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mate change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Qingdaobeach

Beachgoers in Qingdao, Shandong Province. Photo: Xinhua

Climate change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China Daily: China’s demographics create challenges: Country’s size, population shifts mean more vulnerability to problems from climate change
The Guardian: Climate change threatens China’s booming coastal cities, says expert
Xinhua Net: 解振华:应对气候变化“中国答卷”拿高分当之无愧 (Xie Zhenhua: In responding to global warming, China’s ‘answer sheet’ deserves high marks)

Foreign NGO management
People’s Daily: 郭声琨:欢迎和支持境外非政府组织来华发展 (Guo Shengkun: Welcoming foreign NGOs to come to China for development.) Full text below.

China in Africa
Reuters: Angolan opposition boycotts vote over transparency, China loans

Opposition legislators have boycotted a vote in Angola’s parliament in a rare show of dissent against one of Africa’s most autocratic governments, accusing it of covering up details of lawmaking and new loan deals struck with China.

BBC: How the US and China compete for influence in Africa

Ideology and censorship
QStheory: 如何看待当前网络意识形态安全的形势 (How to understand the current state of internet ideology safety.) Full text below.
New York Times: China uses ‘picking quarrels’ charge to cast a wider net online

Xinhua on an independent press
Xinhua Net: 人民日报:营销创新,别闯过界了 (When it comes to marketing innovation, best not to go too far)

吸引眼球只是第一步。想办法融入或引导公众习惯,甚至用服务改善了社会秩序和人际关系,才是更难也更需要的第二步. 发达的商业最伟大的功绩,就是能够带给人们更丰富的商品和差异化的服务。在商品充足得要过剩、在市场细分到“私人订制”的这场竞争中,企业、商家要想脱颖而出,非得有点“秘笈”才行。(Full text below.)

littledoorgodsChinese Media
Cartoon Brew: Light Chaser Reveals New Details, Release Date For ‘Little Door Gods’

Beijing-based Light Chaser Animation announced today that it will release its first feature, Little Door Gods, on January 1, 2016 in China. The studio’s stated goal is to create a ‘world-class animated film with a Chinese cultural touch.’

Sino-Nicaraguan canal
Xinhua Net: 中国公司致力将尼加拉瓜运河打造成为绿色项目 (Chinese company strives to make the Nicaraguan canal project environmentally conscious)
Xinhua Net: 尼加拉瓜运河项目环评等待批复 (Nicaragua canal project evaluation awaits approval)
Xinhua Net: Nicaragua canal’s main project to start at year end

PRC-DPRK Relations
People’s Daily: 金正恩:向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致敬 (Kim Jung-Un pays respects to the martyrs of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volunteers)

Political purges
New York Times: Top Chinese official is ousted from Communist Party
CPC News Net: 反腐败的双动力机制:境外追逃与境内反腐 (The “double power” mechanism in the fight against corruption: Pursuing the corrupt domestically and abroad) Full text below.

US spies in Macau Casinos?
The Guardian: China feared CIA worked with Sheldon Adelson’s Macau casinos to snare officials

Report commissioned by Adelson’s company, uncovered from among documents filed as part of an ongoing lawsuit, shows Beijing was concerned officials were gambling with public money, leaving them vulnerable to blackmail.

The Islamic State
The Guardian: How to think about the Islamic State

Exhibitions on China
Ullens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William Kentridge: Notes Towards a Model Opera. UCCA Great Hall: 2015.6.27 – 2015.8.30

ARCHIVED ARTICLES

People’s Daily: 郭声琨:欢迎和支持境外非政府组织来华发展 (Guo Shengkun: Welcoming foreign NGOs to come to China for development.)
2015年07月26日16:13 来源:人民网-时政频道

人民网北京7月26日电 据公安部网站消息,外交部、公安部、民政部25日在上海共同召开境外非政府组织座谈会,了解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发展和开展交流合作的情况,听取对服务管理工作的意见和建议。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郭声琨主持座谈会并讲话。他强调,中国政府高度赞赏境外非政府组织的积极作用,欢迎和支持境外非政府组织来华开展友好交流与合作,将进一步做好境外非政府组织服务管理工作,努力提供更多的便利和服务、更好的环境和保障。

座谈会上,来自世界健康基金会、德国工商大会、英国英中贸易协会、德国墨卡托基金会、全球联合之路、香港沪港青年交流促进会等境外非政府组织代表和美国、英国、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总领事围绕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发展和开展交流合作情况,结合在上海工作、生活情况,分别作了发言,并对中国政府进一步做好境外非政府组织服务管理工作提出了富有建设性的意见建议。

