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Clash Over Women at the UN

 Hillary Tweet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Clash Over Women at the UN

The New York Times: U.N. Summit Meeting on Women’s Rights Highlights More Tension Between U.S. and China
  • A meeting on women’s rights at the UN co-chaired by Xi Jinping provided an important moment fo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show a domestic audience that the Chinese president could take the lead on the international stage. However, a highly visible campaign by the US to draw attention to the plight of women’s rights activist, which featured a large poster outside the US mission with pictures of 30 women imprisoned around the world–three of which are from China–is clashing with Chinese objectives.
The Australian: Xi Jinping triggers backlash at UN after call for gender equality
  • Xi Jinping’s meeting on women’s rights produced an immediate backlash, most notably from Hillary Clinton, who rebuked the Chinese president over Twitter. China has arrested and detained hundreds of women activists in the past year, including five women last spring, often referred to as the “Feminist Five,”who were planning a demonstration against domestic violence.
The Global Times: Is Hillary copying Trump to chase votes?
  • Commentary published in both English and Chinese in the Global Times bashes US presidential hopeful Hillary Clinton after she called out Xi Jinping on Twitter for hosting a meeting on women’s rights while imprisoning women’s rights activists. The piece compares Hilary Clinton to Donald Trump, saying she’s “thrown away her decency and reputation only to gain a leg up in the election.”
Communist Youth League News: 希拉里,这一次你骂中国,我赵日天真的不服 (Hillary, in this instance I, Zhao Tianri, cannot accept you criticizing China)
  • This piece of commentary makes the argument that female protesters are frequently detained and arrested in other countries and that females actually fair quite well in Chinese society. The piece goes on to argue that Chinese legends and novels, like those written by Jin Yong, feature prominent female protagonists, whereas the female roles in American films like Tomb Raider and the Hunger Games are simply stylized after men.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News: 习近平联合国之行将为联合国宪章续留“中华墨迹”(Xi Jinping’s Visit to the UN will continue the process of leaving “Chinese ink” on the UN Charter)
  • Commentator suggests that China’s belief in peaceful development and “win-win” cooperation means that Xi Jinping’s visit to the UN will leave a mark on the institution.
New York Times: China Surprises U.N. With $100 Million and Thousands of Troops for Peacekeeping
  • Xi Jinping announced at the UN that it will allocate 8,000 troops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a permanent UN peace keeping force and provide $100 million to the African Union to create an immediate response unit capable of responding to emergencies. In addition, Xi promised $1 billion to the United Nations for a “peace and development fund.”

Xi’s Visit to the US

People’s Daily: Who is Xi Dada?
  • In anticipation of Xi Jinping’s visit to the US, the People’s Daily made a video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 in Beijing speaking positively of the Chinese president. “If my future husband is like him, I will be happy,” said one student from Korea.
The Australian: Xi’s US trip boosts image as global player

President Xi Jinping’s week-long US trip sought to present China not just as an economic powerhouse, but as a peer and a partner of the US in tackling global issues.

The Atlantic: The Thucydides Trap: Are the U.S. and China Headed for War?
  • A study by Graham Allison suggests that in a majority of instances when a rising power confronts an existing power war follows. This suggests that the US and China face major obstacles in preserving peace, a challenge that can only be addressed through diligent attention and sustained high-level contact between governments.
The New York Times: Chinese Embrace America’s Culture but Not Its Policies

In some ways, American cultural influence reaches into China deeper than ever. Despite censorship, restrictions on cultural imports and heavy Internet barriers, American television, films, music and technology are widely and avidly consumed.

[…] Yet studies and surveys show that many Chinese citizens, including the young, remain wary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hostile to Washington’s foreign intentions, especially when China’s territorial claims and rising influence are at stake. China is not unique in that regard, but its increasing prominence makes the contrast between cultural attraction and political distrust especially stark.

Hong Kong’s Occupy Central a Year Later

The New York Times: Hong Kong’s Umbrella Revolution: One Year Later
  • A year after the firing of tear gas canisters at student protesters led to an extended protest calling for direct elections and chief executive Leung Chun-ying’s resignation, prospects for the so-called “Umbrella Movement” are not looking good. Protesters have not won on either count, though continued action is planned.
The New York Times: Documentary to Feature Hong Kong Democracy Protests
  • An upcoming documentary places Occupy Central in the context of a global struggle against illiberalism. The documentary also features scenes from India, Japan, Kuwait, Tunisia and the United States.

