卫计委向媒体表示:萍乡市近两年来多次组织开展打击非法行医集中行动及专项整顿,未发现王林“非法行医”的有效线索和证据。

“政事儿”发现,此前在众多王林的故事和传闻中,与“非法行医”有关的最多。

“行医”往事王林:我治好的病人有5万

王林在香港发行的《中国人–王林大师写真》一书中,一篇题为“王林小传”的文章称,“王林大师功力深厚,不只用来表演,更将自己的神奇医术用来治病救人,从外国元首、军政要员到富商巨贾和平民百姓,不少疑难杂症以致绝症,经他发功治疗,常能手到病除,气到痛消”。

“政事儿”查询发现,这本书中收录了大量王林为官员、演员、商人治病、诊断的照片。其中就有一张王林与某外国前元首的合影,图说宣称, 1994年12月11日,王林施法七分钟就将其体内三个部位危及生命的整块结石取出,愈后,总统与大师各持数颗取出的结石,欣然合影留念“

据媒体报道,王林的手机里有张照片,是王林对着某国国防部长的后背发功。问国防部长是什么病?王林回应说,“这是机密,不要随便问。”

王林常说,“我治好的病人有5万”。他的秘书雷帆提到大师的艰辛:用气功给脑瘤患者治病,因为太过用心,7个脑瘤侵入大师的脑子,闭关很久才把脑瘤治好。

“气功大师”王林被警方带走调查 反目弟子死亡
发布时间: 2015-07-16 13:26:59 | 来源: 深圳新闻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孟超

官方“正面”回应:没有发现王林非法行医的有效线索和证据

对于上述神乎其神的大师行医行为,江西省萍乡市卫计委回应媒体时说:

芦溪县卫计委2013年7月29日成立专项调查组,在全县范围内启动了调查工作。

在全县11个乡镇、138个行政村、198个卫生室进行摸排,未发现有群众经王林用气功治过病;

对泸溪县所有的10家医疗机构进行排查,未发现王林在县内医疗机构坐过诊;

到泸溪县的医药公司调查,未发现王林有药品或者辅助医疗设备的采购记录;

走访王林附近30户居民,并到县电视台、县城管局、县工商局等单位进行调查了解,确定王林未在泸溪县辖区内挂牌开设医疗门诊或者摆摊设点,也未进行医疗广告宣传”。

这是两年多来,官方对王林事件的首个正面“结论”。萍乡市卫计委的上述大段回应,简而言之可以归结为一句话:没有发现王林非法行医的有效线索和证据。也就是说,王林非法行医查无实据。

《中国人–王林写真》一书中,记载了两个事例:王林治愈过辽宁省沈阳千岩寺净光法师的肝癌、江西省兴国县南作乡邮电所陈棹彩之子的半身瘫痪。芦溪县卫计委称:经查证,这两个事例提及的地点和相关当事人均查找不到。这两个治病事例实为虚构。

曾身陷“七宗罪”与其交往的部分官员已被判刑

在2013年众多媒体报道中,王林身陷“七宗罪”,包括“非法持有枪支”、“非法行医”、“行贿”、“诈骗”等等。

其中,“非法持有枪支”罪当地警方已立案,但至今没公布调查结果。史国良等王林的“身边人”“爆料”说,王林的枪支早已被王林的司机转移走,有的枪支还被高温熔化了。

“行贿罪”同样没有定论。朱明国、陈安众、刘志军、刘方仁、胡长清、丁鑫发、宋晨光等被曝跟王林有过密切交集的官员中,朱明国、陈安众已被最高检已立案侦查,其余官员均已被判刑,而王林并未牵扯其中。

专家观点期待官方进一步调查

此番萍乡市卫计委通报称,王林“非法行医”查无实据,这是不是意味着王林就没事了?

“江西卫生部门的排查有地域性,主要就集中在芦溪县内。”律师迟夙生对“政事儿”说,“对于王林这样的人物,由一个县级卫生部门负责排查,力度不够,不能全面掌握他的行医事实”。

迟夙生表示,2013年就有不少媒体报道,江西之外的患者投诉王林误诊。

“这些媒体报道的案例,江西卫生部门有没有进一步核查?再有,2013年8月6日,江西卫生厅对外宣布接到了关于王林非法行医的第一起投诉,将会依法依规展开调查。这起案例调查的结果如何?为何没有公布?” 迟夙生说。

刑法学专家、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阮齐林对“政事儿”说,刑法中的“非法行医”罪,构成要件必须有具体的非法行医行为,“哪年哪月哪天,对于来求诊的对象,通过哪种医药方法进行了治疗?”如果行政部门、司法部门没有掌握到这样的具体的非法行医行为,就不能以非法行医论处。