在认真听取大家的发言后,郭声琨代表中国政府对境外非政府组织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公益事业作出的积极贡献表示衷心的感谢。他指出,当前,随着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深入发展,非政府组织在国家治理和全球治理中的作用和影响越来越大,成为多边国际活动的一支重要力量,为促进各国经济社会发展、维护世界和平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一大批境外非政府组织进入中国,在经济、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环保、慈善和社会福利各领域积极开展合作,为促进中国与世界各国的友好交流、推动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了积极贡献。在长期的友好交流与合作中,境外非政府组织及其工作人员带来了多元的理念、有益的经验,展现出了很高的专业水准、敬业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郭声琨指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华活动的服务管理工作。为积极适应境外非政府组织快速发展新形势,更好地促进国际交流与合作,目前中国立法机关正在制定《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这不仅是中国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客观要求,也是依法引导和规范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华活动、依法保障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华合法权益的重要举措,这将为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华开展合法活动提供更加有力的法律保障。

郭声琨强调,开放与合作始终是中国与世界相融的主旨,希望境外非政府组织继续关注和关心中国的发展,深入了解中国国情,自觉遵守中国法律,充分发挥在理念、人才、管理、资金等方面的优势,根据本组织的章程和宗旨,依法、规范、有序地开展活动,以更加务实的态度在华开展交流与合作,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共同参与到中国现代化建设中来,为深化改革开放、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密切中外人民感情、增进人类共同福祉作出新的更大贡献。中国政府将一如既往地欢迎和支持境外非政府组织来华发展,继续为境外非政府组织提供更多的便利和服务、更好的环境和保障。

上海市市长杨雄出席座谈会并讲话。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徐显明、外交部副部长程国平、公安部副部长陈智敏、民政部副部长顾朝曦、上海市副市长白少康出席座谈会。

CPC News Net: 反腐败的双动力机制:境外追逃与境内反腐 (The “double power” mechanism in the fight against corruption: Pursuing the corrupt domestically and abroad)
2015年07月14日08:52 来源:人民论坛网

境外猎狐:境内“打虎”的逻辑延伸

腐败分子外逃始于20世纪80年代,1991年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工作报告披露中国进出口公司武汉分公司保成路商场原经理陈新国“策划携款潜逃”,这是官方首次公开腐败分子外逃。之后,在腐败现象愈演愈烈以及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腐败分子外逃屡见不鲜。关于腐败分子外逃的规模,很难有精准的统计。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份调研资料披露: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外逃党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国家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高层管理人员,以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数目高达1.6万至1.8万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近年来,随着党中央反腐败力度空前加大,腐败分子担心东窗事发,外逃也更加频密。出逃的腐败分子级别也呈多样化的趋势,从省部级高官到科长甚至一般工作人员,都有发生贪腐外逃的现象,而且携款金额越来越大。腐败分子携款外逃给中国经济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腐败分子动辄几千万甚至上亿的携款外逃,造成国有资产和人民财产巨额损失,而且资产大量外流会干扰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造成国家经济结构的畸形发展,严重者会引发经济动荡。

腐败分子外逃给国家安全造成隐患。有些高级别的腐败分子掌握着相关领域的国家机密,为了逃避国内的惩处,极有可能被国外势力甚至是反华势力利用,对我国经济、政治、军事安全构成威胁。相对于国内腐败分子的惩处,引渡外逃人员还涉及复杂的法律、金融和外交问题,浪费了我们大量宝贵的政府资源,尤其是外交资源。

腐败分子携款外逃形成不良的“示范效应”。腐败分子一旦外逃成功,逃避法律的处罚,会对其他腐败官员和潜在的腐败官员产生极为恶劣的“示范效应”,使他们存在侥幸心理,无形中降低了腐败风险,这是对贪污贿赂等腐败犯罪的刺激和引诱。

外逃腐败分子为了获得所在国的保护,往往申请政治避难,编造在国内受到政治迫害,西方媒体借机发挥,攻击中国侵犯人权,严重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

腐败分子外逃很难引渡回国内受审,必然在老百姓心目中产生负面影响,严重影响政府反腐败的公信力,使公民对反腐败、社会公正失去信心。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国内的反腐败努力,给反腐败工作带来极大的困扰。

鉴于此,要彻底打击腐败,就必须开辟反腐的第二战场——海外追逃工作。可以说,境外猎狐是境内打虎逻辑上的必然延伸。

内外联动:“猎狐”与“打虎”形成反腐合力

近年来,党中央既强化国内“打虎”,又加强境外追逃。海外追逃行动的开展,使得那些逍遥法外的腐败分子必将难逃法律的制裁。据统计,猎狐行动开展以来到2014年12月31日,全国检察机关成功将潜逃美国、英国、加拿大等17个国家和地区的49名职务犯罪嫌疑人劝返或抓获归案。境内打虎和境外猎狐开始形成合力,推动反腐败工作向纵深发展。