60th anniversary of the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infographic xinjiang anniversary

People’s Daily: 庆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60周年 — 专题报道 (Celebrating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60th year anniversary – special topic report)
  • Special report on 60th anniversary of the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s, which was established October 1st, 1955.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News: 一张图带你了解巨变中的新疆 (One infographic to understand Xinjiang’s massive transformation)
  • A summary of Xinjiang’s development in recent year.  The graphic points to increases in regional gross domestic product, disposable income, infrastructure development, as well as minority representation among party cadets. Graphic appears to the right.
People’s Daily: 坚持科学发展 造福各族人民
—专家解读《新疆各民族平等团结发展的历史见证》白皮书 (Adhere to scientific development, bring benefit to every ethnicity — experts interpret White Paper: Historical Witness to Ethnic Equality, Unity and Development)
  • Three experts on Xinjiang chime in on the latest white paper on Xinjiang, which was published on the anniversary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autonomous zone and highlights the development and stability of the region.

The Chinese Economy

The Diplomat: China’s ‘Silk Road’ Initiative Is at Risk of Failure

…the time when the country was able to make economically unprofitable investments on the basis of political motives is long gone. Beijing had intended to invest more than $900 billion in infrastructure expansion in Eurasia. However, the money is now needed to stabilize its stagnating economy and nervous financial market. China’s currency reserves decreased drastically in August.

Dissent Magazine: “Masters of the People”: China’s New Urban Poor
  • Jeff Wasserstrom interviews Dorie Solinger and Mark Frazier on China’s urban poor, which have traditionally been overlook in poverty issues. Poverty in urban areas grew in scale after China’s entry into WTO when tens of millions of workers were laid off; urban poverty has since remained stubbornly constant.
The Guardian: Can ‘smart malls’ save China’s failing shopping centres from collapse?
  • Like the rest of the world, malls in China are facing new challenges as online shopping gains popularity. However, mall companies in China, which are often nibble organizations in their first generation of ownership, are adapting to changing customer habits. Meanwhile, tech companies like Baidu are investing in integrating O2O (online to offline) e-commerce into the mall going experience, suggesting a second life for malls in China.

The Tibetan Autonomous Region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News: 忆习仲勋与第十世班禅的友谊 (Remembering Xi Zhonxun and the Tenth Panchen Llama’s friendship)
  • Article recalls two episodes between Xi Zhongxun, current president Xi Jinping’s father, and the Tenth Panchen Llama. The first was in 1951, when Xi was sent to receive the Panchen in Xi’an on his way to Beijing; and the second in 1982, when Xi was head of religious affairs and the Panchen sought approval to undergo an inspection tour of Tibetan communities.
Reuters: Dalai Lama’s former biographer takes up residence in China
  • Achok Rinpoche, a former biographer of the Dalai Lama, returned to China in May of this year and is living in Ngaba, a Tibetan area in Northwest Sichuan, according to state media.

China Takes Ownership of Western Political Terminology

Consensus Net: 中共话语体系重大突破:王岐山首论执政合法 (Major breakthrough in the Communist Party’s system of discourse: Wang Qishan discusses government legitimacy for the first time)
  • At the 2015 Party and the World Dialogue, Wang Qishan openly discussed the question of CCP “legitimacy” (合法性), marking the first time a high level official discussed CCP rule using the term –which the author interprets as a sign of China’s confidence on the world stage and willingness to evaluate itself through a western system of political discourse. The article quotes Wang as stating,”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legitimacy derives from history and the people’s support. The party is the people’s choice.”
The People’s Daily: 习近平致信祝贺“2015·北京人权论坛”开幕 (Xi Jinping sends letter of congratulation for the inauguration of the 2015 Beijing Human Rights Forum)
  • In his letter to the Beijing Human Rights Forum, which held its seventh annual forum this month, Xi Jinping stated that China’s national revival and realizing of the Chinese dream would raise the standard of human rights for the Chinese people. The main topic of the forum was victory in the World Anti-Fascist War and progress for human rights.

Zombie Government Websites

The People’s Daily: 政府网站最长5年不更新 (Government websites for as long as five year have not been updated
  • Following the completion of the first “country-wide government web portal census, investigation and repair,” a local media investigation in Huizhou found that with minor exception so-called “zombie” (僵尸) websites had been repaired and resurrected. In order to prevent the resurgence of such derelict web portals, new State Council guidelines will prevent village and neighborhood governments from establishing their own sites.

Globalization and Culture

The People’s Daily:当今世界文化发展趋势及其应对 (World trends in the development of culture today and responses)
  • This article printed in the People’s Daily features five experts writing on trends in global culture. While they all agree that cultural “diversity” on the international stage is growing, they see varying levels of competition between cultures, from “win-win” to a practically zero sum.

Remembering the War of Resistance

People’s Daily: 唱响主旋律 (Sing the theme)
  • A special report of songs dedicated to the War of Resistance, where you can listen to songs and look up lyrics (you can even vote for your favorit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抗日战争胜利关键是中国共产党思想上政治上路线正确
(Victory in the War of Resistance’s main take away is that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political thinking follows the correct line)
  • Commentator argues that it was the CCP’s political line and resolve which won the War or Resistance and put China on the path towards rejuvenation.
Consensus Net: 黄道炫:抗日战争决定了中国革命的走向
(Huang Daoxuan: the War of Resistance decided China’s revolutionary path)
  • An extensive interview with Chinese historian on how the War of Resistance brought the Communist Party to power.