阮齐林强调,“非法行医”罪对于行医形式也有要求,“行医形式必须是传统意义上的、大家都认为的医药形式,而不是养生、算命等等其他形式”。

他表示,近年来出现了不少所谓的“大师”,张悟本、胡万林等等。胡万林就是以医药形式,曾举办过中医培训班,还开出了芒硝类“药物”,结果致人死亡,被以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而宣传绿豆治病的张悟本,其营销手段则是食疗养生,所以北京市卫生、工商部门对其虚假宣传、超范围经营等问题进行了查处,并没有涉及到非法行医问题。至于王林的行医行为是否有医药形式,期待官方的进一步调查结果。

阮齐林、迟夙生都对“政事儿”表示,除此之外,其自费发行的书籍等,对其个人“医术”的宣传是否构成了非法宣传?这些关于“医术”的宣传,以及所谓的“隔空取物”、“空盆取蛇”等所谓的“超能力”,是否构成诈骗罪?仍有待于有关部门查证。

People’s Daily: <“李克强力推国际产能合作:升级版中国’走出去'” (“Li Keqiang promotes international production capacity cooperation: Let high-quality Chinese products ‘Go Forth'”)
来源:中国政府网 2015年07月20日21:14
继“一带一路”、亚投行等倡议之后,全球经济舞台上,中国亮出一张新牌——国际产能合作。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已经成为这一战略的“超级推销员”∶6月欧洲行推销中国装备产能,5月拉美行敲定“两洋铁路”。

5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阐述了其对促进当前中国经济和产业发展的重要意义,明确了主要目标,在专项财税支持政策、融资支持、中介机构、政府服务等方面都有突破。这是第一次以国务院文件的高规格形式推进装备和产能国际合作。

国家发改委外资司司长顾大伟向财新记者指出,《意见》可谓政策意图清晰、重点任务明确且政策措施务实,“提出了18项针对性强、含金量高的政策措施,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减负添力、保驾护航”。

近年,中国已成为最大产品出口国,从轻工机电到高铁核电,从单一产品到技术资本服务,对外贸易结构正在从过去以贸易、能源资源为主转向制造业、高科技、航空航天等多元组合,并扩展到更为广泛的政治、安全、经济以及社会文化等领域。

“装备走出去和产能合作面向全球、覆盖面广,对提高中国的国际声誉,作用很大。”一位国开行业务发展部人士认为,而中国企业在新一轮“走出去”中,能否与被投资国家谋求双赢,是战略成功的关键。

一种较有代表性的声音认为,应先做出来一两个样板项目,才会让其他国家更积极参与;另一种则认为,外部环境具备了大规模走出去的机遇,国家鼓励政策亦逐步到位,“企业自己要练好内功。特别是国企,不能再躺在国家怀里了”。

多位央企高管告诉财新记者,从外部环境看,目前是中资企业大规模走出去的机会,但走出去不应“一哄而起”,“首先看企业自身的准备,不要为了走出去而走出去,你没准备好,也没有那个能力,就吃亏吃定了。” 中石化集团公司总会计师刘运表示。

中铁建子公司中非莱基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非莱基)总经理郑军分析,“走出去的确风险很大。各种国际标准都提高了,国际竞争更激烈了,企业挑战也更大;但国内产能普遍过剩,现在是加快走出去的难得的战略机遇期。”

分析人士指出,关于国际产能合作的新模式思路,一是多打组合拳,将装备、技术、管理、标准和资本尽可能多地“打包”,与合作对象深度融合;二是改变过去“短单”太多局面,将产能合作、产业链形成“长单”;三是中小企业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企业要加速转向技术甚至高科技服务型产业;四是对一些产能不强、同时国内需求有限的国家,可以为其产品提供一定市场。有取有予,义利结合,才能共同发展。

全球基建潮

国际产能合作目前一大亮点在于,全球基建热潮给中国带来了新的机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表示,欧美发达经济体的基础设施需升级;对发展中经济体而言,基础设施的建设是工业化、城镇化的基础和前提;亚投行的顺利建立正反映出全球对基础设施建设的高度重视。

“两洋铁路的建成将意味着海洋丝绸之路扩展到拉美。”一位秘鲁政府人士如是向财新记者表示。“两洋铁路”指的是是指横跨南美洲大陆,连接太平洋岸及大西洋岸的铁路建设项目,这是5月李克强访拉美时最受关注的项目。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美洲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牛海彬认为, “这代表了中拉经济合作质量的显著提升,铁路的建成有望把拉美国家的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