境外追逃与境内打虎形成合力。“捞了就跑,跑了就了”,一度成为许多腐败分子规避腐败风险的手段。境外追逃的展开及力度的加大,表明中国反腐败不存在盲区和死角,外逃腐败分子终究逃不过法律的制裁。这不仅彰显了法律的尊严,打破了外逃腐败分子逃避惩罚的幻想,极大地震慑了外逃腐败分子;而且对国内一些心存侥幸,妄图贪腐之后逃到境外享受的腐败分子起到了很好的警示和震慑作用。境内打虎降低了外逃的成功率,遏制腐败增量;境外猎狐增加了外逃的风险成本,减少腐败存量。

国际合作与国内部门整合形成合力。境外追逃既需要与其他国家和地区及国际组织加强合作,又需要加强国内各部门的合作,避免多边出击,多头行动。为此,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设立国际追逃追赃办公室,成员包括中央纪委、最高法、最高检、外交部、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中国人民银行等单位的负责人。这些与反腐败相关的部门,在追逃追赃机制下加强协调与合作,有助于改变过去反腐败机构协同行动中资源调配出现掣肘甚至混乱的局面,有效整合反腐败资源,优化配置反腐败力量,无论境内打虎,还是境外猎狐,都能相互配合,协调合作。

国际公约、国际惯例与国内立法形成合力。由于不同国家政治体制和法律制度的差异,在国际规则既定的情况下,追逃工作面临着诸多法律和制度困境,这就倒逼国内立法与国际公约的接轨。2012年3月,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增加了没收违法所得的程序:“对于贪污贿赂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重大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在通缉一年后不能到案,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依照刑法规定应当追缴其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的,人民检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没收

违法所得的申请。”这是我国落实《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重要立法措施,也是追逃追赃工作的有力法律武器。

标本兼治:境外结网与境内筑堤共建廉洁政府

追逃追赃毕竟是事后的追惩,挽回的损失是有限的,而且由于国情与体制不同,追逃成本很高。如余振东一案,包括最高人民检察院、外交部、司法部、公安部在内的10个部门与美方以及余振东本人进行了长期谈判,历时达两年之久。因此,着眼长远,应该标本兼治,在继续加大追逃追赃力度的同时,着力于制度建设,有效防范腐败分子携款外逃以及进行腐败活动。

在防范腐败分子外逃方面,首先,需要完善反贪污贿赂方面的立法。依靠法制反腐败是我们党开展反腐败斗争的一条基本经验,尤其在新的历史环境下,依法反腐更是反腐败的不二选择。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国在反腐败方面先后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但由于这些规定不尽科学、全面,可操作性不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打击腐败的成效。因此,要进一步完善反腐败立法,制定集组织法、实体法与程序法于一体的反腐败法律,还应加快国内立法与国际公约的衔接,使《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等国际公约在反腐败工作中切实发挥作用。其次,完善党员干部个人事项报告制度,切实执行《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和《关于对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加强管理的暂行规定》。在报告事项的基础上,开展抽查核实工作,并推进报告事项在一定范围内公示,对申报不实或瞒报等情况,应制定惩处办法。再次,加强出入境证件的管理工作。完善护照签发机制,在一定情况下建立出入境管理机构垂直领导体制,同时明确出入境机构的职能;提高护照防伪技术,同时严厉打击伪造护照、编造护照等行为;切实执行国家工作人员护照集中保管制度。最后,加强金融监管,打击地下钱庄,斩断贪官外逃资金链,防止赃款向外转移,同时激活国际反洗钱工作机制,严格控制资金外流。

在预防腐败犯罪方面,首先要加强对党员干部的教育,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防线。消除腐败的根本在于廉洁的观念内化为每个领导干部的思想自觉。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注重对党员干部的思想道德教育,不断提高自身修养,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正确对待手中的权力。加强法治教育,增加法治观念,自觉学法、守法,使权力在法治轨道上运行。其次要加强反腐败机构建设,为反腐倡廉提供组织保障。这方面,可参照新加坡和香港地区的经验,建立直属总理的独立的、权威的反腐败机构。明确其职权,建立高效的运行机制,确保反腐败工作的顺利进行。再次,完善反腐败制度建设,筑牢反腐倡廉的制度防线。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加强对权力的制约与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完善政府信息公开制度,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建立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从根本上防止官员腐败。最后,完善监督机制,强化外部约束。强化人大的监督,实现以权力制约权力;加强民主党派的监督,民主党派监督是加强对国家权力约束和制衡的有效方式;注重人民群众的监督,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让人民监督权力,使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强化大众传媒的监督,利用大众传媒受众广、信息传播速度快等优势,对政府及其官员进行全方位监督。

反腐败关乎党和国家的命运,我们需要把外逃的腐败分子绳之以法。但从根本上讲,防止外逃优于追逃,而预防腐败的滋生又胜于防止外逃。更重要的是要建立起完善的预防腐败体系,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氛围,彻底清除腐败,为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打下坚实的基础。

(作者为外交学院外交学与外事管理系教授)