ARCHIVED ARTICLES

Communist Youth League News: 希拉里,这一次你骂中国,我赵日天真的不服 (Hillary, in this instance I, Zhao Tianri, cannot accept you criticizing China)
    希拉里又刷了一把存在感。
      故事的开始其实挺莫名其妙的。今天的环球时报发了一篇社论,说希拉里“言辞粗鄙”,“特别low”——但是全篇也没有说希拉里到底用了什么词怎么个low法。文章只提到,希拉里是在对中国的妇女事业横加指责,指手画脚,诸如此类。
      这事儿闹得也不小,今天外交部人士都出来做了回应。外交辞令当然没有那么粗鄙咯,只说这些看法“有些是无中生有”,有些则是“对中国妇女事业进步的不太了解”。
      所以,岛叔决定掰扯一下这件事。
      shameless
      喜欢刨根问题的岛叔终于翻到了希大妈的这番“粗鄙”言辞。在推特上,她写道:“XI在联合国主持妇女峰会,与此同时中国还在逮捕女权运动人士,简直是毫无羞耻(shameless)”。
      “逮捕女权运动人士”一言,指的是今年初,5名中国女权主义者被逮捕一事。虽然一个多月后5人已被释放,但这件事依然引起了各国女权组织的注意。作为老牌女权主义人士,希拉里关注此事也不意外。
      这件事并没有太多公开报道,在寥寥数语里,只能大致知道5人当时策划的活动是在呼吁“公交车反性骚扰”,但没有交代几人组织活动的方式。而在今天外交部的回应里,则把这件事定性为“遭到拘捕不是因为女权事业,而是行为违反了中国的法律法规”。
      由于信息披露的有限,岛叔很难具体就这件事展开讨论。但所寻求事业的正当性,并不一定天然地给行为争取了丹书铁券。目的正当,手段也同样要合法。即使在欧美,也常见女权主义者裸露上身,涂满标语地在公众场合表达诉求而被拘捕或控制的新闻。
      同样,其实岛叔不是太想参与女权男权之间的论证。按照理想态分析,在现代的条件下,当一个社会不把女性刻意视为一个问题的时候,才可能是一个正常态。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时刻把“平权”作为呐喊和争取的权利,那才是说明本身权利的不对等。
      妙人
      说实话,即使有一百个指责中国的理由,普通国人也很难想象这番指责会落在男女平等这个问题上。真的,我赵日天真的不服。
      很简单,你只要环顾四周,看看自己的同学有多少是女生,同事和上司多少是女性,家庭里妻子和母亲的地位如何,就大致能判断一个国家社会的女权状况,根本就不用跟其他种姓制度或者一些宗教国家相比。
      比如我岛,有娃的岛叔,那是要雷打不动去送孩子放学的;独孤君常年不写稿则是要回家给老婆做饭的;至于桃花岛主,则要按时按点跑到韩寒的微博下面,给配有小野图片的微博点赞,低声下气地称赞国民岳父今天又帅了,是时候考虑下他这个先富阶级的单身问题了。
      9月22日,为了配合世界妇女峰会,国新办发布了一个《中国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白皮书。里面提到很多数字,比如全国女性就业占就业总数的45%,男女童小学净入学率均为99.8%,提前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普通高等学校本专科和硕士研究生在校生中女生比例分别为52.1%和51.6%,等等。
      而在精英团体中,中国女性的力量也显而易见。比如互联网领域创业者中女性占55%,中央政治局有两位女性委员,国务院有1位女副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有两位女副委员长,全国政协有两位女副主席,等等。
      其实不用看这些数据,我们可以聊聊风月。
      以侠客岛的眼光,自然要看历史上那些奇妙的女子。金庸小说里,赵敏郡主敢爱敢恨,任盈盈则能俘获风一样的令狐冲,王语嫣则博文强识,熟知天下武功;当张无忌终于从土鳖少年摇身而成明教教主武功盖世,殷离却说这不是我喜欢的张无忌;《白马啸西风》的结尾,李文秀骑着马回到江南,即便“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即便“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不喜欢”。
      在唐人传奇里,这样的奇女子更多。裴硎笔下的聂隐娘,十岁时就学剑术,“能白日刺人,人莫能见”;虽然身负绝技,但就挑了一个除了会磨镜子以外“余无他能”的少年嫁了;即便受人指使刺杀刘悟,却因感恩投之,为其阻挡其他暗杀,刘死后,聂隐娘还专程到京师灵柩之前,“恸哭而去”。
      从唐传奇到明清小说,从夜奔李靖、并与虬髯客义结金兰的红拂,到女扮男装、手刃杀父杀夫仇人的谢小娥,再到聊斋志异里的婴宁、红楼梦里的湘云黛玉,中国文人笔下的女子,能以“奇”“妙”称者,数不胜数。
      相比之下,美式大片里,无论是邦女郎还是古墓丽影,或者是饥饿游戏和黑寡妇,侠式的女性,脸蛋和身材才是第一标准,花瓶和陪衬的意味不言而喻。
      中国的女权事业当然还有很多要改进的地方。岛叔的外婆,也曾是一名裹脚的妇女;但从她出生时到现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中国女性地位的提高,谁都看得见。
      黑脸
      其实,如果熟悉美国政治的操作过程,希拉里的话也就不会太放在心上。
      已经正式宣布参加下一任美国总统大选的希拉里,向来在对话问题上多有鹰派之举。岛上之前就做过类似的梳理——20年前,首次访华的希拉里就在世界妇女大会上批评过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认为有损人权;08年,她一面呼吁小布什抵制北京奥运,一面则在参选时称“我知道怎样对付中国”;11年,她则表示不会“因中国人权纪录糟糕而拒绝与其打交道,就像不拒绝跟沙特打交道”一样。
      2013年卸任国务卿之前,希拉里虽然也偶有强硬言论,但总体不越界,中美也都能接受;此番作为候选人和参议员,言论中争取年轻人和保守派支持的意思亦很明显。
      由于选举政治的制度存在,执政者唱红脸,在野者唱黑脸之例亦不罕见。即便奥巴马在前台跟中国谈得火热,朝野中也总得有不同意见发出声音。
      但基辛格也曾分析道,在美国,新保守主义者与激进分子同样认为,所谓“民主体制”是互信关系的前提,非民主社会在本质上是危险的,倾向于武力的,美国必须发挥“最大影响”或压力,在“没有民主的地方”缔造更加多元的体制。
      在这个基础上,也就能明白为什么希拉里会在越南说“没有政治自由,经济自由是不长久的幻觉”。这也就是美国政治内部一直要寻求输出民主、寻求价值认同的原因——按照基辛格的说法,美国的很多政治人士坚称,“共同的国家利益需要民主制度做保障”,但“按照以往的历史经验,这一命题很难证明”。作为富有经验的外交家,基辛格举例说,一战爆发时,欧洲大多数国家都是民主政体,但这并不妨碍战争的决定得到了所有选举产生的议会的狂热支持。
      所以,不是给希阿姨泼冷水。二十多年前邓小平就说,“根据社会制度处理国与国关系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具有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现在可以保持良好关系”,而中美显然具有更多的共同利益。如果中美能够有共同的目标,那么这种共同的目标,显然会缓解很多像希拉里一样的人的战略焦虑。
      文/公子无忌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News: 习近平联合国之行将为联合国宪章续留“中华墨迹”(Xi Jinping’s Visit to the UN will continue the process of leaving “Chinese ink” on the UN Charter)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北京9月28日电 (万鹏)9月26日,习近平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联合国发展峰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作为担任国家主席后在联合国的首次演讲,令世界瞩目。此次联合国之行,习近平主席先后出席联合国发展峰会、全球妇女峰会、南南合作圆桌会并发表重要演讲,讲述中国故事,阐释中国理念,这一系列活动以和平发展为主线,以构建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为主题,是继对美访问取得重大丰硕成果之后,又一场多边外交重头戏。多位学者认为,中国的发展理念对联合国及世界的作用令世界关注。习近平主席的联合国之行,将为联合国宪章续留“中华墨迹”,他提出的关于发展的四个方面,既针对国内发展,又可针对世界发展,既有利于中国,也有利于世界。