“3×3”这一新模式于李克强访问拉美时首提,即契合拉美国家需求,共同建设物流、电力、信息三大通道;遵循市场经济规律,实行企业、社会、政府三者良性互动的合作方式;围绕中拉合作项目,拓展基金、信贷、保险三条融资渠道。与第一组3对应的是此次随行的优势企业,有中国中车、中国中铁旗下公司和多家中字头的交运、工程类企业;也包括国家电网、中国核工业集团和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等能源类企业;更涵盖了多家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中国新兴企业,如华为、中兴通讯、奇虎360、浪潮集团等。

顾大伟介绍,去年来,发改委着手推动国际产能合作,从部分国家,如哈萨克斯坦入手,循序渐进,目前中哈、中印(印尼)、中非等产能合作进展积极。

拉美多国均显示出积极性。巴西政府人士告诉财新记者,该模式和巴西发展基础设施的计划正好相符;哥伦比亚政府人士表示,哥方期待新合作模式超越贸易,推动对基础设施、农业和旅游行业的投资和金融合作;秘鲁政府人士称,“3×3”模式是其理想中所需的合作框架,是双赢的合作;智利驻华使馆经济商务公使衔参赞贝安之(Andreas Pierotic)表示,智方希望加强基础设施等领域的产能合作,并透露已和中国讨论了不少细节,涉及三个高速或铁路项目,分别从智利连接到阿根廷、巴拉圭和巴西。

继拉美之行拿下大单后,6月,李克强访欧,见证总额近700亿美元合作协议及合同的签署,加强核电合作、航空等领域合作。目前,中欧正就“一带一路”倡议与欧洲基建投资计划“容克计划”的对接进行深入探讨。

“中国企业‘走出去’不再像以前那样主要做最低端的施工工程。”隆国强近日在国研智库论坛2015年中国资本峰会上表示,大部分企业已具备总包能力,包括设计、融资、总包合同的实际完成额以每年20%到30%速度增长。“最关键的是,中国的水泥厂、发电厂等装备都跟着这些工程承包‘走出去’,把中国一大批装备带到了全球”。

产业布局上,《意见》选择国内制造能力强、技术水平高、国际竞争优势明显、国际市场有需求的领域为重点,梳理了12个重点行业,即钢铁、有色、建材、铁路、电力、化工、轻纺、汽车、通信、工程机械、航空航天、船舶和海洋工程,并有针对性地指出了相应行业“用何种方法走出去更好”。

“这12个行业抓得很准,正是国内迫切需要升级转型的行业,这些产业正是国外需要、国内有优势,而且具有带动作用,比如高铁可以带动一批项目、贸易装备、基础设施建设等同时走出去。”郑军称。这12个行业里主要是重化工行业,领头的主要是国企。 “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第一方阵就是高铁、核电、电网电力设备,有竞争实力,尤其是高铁,1.6万公里里程的营运经验,没有其他国家可以做到。”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陈耀分析称,像钢铁、有色、建材、电力设备等行业,中国都有优势。

多位业内资深人士亦强调,优势产能并非简单的过剩产能转移。以非洲为例,它“比中国落后二十到三十年,非洲的建材水泥价格是中国的30倍,这些产能输出过去恰好是非洲发展阶段最需要的,绝非淘汰产能,这符合经济规律、产业发展规律和国际关系规律”。

图表

简政搭台

“中国的资本输出必须不同于西方资本,要有全球胸怀、全球视野。”在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主任何亚非看来,国际产能合作要具备几个条件,一个是两国之间的政治沟通是否顺畅;二是 “要兼顾对方国家的经济总体发展战略,不能仅仅从自己单方面盈利性的角度考虑;中国作为发展中大国,将来是要在全球起引领作用,要考虑国家形象和大国责任。”

今年以来,中国大力推动国际产能合作的努力,首先体现在政府搭台,完善各种机制。

4月3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中国装备走出去和推进国际产能合作座谈会,首次提出要推动中国外贸从“大进大出”转向“优进优出”,形成开放型经济新格局。在此格局下,不只中国单方获益,“不仅有利于中国盘活存量资产,也有利于其他国家加快工业化进程、扩大就业,还可以为中国与发达国家合作开拓第三方市场创造更多机遇。各得其所、互利共赢。”他强调,关键是要完善政府推动、企业主导、商业运作的合作机制。

约一个月后,国务院即发布了《意见》,提出力争到2020年,与重点国家产能合作机制基本建立。

今年一个明显变化是,国开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下称中信保)的信贷、保险额度大幅增加,为企业海外项目大开绿灯,直接点燃了企业海外投资的热情。“原来项目少,现在业务都忙的来不及做。”中信保浙江分公司人士表示。今年一季度中信保累计实现承保金额1179亿美元,同比增长11.5%。