QStheory: 如何看待当前网络意识形态安全的形势 (How to understand the current state of internet ideology safety.)
近年来,网络意识形态安全问题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等观念日益深入人心。从党员干部到普通民众,网络上维护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力量正在迅速出现、汇集,覆盖率、影响力也在不断上升。但是,网络上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主阵地遭受冲击的态势仍然存在,网络意识形态主战场的斗争仍然十分激烈。

  一、当前网络意识形态领域的新情况

  在党中央的高度重视下,当前网络意识形态总体上出现了向好趋势。但是,随着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进一步深化,网络新媒体技术的进一步发展,网络意识形态安全状况出现了一些新的特征,需要引起密切关注。

  一是由于价值观多元化的影响加大,主流意识形态在网络舆论场的引导力存在弱化现象。当前,在我国的网络舆论场上,对于社会事件进行公共讨论的舆论氛围,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单向度的媒体新闻报道方式,媒体引导舆论的角色正在显著弱化。例如,在影响力排名前20的微信公众号中,官方媒体中仅有“人民日报”和“央视新闻”上榜。26万多个微信公众号中,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关键词的微信公众号仅有5个。数量相对较少、覆盖面相对较小、影响力相对较弱,已经成为主流意识形态宣传亟待解决的问题。

  二是由突发社会事件上升为意识形态论争的频率加大。主要表现为:当舆论遭遇社会热点事件之后,体现不同意识形态的舆论论争出现了频发的态势。2014年,从东莞扫黄、昆明暴恐、马航失联、鲁甸地震、招远血案、郭美美刑拘、兰州自来水苯超标准、广州茂名PX项目群体事件到香港违法占中、乌克兰政局剧变等事件,对于每一起社会事件的公共讨论,几乎都会出现意识形态论争。在微博、微信、论坛等网络舆论场上,由具体社会事件引起意识形态论争、论战的舆情事件每天都在发生、发展。小到盲道修建、奶农倒奶、警察办案,大到中央重大改革方案,一系列大大小小的社会事件在网络上都会被上纲上线为社会制度问题,持续不断地冲击着社会民众的心理。

  三是网络意识形态论争的形式日趋复杂多样。由于网络具有开放、匿名、即时、交互等特征,它能够使上述各种意识形态的观点集中呈现在一个舆论平台上,使不同意识形态的正面交流、交锋成为无法回避的现实。各种意识形态都已经认识到,网络民心是一种巨大的政治资源,从而将网络作为宣传自己政治观点的“跑马场”,在这里展开了争夺政治人心的“角逐赛”。在竞争激烈的网络意识形态“角逐赛”中,网络意识形态论争的复杂性、多样性也日益深刻地显现出来。由于参与者、话题内容、话语形式都呈现出多样化的特征,意识形态论争与学术思想论争的界限不明,甚至一些人打着学术思想讨论的幌子,公然挑战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参与者方面,除了国内普通民众之外,还有国外敌对势力及其代理人,他们积极利用国内开放式网络舆论平台进行政治活动;在话题内容方面,对中国近代史及其英雄人物的评价、对改革开放前后两个30年、党和政府重大改革方案、对社会道德状况的评价等,都成为了当前网络意识形态论争的重要话题;在表现方式方面,既有基于理论的理性探讨,又有充满戾气的谩骂攻讦;既有仅限于网上的意识形态论争,又有网上网下相结合的意识形态论争。

  四是网络意识形态论争对于民众心理的影响更加深刻。在公共讨论的网络舆论场上,尤其是微博、微信等存在大量匿名用户的舆论场上,掌握话语优势的“意见领袖”,能够利用网民的从众心理,制造出有利于自己信息传播的“沉默的螺旋”。一些“意见领袖”网络参与热情很高、彼此互动密切,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拥有了网络舆论场上的话语权。这些明星式的“意见领袖”在网民中拥有极高的关注度、追随度,他们影响网民受众心理的能力很大,能够使网民从喜欢他们到接受他们的每一句话,并能够为之盲目地参与到他们所引导的意识形态论争中去。在这样的情势下,由这些“意见领袖”发起或参与的网络意识形态论争往往形成舆论风暴,能够迅速号召大批拥趸及不明真相的群众参与其中、推波助澜,使意识形态论争朝着他们主导的方向发展。