联合国之行以和平与发展为主线:

中国发展呈现出“源于中国而属于世界”的境界

70年前,中国与世界各国人民并肩战斗,赢得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同各国携手创立以联合国为核心的战后国际秩序。70年后的今天,国际格局和秩序深刻调整,作为联合国创始成员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国际影响举足轻重。9月26日,习近平主席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联合国发展峰会并发表题为《谋共同永续发展 做合作共赢伙伴》的重要讲话,27日,习近平主席又出席并主持全球妇女峰会并发表题为《促进妇女全面发展 共建共享美好世界》的重要讲话。回顾历史,中国几代国家领导人都曾在联合国总部留下足迹和声音。1974年,邓小平出席联合国大会第六届特别会议,成为首位登上联合国讲坛的中国领导人。1995年和2000年,江泽民两次到访联合国总部。2005年,胡锦涛出席联合国成立60周年首脑会议。

“习主席此次联合国之行,以和平与发展为主线。中国的发展理念对联合国及世界的作用,令世界瞩目。”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认为,中国的发展,不仅开创了发展中国家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奇迹,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发挥了重要作用,使得中国发展呈现出“源于中国而属于世界”的境界。王义桅指出,中国的发展是在和平的国际环境下进行的,发展的目的也是为了和平。中国发展的奇迹,也是和平发展的奇迹。中国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也认为各国有权选择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习主席在全球妇女峰会讲话中特别强调,妇女权利是基本人权,国际社会应该推动经济社会的同步发展,要构建和谐包容的社会文化、创造有利于妇女发展的国际环境,这都体现中国在促进全球妇女发展事业上的大国担当。”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阮宗泽认为,妇女问题是一个非常能打动人心且令人温暖的话题,习主席由此切入来谈人类发展问题,和联合国大会正在举行的“发展峰会”这个议题再贴切不过,因此,中国也得到广泛响应,80多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出席这次峰会。