“《意见》很全面,真正梳理了以往分散在各部门的政策,并统筹协调在一起,对于中国企业‘走出去’,谁做先锋、谁做服务保障、如何服务和引导、企业‘走出去’到哪儿,都梳理得很清晰。”郑军对此解读。

“发改委也在推进机关定位转型,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事关境外投资全局的重大战略上去,使企业到境外投资走得更稳、更好。”6月11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勇在出席中国政府网的“简政放权”系列访谈时表示。

据张勇介绍,从2014年7月到2015年3月,在系统备案企业1000万美元以上大型境外投资项目共500多个,中方协议投资额将近1000亿美元,说明市场活力进一步释放。同时,发改委借助网上备案系统,向项目单位精准地发布发展规划、合作意向、风险提示等相关信息,以解决企业“走出去”信息不畅的难题。

此前对外投资审批流程繁琐、时间往往半年一年,错过市场最好时机,是国企对外投资中的最大抱怨。“原来最头疼的是各部委审批,以后看来会好很多,政府改革还是挺快的,但企业期望的更多,管理社会经济的思想方式应该有彻底的变革,让市场配置资源真正发挥主要作用。”中纺集团公司总法律顾问张鸿飞告诉财新记者。

“《意见》强调‘走出去’的主体是企业,这是不会变的,因为政府不可能干涉企业经营,企业也不能老躺在政府怀里;政府只是搭平台,怎样走的更好,更多是靠企业。”郑军称。

隆国强认为,2008年金融危机给中国企业带来一个在海外低成本并购、整合资源的难得历史机遇,中国的崛起需要一大批能够在全球整合资源的中资跨国公司。“更关键的是许多企业发展到了国际化经营的阶段,需要在全球整合资源”。境外融资难题

“现在美元资产价格低,应该是个机会。美元迟早加息。”张鸿飞认为。

然而,融资难、融资贵却是财新记者在采访“走出去”中资企业时听到的普遍心声。除了中石化这样在境内境外四地上市、在国际上知名度较高的央企,大多数企业融资能力较低,难以在境外获得融资支持。而中国本土的银行在全球的网络还没有形成,融资支持能力有限。

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国际项目技术部一位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该公司的境外投资主要集中在亚非拉地区,但“签了很多项目没有办法启动,最大的问题是融资难、融资贵。美元融资成本远低于人民币融资,一些海外业主不能接受人民币融资成本,协议谈不下来;融资问题不解决,其他的风险问题都没有机会遇到”。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是中国水电行业最早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国有企业。

由于近年美国一直是零利率、欧洲是负利率,美元贷款年利率一般在1%左右,欧元贷款年利率甚至1%不到;而人民币贷款基准年利率一般在4%、5%,只有加上中信保出口信用保险支持,人民币融资成本才能与外币融资成本相当,但中信保的覆盖面有限。

一位银行人士亦坦承,工程承包贷款问题不大,但是在境外生产经营类的贷款,银行比较谨慎,因为银行在当地没有网络,无法判断当地市场风险;即便境外有分支机构,当贷款规模超出限额时,也难免出现总行和分行互相推诿的现象,总行的理由是无法替分行深入评估这个项目。“这是因为多数银行总行并未建立可以统管全球各地风险、懂得全球运作的部门。”中国进出口银行首席国家风险分析师赵昌会称。

据财新记者了解,对于《意见》提及的企业境外资产抵押贷款,目前各家银行还在研究,尚未有实质性动作。“银行的境外贷款业务基本上是保本微利,留住客户存款和一点手续费,主要是为了维护客户。”多位银行人士表示。

“走出去方面,中国银行业落后中国企业十年!”赵昌会感叹道,中国企业走出去,商业银行应迅速跟上。当前全球经济版图正发生巨大转变,但中国的金融机构严重滞后,商业银行走出去的注意力还集中在北美、欧洲这些发达经济体。“如果在几内亚申请设立一家分行,当地人肯定高兴坏了”。

目前中资银行中除了中行,其他商业银行海外资产均低于20%。而摩根大通、汇丰、渣打、法兴银行等国际化大银行海外资产均占到总资产的50%左右。

中行国际结算部门一位人士坦言,以前中资银行走出去,主要在发达国家的国际知名金融中心设分支机构,开展结算清算、信用证、银团贷款等传统业务,现在是往高风险国家走,银行谨慎也是正常的”。