  五是网络意识形态论争存在向政治事件转化的新动向。网上网下联动,是当前意识形态论争需要密切关注的重要方面。由网络意识形态论争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已经屡次出现。近日,随着“维权”律师操纵网民、聚集“访民”滋事扰序的违法事件浮出水面,通过网络舆论造势、煽动街头政治的路径也得到了大众的极大关注。犯罪嫌疑人翟岩民等人供述,他们专门挑选敏感社会事件进行网络舆论炒作,广泛散布谣言,煽动群众与政府的对立情绪,进而制造所谓“访民维权”街头事件,给政府施压、干扰司法秩序。在2015年5月黑龙江庆安事件中,从建立微信“庆安事件维权群”,到网络散布“徐纯合是访民”、“警察开枪是领导指使”的谣言,再到网络人肉和炒作慰问开枪民警的当地领导,直到雇佣所谓“访民”到庆安聚集,这种通过网络舆论制造社会政治事件的流程十分严密。翟岩民坦言:“只要国内发生一些敏感事件,就按这种固定的模式和流程进行炒作。”在网络意识形态论争过程中,借言论自由打法律擦边球的手法十分常见。把普通事件炒作成热点事件,把敏感事件炒成政治事件,煽动不明真相的网民助推反政府舆论,进而演变成街头政治事件,这一程式化的网络舆论炒作手法,将导致网络意识形态论争向社会政治事件转化的可能性继续上升,这需要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二、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存在的突出问题

  如何化互联网“变量”为促进稳定发展的“增量”,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这需要从解决以下突出问题着手。

  一是境外敌对势力插手网络意识形态论争的程度加深。网络已经成为国外敌对势力对我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主要阵地,西方敌对势力在我国国内物色骨干和代理人,不仅栽培个别所谓“公知”与“大V”,还收买网络写手,组织一些法轮功、民运、宗教极端势力等极端反共分子进入网络舆论场,致使各种危害国家安全的信息大量充斥于网络信息平台,大量反共反华的书籍在网络上传播,搅乱着人们思想,撕裂着社会共识。如今,在一些网络舆论场上,舆论走向已经呈现出被其操控的特征。例如,一些被网络誉为“打假斗士”、“青年导师”的“意见领袖”都有很深的海外背景,利用一些外资控股的网络媒体在国内迅速成名,成为网络舆论场上的意见领袖。境外敌对势力及其代言人对一些历史片段进行选择性记忆,对当今中国取得的伟大进步进行选择性失明,竭力煽动群众与党离心离德,成为当前一些地方官民紧张关系的重要肇事者。

  二是“左”、“文革重现”成为攻击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话语工具。在现实社会中,否定改革开放、试图走封闭僵化老路的“左”的思潮确实存在,这对于我们全面深化改革形成了阻力。但与此同时,现在网络上还流行着一种一提拥护党和社会主义的观点就被讥讽为“左”,被上纲上线为“文革重现”、“文革余孽”、“阶级斗争复辟”的现象。这些莫须有的“左”的“大帽子”压制了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辩护的正当声音,使一些不明就里的网民噤若寒蝉,严重侵害了广大网民的言论自由权利,也压制了一些党委政府部门管网治网的信心。在网络意识形态论争之中,这种把左与“左”倾错误路线相互等同的观点,成为阻碍一些同志对于诋毁党和社会主义的错误思潮不敢积极作为、主动亮剑的重要原因。这种言论的实质是,通过把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维护者“敏感化”、“污名化”的方式,企图以非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主流地位。对此,我们不能被他们牵着走,更不能落入他们的陷阱。

  三是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存在被边缘化、污名化的危险。在网络上,一些误导民心的错误言论,企图以西方政治价值观标准塑造我国民众的价值观,与之相较,一些机构、媒体和个人缺乏自觉维护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的政治责任感,甚至是非意识淡薄、是非观念模糊、是非判断能力较弱,不敢亮剑和发声。一些忠诚拥护党和社会主义的同志,则在网络上遭到污名化,受到人身攻击和威胁。目前,这种淡化甚至排斥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舆论氛围已经在网络上出现。需要警惕的是,这样的舆论氛围将可能导致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的感召力、信服力弱化,导致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在网络世界被边缘化,进而导致网民群众的信仰危机。

  四是蓄意诋毁党、社会主义和国家的网络舆论参与者,正在呈现类组织化的态势。逢中必反,逢美必捧,已经成为互联网上攻击党、社会主义和中国类言论的典型特征。固然,网络作为社会情绪的宣泄地、社会怨气的集中地,是民众表达各种情绪的自由场所,这也充分体现了我国政府维护人民言论自由的坚定立场。但是,网络上确实存在着利用“言论自由”的权利形成攻击党、社会主义和国家的类组织结构,他们尤其善于利用社群化、裂变式的网络新媒体,通过夸大其词、制造谣言等方式,致使一个小的社会话题引发“蝴蝶效应”,掀起一次次“呲中捧美”的舆论热潮。

  三、进一步维护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工作的建议

  鉴于当前复杂严峻的网络意识形态论争形势,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进一步改进工作。