倡议发展合作新理念:

为国际社会实现合作共赢指明了清晰的路径

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率先完成联合国确立的发展目标,使5亿人口脱离贫困,是落实千年发展目标最好的国家之一。此次发展峰会,习主席阐述以公平、开放、全面、创新为核心的发展理念,提出中国促进全球发展合作的新倡议。“我们要争取公平的发展,让发展机会更加均等。各国都应成为全球发展的参与者、贡献者、受益者。不能一个国家发展、其他国家不发展,一部分国家发展、另一部分国家不发展。”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发展峰会上指出,我们要坚持开放的发展,让发展成果惠及各方;我们要追求全面的发展,让发展基础更加坚实;我们要促进创新的发展,让发展潜力充分释放。同日,在南南合作圆桌会上,习近平主席再次强调,同广大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是中国对外关系不可动摇的根基,强调要把南南合作事业推向更高水平。

“没有公平发展,社会不公就会加剧,不安定因素就会增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丁一凡指出,中国这些年经济增长、社会进步就是因为改革开放,参与了经济全球化,开放发展就是要打开大门搞建设,促进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全面发展就是要实现经济、社会、文化、环境的协调发展;创新发展就是要通过理念、技术、管理等方面的创新给发展注入动力。“习主席提出的关于发展的四个方面,既针对国内发展,又可针对世界发展,既有利于中国,也有利于世界。”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认为,南南合作的后发优势比较强,通过南南合作促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能够让它们摆脱贫困、疾病、战争,形成一个健康向上的社会。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在南南合作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专家认为,习主席在讲话中为国际社会如何实现合作共赢指明了清晰的路径。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共同走出一条公平、开放、全面、创新的发展之路

梳理习近平自就任国家主席之后针对中国外交的系列讲话,记者发现,“命运共同体”这个词高频出现。2013年3月,习近平作为中国国家元首的首次外访定在俄罗斯,他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的演讲中就提到了“命运共同体”的概念,此后又在不同场合数十次提到“命运共同体”的理念。站在联合国讲台,面对众多国家代表,习主席再度唱响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强音。26日,习近平主席在发展峰会的演讲中多次强调“共同”这一概念,他指出,“国际社会要以2015年后发展议程为新起点,共同走出一条公平、开放、全面、创新的发展之路,努力实现各国共同发展。中国以落实2015年后发展议程为己任,团结协作,推动全球发展事业不断向前。”

当前,在快速发展的全球化进程的推动下,在日益严重的全球问题特别是生态环境问题的倒逼下,各国联系日趋紧密,人类整体利益日益凸显,人类“命运共同体”正在出现,“命运共同体”思想也在逐步形成。“‘命运共同体’思想是指导中国进行国际交往、处理国际事务、建构国际新秩序的基本的主张。”中共中央党校教授邱耕田指出,“命运共同体”思想是一种新的国际观,是我们把握和认识当今国际社会重要而精准的视角。“命运共同体”思想是对客观现实的充分反映,是对当今国际社会存在和运行规律、本质及其走向的深刻揭示。概而言之,提出“命运共同体”思想有着充分的客观依据。邱耕田认为,“命运共同体”思想包含着当今人类追求共同发展、和平发展的价值目的,也包含着世界各国所必须遵循的共同的价值观和交往准则。

继承《联合国宪章》精神:

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

和平与发展是世界各地民众的永恒追求。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是我国立足时代发展潮流和我国根本利益作出的战略选择,反映了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共同心愿。联合国作为当代最重要的国际组织,仍承载着这份沉甸甸的殷切期望。《联合国宪章》的基本准则在今天仍是处理国际关系的黄金准则,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27日,习近平主席在纽约出席中国向联合国赠送“和平尊”仪式上指出,为纪念联合国成立70周年,中国政府决定向联合国赠送一座“和平尊”。“和平尊”传递了中国和中国人民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图共赢的愿望和信念,这也是联合国宪章的精神。在联合国迈向新的10年之际,我们愿同世界各国一道,继续为实现联合国的梦想而共同努力。