在农行浙江分行国际部总经理应勤文看来,境外融资困难是中企走出的主要困难。“走出去”的目的国主要是亚非拉,当地信用环境不好,风险大,银行贷款较谨慎。企业方面,走出去融资需要抵押或保证,而当企业在境外建设初期,在当地拿出抵押品比较难。银行方面,境外资产抵押成本高,程序繁琐,境外资产处置变现也较难。国内银行一般通过开立保函的内保外贷方式、对母公司全球授信等方式帮助企业解决融资需求。赵昌会认为,“主要问题是,中国金融机构滞后,中资企业里懂金融的专业人才几乎没有,谈判策略准备不足,不能对方说你融资成本高你就无法应对了”。

目前几家大行及股份制银行都在“一带一路”沿线布局机构、储备项目,商业银行也在积极参与。“工行尝到了甜头。”一位工行人士表示。截至2015年3月,工行已形成与“一带一路”战略所涉国家和区域高度重合的境内外网络布局,在沿线18个国家有120家分支机构。工行投行部人士表示,企业在“走出去”时,对银行的需求广,除了传统的存贷汇,还有并购、资本运作、资产保值等新型业务需求,本土金融机构应同步“走出去”。

张鸿飞表示,虽然内保外贷方便,但由于资本管制,只能通过贸易方式转到国内;目前外汇的使用程序还比较繁琐,建议进一步开放金融体系,特别在人民币汇率波动频繁且幅度加大后,资本管制对企业汇率风险影响很大。项目效能几何

“两洋铁路项目规模那么大、中巴走廊3000公里铁路公路,如果把企业都套进去,将来赔了怎么办?企业的投资风险怎么算?这些项目不是援外项目,也不是慈善事业,要求项目盈利的可持续性。”一位商务部研究院专家表示。

对此,商务部人士用“突出问题和风险挑战”来形容。商务部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司司长周柳军向财新记者表示,一些国家更加注重扶持本国民族产业的发展,希望帮助解决劳动力就业和转移技术等问题,对中国的期望值日益增高,当地政府和民间也越来越关注项目的环保问题和对当地的贡献度;部分国家和地区安全形势较严峻,劳工政策和市场准入较严,都制约了装备和产能合作规模的进一步扩大。此外,来自其他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的外部竞争也日趋激烈,中国企业市场开拓难度正不断加大。

一位中电建总法律顾问称,国家和企业的愿望多,但也是中国单方面愿望,需要与国外合作者达成一致,实际中还是要遵循项目谈判的基本原则。“宏观上国家的战略举措落地体系尚不健全、微观上企业综合能力差距很突出;长期看,企业走出去需要‘便利的融资机制、强健的保险支撑、持续的专业队伍培育’三大要素,主要因素还是企业自身能力的建设”。

中国中小企业研究院副院长陈衍泰表示,多数民营企业在中国国内较少享受到优惠政策支持,市场精神较强,在海外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较强;而国有企业在国内不同程度上享受到政策优先支持,走出去到海外经营,确实要求中国企业培养市场精神,因为海外很难再有国内类似的政策和经营环境。

中信保董事长王毅亦称,从中长期海外项目的角度看,项目普遍金额大、资金回收周期长、融资结构复杂,暴乱、战争、主权国家违约、汇兑限制等突发的海外政治风险对“走出去”企业、金融机构提出严峻挑战。

在南非标准银行(中国)董事总经理樊兵看来,中资企业整体对外走出去的能力的确比以前强了,但国外竞争也激烈了;国内企业过去几年过高的负债率,也压缩了对外投资能力。另外亚非拉政府的负债率普遍高,按照世行对穷国的减债计划,该国融资能力也有限。

一位国开行高级专家表示,优势产能走出去不简单,并非想让企业走出去企业马上能走出去,需要工业基础体系配套。比如南美,有很丰富的铁矿,但当地没有焦炭和电力,就要建电厂买焦炭;“去哪里买?还要修铁路运焦炭,如果离市场销售地远,成本也上来了;建电厂也要花费很长时间”。

他亦表示,过去中国企业“走出去”,主要是两类:一类是做外贸的皮包公司;一类是做工程承包,“挣辛苦钱,一手交钥匙一手拿钱;贸易和工程承包都是短期行为,真正走出去投资控股、开拓市场,能在国外市场打出自己的品牌、占有一席之地,中资企业才刚刚开始,要走的路还很长”。

一位国资专家称,2014年以来国企的投资效率可能还不如2011年。根据中国企业联合部对中国500强企业的统计,去年亏损的企业有43家,只有一家是民企,其余都是国企。(记者 张宇哲 王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