  1.牢固树立互联网作为国家战略资源的意识。从2003年在伊战中首度实施战略心理战,到2006年成立“特种媒体部队”,再到2007年抛出“网络中心战”,美军已进行了几个波次的网络战理论更新和实战检验。互联网正在成为领土、领海、领空之外的第四种主权空间,“网络战”已经在一些国家打响,互联网舆论引发的“颜色革命”已在中东北非地区真实上演。互联网对于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具有重要影响,关系到我国政治、文化安全、社会安全和信息安全,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国家战略资源。我们必须顺应信息化时代的发展趋势,树立互联网作为国家战略资源的意识,积极组建网络部队,制定网络意识形态作战方案。与此同时,要积极引导国有资本组建互联网媒体企业,主动参与网络市场竞争。对于数据新闻、大数据等代表互联网未来发展趋势的新技术、新行业,国有资本应该具有前瞻意识,抢先一步争取网络用户和市场空间,进而发挥网络舆论的引导力。

  2.提高对于意识形态论争的科学认识能力。有观点认为,意识形态论争就是对抗,主张用处理敌我矛盾的方式来进行解决。还有观点认为,意识形态论争不过是说说而已,对其不必太过于重视。其实,把意识形态论争扩大化、缩小化的认识都难免存在主观臆断。事实上,对于意识形态论争概念的理解不当,会导致我们是非判断的标准模糊,进而导致一些部门在面对意识形态论争时难以积极、有效地作为。为了更好地认识意识形态论争问题,建议综合考虑社会各利益主体的需要,以及社会普通民众认识问题的能力水平等实际因素,从阶层利益差异、认识方法差别等角度进行综合考察,严格划分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之间的界限,对于意识形态论争的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进而明确区分不同类型意识形态论争的性质。在此基础上,掌握网络意识形态论争的主动权,进而有针对性地开展舆论引导。

  3.积极组建网络意识形态工作的“正规军”队伍。网络作为意识形态论争的主战场,需要有英勇善战的主力军。对此,我们不仅需要专门组织“网评员”队伍,而且要把全体党员干部组织到网上去。不仅要建立数量庞大的“网评员”队伍,而且要进一步提高他们的政治业务素质,帮助他们尽快成长。另外,还要扶持一批爱国民间网站,积极培植一批忠于党和国家的意见领袖,特别是要培养专家学者型的网络意见领袖。笔者尝试在拥有近3亿用户的新浪微博上开办了“书香四溢”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读书会,向广大网民积极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目前已经拥有逾4800万人次的阅读量,进入了文学读书类微博话题的前十名,这一尝试证明,理论只要彻底、只要主动接近民众,就能产生良好的社会效应。为此,我们应该在党委宣传部门的领导组织下,通过建立广泛的网络爱国统一战线,让网络爱国力量勇于善于积极发声,使各种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没有市场、无人喝彩。

  4.实现政治话语、学术话语和大众话语的有机统一。学术话语具有准确严谨的特征,政治话语具有强调立场、突出价值判断的特征,大众话语具有通俗易懂、见文知义的特征。在进行宣传思想工作时,只有充分考虑三种话语的特征,才能得到社会大众和学术界的理解和支持。同时,由于一些话语本身具有学术和政治话语的双重属性,在网络舆论中,学术话语与政治话语又往往相互混淆,这造成了在舆论引导上的困难。例如,在发端于“民主”之争的一系列网络意识形态论争中,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故意利用这些抽象的政治概念大做文章,误导网民混淆中国和西方对于“民主”概念的理解和认知。此外,还有一些挑战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声音利用“民主”学术话语搞双重政治标准,假“自由”的学术讨论之名对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进行大肆攻击,在“人权”的话语幌子下策划组织政治事件。对于这些情况,根据从认识的抽象上升到认识的具体这一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基本原理,建议对“自由”、“民主”、“人权”的政治话语内涵进行严格的界定。

  5.化被动应付为主动出击。在网络意识形态主战场上,仍然有一些同志宁愿当“开明绅士”,用“不争论”、“不炒热”、“让说话”为自己的不作为开脱。一方面,不愿意主动在网络上设置公共讨论的议题议程,把话语权、引导权拱手相让出去;另一方面,陷入意识形态论争旋涡中之后,缺乏主动应对的勇气和智慧。网络意识形态论争中“老好人”现象的出现,除了有一些同志不知该如何应对的情况之外,还有一些同志故意否认矛盾存在的客观性,说白了就是没原则、无纪律、和稀泥,是明哲保身,结果就是在一团和气的所谓“和谐”氛围中助长了错误思想的气焰,无形中使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丢失了不少阵地。对此,我们需要树立起网络意识形态论争中不作为就相当于渎职,就等同于战场上不战而逃的理念,要求各级党委在网络意识形态论争事件中主动表态,进而调动党员干部主动积极参与网络意识形态论争的热情和信心。

  6.发动和依靠群众,做好网络意识形态工作。网络意识形态论争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思想战,各种论争争夺的目标都是群众。可以说,维护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实质上是事关民心向背的重大问题,是事关扩大我们党的群众基础问题。网络上“沉默的大多数”,虽然不发言或少发言,却是以网络为主要的信息获取方式,他们对于网络意识形态论争自有价值判断。因此,我们需要在网上网下共同配合,在现实社会中给予群众更多的实惠,使他们更多地感受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进而主动自觉地认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网络世界里,做好正面引导和批评错误的工作,在破立结合的过程中,提高网民群众自我教育、自我防卫的意识,使这些沉默的大多数在各种诋毁社会主义的思潮面前明辨是非,自觉维护社会主义意识形态。