当前,世界依然面临着如何根除贫困、缩小南北差距、增强发展动力等严峻挑战,为此,本届联合国发展峰会通过了2015年后发展议程。习主席在讲话中倡议:国际社会加强合作,共同落实2015年后发展议程,努力实现合作共赢。实际上,中国郑重提出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这一理念是对《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继承,更是一次重要的创新和发展。“新时代需要新智慧,新变化产生新思想。”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李文认为,以“和平、发展、合作、共赢”为核心内容的新型国际关系理论,是习近平主席通过对二战结束以来世界发展的性质、原因和趋势,尤其是世界格局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的观察和分析作出的新判断、新阐释、新预见,是对世界各国和各国人民推进和平与发展这一崇高事业所取得实践经验的科学概括和理性升华。新型国际关系理论的诞生,标志着今日人类社会对自身历史的把握、现实世界的认识和未来发展的探索达到了一个新高度,它所具有的重大意义将随着时间推移而日益显现。

(本文综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人民网、央广网、新京报等媒体报道)

People’s Daily: 坚持科学发展 造福各族人民
—专家解读《新疆各民族平等团结发展的历史见证》白皮书 (Adhere to scientific development, bring benefit to every ethnicity — experts interpret White Paper: Historical Witness to Ethnic Equality, Unity and Development)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4日发表《新疆各民族平等团结发展的历史见证》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全面介绍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经济社会发展情况。本报第一时间邀请新疆社会科学院有关专家对白皮书的内容进行了解读。

经济腾飞见证团结发展

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苏成

新疆地处我国西北边陲,是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重点地区,我国向西开放的重要门户,是全国重要的能源基地和运输通道,还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核心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60年来,在经济建设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体现了我国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在新疆的成功实践,也见证了新疆各族人民60年来平等、团结、发展的历史进程。

经济建设的发展成就最集中和突出地反映了60年来新疆发生的巨大变化。1955年,新疆经济还处于刚刚起步阶段,几乎没有工业生产能力,农业经营粗放,仍在逐水草放牧,基本处于自给自足状态,人民生活水平极其低下。经过60年的发展,新疆综合实力显著增强,已经建立起一个以农业为基础、工业为主导、服务业占重要地位的现代产业结构体系。经济总量和财政收入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明显改善。目前,新疆已发展成为全国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最大的优质棉生产基地、最大的甜菜糖生产基地,番茄酱出口量占全球市场的1/4,红花产量占全国的60%,啤酒花产量占全国的70%……这一个个经济发展的数字,集中地反映了新疆在60年来发生的巨大变化,同时也体现了新疆在全国经济发展格局中的重要地位和突出贡献。

经济发展为新疆各项社会事业的全面进步、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提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55年,新疆财政收入只有1.7亿元,面对百废待兴的新疆各项事业,没有能力进行大规模的建设投资。2014年,新疆财政收入增长到了1282.6亿元,为各项事业的发展进步、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提高提供了有力的资金保障。2010年以来,新疆连续6个“民生建设年”实施重点民生工程项目500余项,民生支出占年公共财政预算支出的70%以上;5年来,新疆教育事业经费支出超过2500亿元,至2014年教育支出占GDP的比重已经提高到6.47%;2011—2014年,针对南疆三地州投入的财政专项扶贫资金达100.8亿元;而交通、水利、电力等基础设施建设,更是离不开雄厚的资金保障。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经济的快速发展,没有强劲的综合实力,就不可能实现新疆各项社会事业的全面进步和人民生活的持续改善。

实践证明,只要我们继续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动摇,坚持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不动摇,努力实现全面发展、科学发展,紧紧抓住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的历史机遇,就一定能把新疆的各项事业不断推向前进,新疆的明天一定更加美好。

依法治疆保障和谐稳定

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王磊

白皮书第六部分以“依法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为题,阐述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60年来贯彻落实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不断加强法治建设,在实现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征程中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新疆作为我国的民族自治地方,是在国家统一领导下的一级行政区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地方立法既包括单行条例等地方自治立法,又包括一般的地方性法规规章。白皮书指出:新疆独具特色的地方立法体系基本形成。截至2014年底,自治区人大及其常委会共制定具有区域特色的地方性法规150余件,作出具有法规性决议、决定30余件,批准各自治州和乌鲁木齐市报批的单行条例和地方性法规98件;自治区人民政府制定规章320余件。立法内容涉及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宗教、民族团结、社会保障等各个方面。这些地方性法规规章的制定和实施,为维护各族人民的合法权益,促进自治区各项事业的发展提供了法律保障。

2011年4月,新疆出台《自治区流动人口服务和管理办法》,全面推行居住登记并实行居住证制度,成为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全面提升流动人口服务和管理水平的重要措施。2012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自治区人民政府出台《关于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实施意见》,确定了新疆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指导思想和目标。2014年11月,自治区党委提出“五把钥匙”治疆新理念,即“思想的问题用思想的方法去解决,文化的问题用文化的方式去解决,习俗的问题用尊重的态度去对待,宗教的问题按照宗教规律去做好工作,暴恐的问题用法治和严打的方式去解决”,为推进新疆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了新的思想指引。

过去60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法治建设不断取得进步。2014年11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八届八次全委(扩大)会议审议通过了《自治区党委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疆建设法治新疆的意见》,对贯彻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全面推进依法治疆、建设法治新疆作了全面部署。在新的历史时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法治建设必将沿着正确的航线,向新的彼岸进发,为各项事业发展提供坚实的制度性保障。