People’s Daily: “我们和英雄在一起”:社会各界”捍卫英雄”行动综述(”We are with the heroes”: Summary of the “Protect the Heroes” social movement)
2015年07月27日03:1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尊重历史,敬畏英雄。”

“维护历史的尊严和英雄的声誉,是我们每个中华儿女共同的责任。”

“对别有用心的抹黑攻击,要积极驳斥、坚决斗争。”……

7月20日,在“我们和英雄在一起”走进军营活动总结座谈会上,军地部分媒体、网络名人和新媒体账号负责人掷地有声地发起倡议。

近段时间,网上出现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恶意制造、散布谣言,抹黑邱少云、黄继光、董存瑞、雷锋等先烈的英雄事迹,质疑英雄之声一时间甚嚣尘上,歪曲国史、党史、军史,冲击社会主流价值观,在社会上特别对年轻一代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

网络时代,如何更好地捍卫英雄?“必须旗帜鲜明,坚决回击这种恶搞,以真相还原历史,以证据破除质疑。”连日来,社会各界、各媒体、网络意见人士积极开展“捍卫英雄”行动,以事实说话,以评论引领,有力批驳了历史虚无主义的错误观点,回击了网络谣言,在读者、网民中引起强烈共鸣,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如今,“我们和英雄在一起”,逐渐成为网民中、社会上的主流声音。

还原历史 解疑释惑

用事实说话,让英雄形象立于不败之地

人民日报同步推出重要稿件,特别加强在“两微一端”平台的推送力度。人民日报客户端围绕“捍卫英雄”宣传主题,通过原创、转载、推送等途径,累计发稿33篇,其中推送人民日报新媒体版文章《抹黑英雄成网络公害》,被多家媒体转载,取得良好传播效果;原创栏目《小调查·艺术恶搞惹争议,你怎么看?》累计获得465条评论。“在当代中国,捍卫英雄就是捍卫中华民族的脊梁,就是捍卫国家复兴的基业,就是捍卫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主流媒体挺立舆论前沿,弘扬主旋律责无旁贷……”人民日报要闻六版主编表示。据介绍,该版品牌栏目“对话价值观”近期将以“捍卫英雄”为主题,邀请英雄连队官兵、社会各界相关专家、网络意见领袖畅所欲言,充分碰撞,力求加强热点引导。

《黄继光血肉之躯为什么能挡住子弹?》《邱少云为何在烈火中一动不动?》《董存瑞是如何炸碉堡的?》……从7月8日至14日,央广“中国之声”策划系列报道《捍卫英雄》,通过微信平台连续推出7篇力作,解疑释惑,酣畅淋漓。报道采用多种方式,展示英雄的普通人身份及朴素情感,做到在反驳质疑的同时拉近英雄与大众距离。

“一些人对英雄造谣中伤,甚至妄图通过‘细节考证’来推倒英雄。我们只有一种态度:坚决回击!”着眼于报道可信度,央广配发英雄战友、亲人提供的史料图片和音视频,并在结尾处请他们直接出来说话;不仅提供确凿的证人、证言、证据,还让广播听众、微信微博的网友参与到为英雄正名行动中。

为达到回应网上质疑、彻底拉直问号的传播效果,解放军报始终坚持从正面进入,下大气力挖掘、还原历史真相和英雄本色,心平气和地把事实讲足讲透。选取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雷锋等英雄人物,派记者踏访河北、辽宁、山西、四川等10多个省市,采访数百人,寻找线索证据,收集了大量可信的一手资料。新闻调查稿件均由英雄的战友、同事、亲人、目击者等,用见证人口述的方式还原历史。采写“狼牙山五壮士”稿件时,记者了解到当年追杀五壮士的日军小队长曾来此祭拜,便顺藤摸瓜找到他走时留下的军刀,在报道中写出这一无可争辩的铁证。

新华社“为英雄正名”系列报道充分运用全媒体手段,以文字、图片和视频等方式综合展示英雄人物的光辉形象和英勇事迹,借助新华网、新华网客户端等平台,与优酷网等拥有庞大用户规模的视频网站合作,播出《为英雄正名:亲历者讲述刘胡兰的真挚恋情》《为英雄正名:邱少云牺牲之谜》等视频节目,放大报道的影响力和覆盖面。

中央主要媒体和网站“为英雄正名”报道推出后,媒体和广大网民纷纷发声表示支持。一些媒体刊文认为,为英雄正名是捍卫历史的良心,让人们重新认知英雄,了解英雄事迹,并参与到捍卫英雄形象的反击战中。许多网民认为,中央主要媒体通过深入细致的采访调查,为近年来屡遭恶意抹黑的英雄人物“正名”,起到正视听、明是非、服人心的作用,有效地引导了社会舆论。