民生建设促进社会公平

新疆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 周潇

白皮书以“改善民生造福各族人民”的显著标题,突出展示了新疆民生建设前所未有的力度和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凸显了民生建设对新疆发展和稳定的重要意义。

在新疆,民生问题不仅是重要的经济社会问题,更是重大的政治问题,关系到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自治区成立60年以来,新疆进入了大开发、大建设、大发展的最好历史时期,经济的快速发展为民生的持续改善打下了基础。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以来,自治区党委认真贯彻中央重大决策部署,确立了“群众第一、民生优先、基层重要”的执政理念,把为各族人民谋福祉的民生建设放在更加重要的地位,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白皮书用翔实的事实和数据资料,从就业渠道拓宽、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教育卫生事业发展、社会保障水平提高、扶贫开发工作推进等多个方面,全面反映了在新疆各族人民群众最关心、最期待、最直接、最现实的民生领域取得的进展和现实状况。

自治区党委、政府紧紧抓住社会保障领域社会关注的突出热点问题和群众呼声强烈的民生实事要事,不断完善政策,化解矛盾,促进了社会公平正义、和谐稳定。针对人民群众最关注的深层次矛盾和最直接的现实利益问题,实施了一系列惠民政策,关爱特殊群体,如“零就业”家庭24小时动态清零、解决“五七工”等集体企业人员养老保险、增加农村“四老”人员及村干部补贴等等,使各族群众在改革发展中切实得到了实惠。

连续多年实施民生工程,使各级党政干部将“民生意识”融入实际工作,切实树立民生优先理念。作为民生工程重要方面,基层组织和阵地建设的开展,使乡镇和社区办公条件得到明显改善,提升了服务群众的能力,巩固了社会稳定基础。在实施民生工程过程中,自治区党委提出要坚持“好人让基层干部当,好事让基层组织办”,充分发挥基层组织和干部作用,使民生工程项目成为提升执政能力、改进工作作风和联系服务群众的重要抓手,密切了党群干群关系。

民生改善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只有起点,没有终点。新疆积极践行“让老百姓的生活充满阳光、尊严、幸福和希望”的诺言,努力以民生建设的实际成效筑牢维护社会稳定和实现长治久安的基础。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News: 忆习仲勋与第十世班禅的友谊 (Remembering Xi Zhonxun and the Tenth Panchen Llama’s friendship)
    习仲勋与第十世班禅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相识后就结下了忘年之交。 他们两人在近40年合作共事中以诚相待,肝胆相照,情谊深厚,堪称统一战线方面的典范。

1951年班禅返回西藏

习仲勋与班禅第一次会见是在1951年4月。当时,班禅应中央人民政府的邀请,率领堪布会议厅官员到北京参加和平解放西藏的谈判、协商,赴京途中,19日路过西安时,受到中共中央西北局、西北军政委员会负责人习仲勋的迎接。在机场上,—个活脱脱的英俊藏族少年活佛出现在人们的眼前。他紧紧握着习仲勋的手激动地说:我们是专程去北京向毛主席致敬的。我要把藏族人民对中央人民政府和毛主席的良好祝愿亲自转达给毛主席。当天晚上,西北军政委员会为班禅举行了热烈的欢迎宴会。班禅再次表示:坚决拥护中央人民政府的正确领导,决心与西藏各界爱国人士一道,为西藏的解放和藏族人民的团结而努力奋斗。“有志不在年高”,班禅的爱国热诚和坦率豪爽的性格,给习仲勋留下了深刻印象。

1951年5月23日,经过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李维汉等同西藏地方政府代表的多次谈判,终于签订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12月15日,班禅自青海西宁返回西藏前夕,离开塔尔寺向青海省党政军领导同志和青海人民辞行。毛主席和中央人民政府特命习仲勋为代表,专程前往西宁送行,并转达毛主席和中央人民政府对班禅的亲切关怀和良好祝愿。16日,青海省各族各界人民代表1000多人举行了欢送大会。习仲勋代表毛主席、中央人民政府和西北军政委员会致欢送辞。他说:班禅大师在西藏人民中的信仰是很高的,此次返回西藏一定会受到西藏人民的热烈欢迎。这是中央人民政府对和平解放西藏取得了协议的必然结果,是接着和平解放西藏之后的又一件大事。这说明,西藏在毛主席和中央人民政府的正确领导下,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已经团结起来了,全西藏人民团结起来了。从此,我们祖国的各民族都亲密地团结起来了。在欢送大会上,班禅致了答谢辞。他衷心地感谢毛主席、中央人民政府、西北军政委员会和青海省党政军领导等对他的关怀和热情欢送,并发自肺腑地说:我们流离内地快30年了,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没有袓国各兄弟民族的热诚帮助,西藏的和平解放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们重返西藏也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说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是西藏人民的大救星,是我们的大恩人。我们只有跟着共产党和毛主席走,只有同祖国各兄弟民族紧密地团结起来,我们藏族才能得到彻底的解放,别的道路是没有的。