保卫英雄 传递信仰

以不同形式呈现,传递亘古不变的英雄信仰

“烈士保卫国家,谁来保卫烈士?”面对英雄被一些人无端嘲讽、污蔑,我们有必要发此一问。

捍卫英雄,就是在捍卫民族的历史;守望英雄,就是在守望国家的未来……

这是人民日报刊登的《忘记英雄的民族没有魂》《抹黑英雄恶搞历史成网络公害》等评论发出的呼喊。文章剖析抹黑英雄、恶搞历史的危害性,从专家和网民视角对其进行批判。

光明日报刊登评论《以质疑英雄为“时尚”是错误的价值观》,引导人们对“文化虚无主义”“历史虚无主义”务必保持清醒和严肃。

人民网刊登《守护英雄,更需要痛打“凿船党”》,新华网刊登《失去英雄,我们何以面对未来》,央视网刊登《诋毁英雄就是消解历史与未来》,在网上获得广泛的转载。

解放军报和中国军网“加强火力”,连续刊登《英雄,社会应有的价值认同》《英雄,强国强军的时代召唤》等多篇评论。《八问“拉黑”军人形象的史杰鹏》《“凿船党”正集中猛攻英雄形象》等文章,以鲜明的战斗风格与错误观点较真碰硬。《英雄,一个民族的精神脊梁》等4篇评论员文章,阐述英雄及其精神的重大意义和作用,在道义上使读者产生认同、引发共鸣,自然而然地赢得话语权、掌握主动权。

据了解,早在5月份,网上诋毁英雄苗头出现时,解放军报就通过报纸、杂志、网络、微博、微信、客户端等全媒体平台全线出击,先后推出“认识英雄关爱英雄尊崇英雄”等专栏,配发评论员文章4篇,刊出“热点观察”专版1期;中国军网集纳发布文字、图片、视频等报道300余篇(幅、条);微博微信客户端发布相关稿件100多条,展开了一场相当规模的“英雄保卫战”。

“人的生命终将逝去,但精神却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超越时间,实现不朽。”“侠客岛”微信公众号编辑感慨道,“各媒体以不同形式将真相呈现给网友或读者,在这个价值多元的年代传递亘古不变的英雄信仰。”

关注军事类微信公众号的网友或许会发现,一个名叫“我们的天空”的微信公众号,这段时间频频推出捍卫英雄稿件。这个公众号,正是黄继光烈士生前所在部队创办的!7月10日以来,“我们的天空”已推送了8篇相关文章。黄继光烈士生前所在连现任连长刘堃说:“63年前,我们的英雄前辈为我们守住了上甘岭守住了国门;63年后的今天,为英雄守住精神上甘岭成为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重温历史 感悟崇高

“低头”忙碌,为让更多的人抬起头来仰望英雄

7月13日22时,“黄继光连”连队宿舍已经熄灯,“网络名人进军营”活动成员的住地却仍旧热闹,十余家军地媒体记者与新媒体账号负责人,低头敲打键盘,戳动手机,都在以不同的形式“爬格子”。有记者说,这样“低头”忙碌,为的是让更多的网民和读者抬起头来,仰望我们的英雄。

此前,在中央网信办和总政治部组织下,50多位网络名人、新媒体账号负责人分三批走访了邱少云、黄继光、“狼牙山五壮士”生前所在部队,重温人民军队光荣历史,感悟革命英雄崇高精神。截至7月12日8时,百度相关信息850余万条,新浪微博“我们和英雄在一起”话题阅读量超过2500万,网民评论总数超过13万条。“就是要行动起来!网上网下整体联动。”负责组织的总政相关人士表示。

“对于媒体人来说,是在无形的战场参与着一场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无论和平时期还是战争年代,都要求媒体人守土有责。今天,在各种信息角力的时代,更要求我们用新思路、新手段去坚决打好舆论战役。”媒体人、文化学者刘仰表示。

捍卫英雄,切实行动起来。在“网络大V”侮辱英雄人物事件中,广大青少年积极行动起来,主动发声,与网上诋毁英雄形象的负面言行正面交锋,迫使“网络大V作业本”对侮辱英雄的言行进行公开道歉。中央媒体和重点新闻网站持续关注这一事件,及时报道法院受理邱少云名誉侵权案并立案的最新进展,阐明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侮辱英雄不仅触碰道德底线,也是违法行为。

“看到网上诋毁英雄的言论,我心中愤慨之余,也为他们感到羞愧。”中国传媒大学在校研究生张毅告诉记者,主流媒体的引导让我们找到了方向。他发帖称:“战士们负责在前线保家卫国,我们新一代大学生负责在网络上保卫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