受中央的委托,习仲勋同班禅进行了亲切的交谈。他对班禅说:你回西藏后不要急,要照顾全局,首先要搞好藏族内部的团结,这样西藏各方面的工作才有希望。他还根据中央的精神讲了两条意见:一条是西藏—切工作都要贯彻慎重稳进的方针,条件不成熟的不要办,上层爱国人士和领袖人物不同意的事不要办。二是西藏工作要以反帝爱国统一战线为主。班禅和堪布会议厅主要成员都对中央的方针表示坚决的拥护。当天,习仲勋又和西藏工委秘书长兼西北军政委员会驻班禅行辕助理代表牙含章和班禅堪布会议厅副秘书长梁选贤,对做好班禅工作和反帝爱国统一战线工作作了重要指示,让他们转达西藏工委研究贯彻执行。

12月19日,班禅及其堪布会议厅人员在牙含章和梁选贤等陪同下,离开西宁,启程返回西藏。1952年4月28日,班禅一行平安抵达拉萨。

1982年班禅西藏之行

1980年底,习仲勋从广东调到中央参加工作,分管民族宗教、统战工作,与班禅大师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友谊越来越深厚。两人之间坦诚相见的习惯,一如既往。每当班禅视察、出国和进行重大活动时,习仲勋总是劝告他:一要注意身体;二遇事要冷静,不要动气。班禅每次外出回来后,也总是找习仲勋谈谈心,无话不说。

1982年3月11日,班禅给习仲勋和胡耀邦写信,提出在适当的时候,能到甘肃、四川、云南和西藏的某些藏区进行视察访问。习仲勋看了这封信后当即转呈胡耀邦阅示。次日,耀邦同志作了如下批示:“每年出去视察参观一二次,这个办法好。其他党外朋友凡身体好的,都可以鼓励和赞助他们这么办。班禅今年外出视察,请仲勋、兰夫、彭冲同志商定。我的考虑是:这两年以去他没有去过的地方为主。我们的国家很大,到处走走,很能增长见识。见识多了,对考虑国家大事就会更成熟。 这也是我们对培养和扶助党外朋友的一个好办法。当然,到完全生疏的地方去,发言权就小一点,而要多观察,多调査,多学习,但也不是不可以发表意见。看准了,想清楚了就说就提。这也是一种锻炼,如果班禅觉得不去一下藏族地区不好,那么,去一两个这样的地方,我也不反对。” 4月下旬,班禅到医院看望李维汉,又谈到去西藏的要求。李维汉对班禅说:政治上,你是爱国派,并且拥护社会主义,随时都可以去西藏走走。我相信你如去西藏,会对落实政策有帮助,但如果引起不正常的宗教活动,妨碍生产,劳民伤财,扰乱社会秩序,甚至牺牲了人命,这就同国家的宗教政策相矛盾,同社会主义不相称,同你作为国家领导人的身份不相称。希望你多从国家领导人的地位想问题。社会在进步,宗教活动要适应社会的进步。班禅听了之后,对李维汉说:感谢你说了心里的话,使我知道问题所在,我是有一个国家领导人同班禅的矛盾。具体办法大家可以商量。这年夏天,班禅终于如愿以偿地到西藏进行了视察访问。7月10日,他在拉萨干部大会上说:“我从幼年起一直是在共产党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刘少奇主席、朱德委员长、陈毅元帅、贺龙元帅等教育、培养和关怀下长大成人的。我的一切同党的关怀是无法分开的。我对党,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怀有特殊深厚的感情。30年来,我遵照党的教导,在主观上总是要求自己对西藏的革命和建设事业,对加强汉藏民族的兄弟情谊,对维护祖国的统一做一些有益的事情。”在离开西藏前,班禅同西藏自治区党委交换了意见,对干部和宗教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新华社记者作了报道,习仲勋阅后批示:“西藏问题的关键是达赖、班禅问题,也就是一个宗教问题。而在今天又是对达赖、班禅这两个精神领袖的基本认识问题。对这两个人的态度确定了,依此才可作出对西藏地区的政策和方针。否则,我们就会思想混乱,方针不明确,因而引起政策矛盾,在工作中发生失误。”

1989年12月28日凌晨,班禅大师在西藏主持灵塔开光典礼,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英年早逝。噩耗传来,习仲勋十分震惊,万分悲痛。 2月20日,他在《人民日报》著文深切悼念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朋友班禅大师。

Consensus Net: 中共话语体系重大突破:王岐山首论执政合法 (Major breakthrough in the Communist Party’s system of discourse: Wang Qishan discusses government legitimacy for the first time)
    9月9日,王岐山在京会见一批外国政要和知名学者。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在当天的报道中,对王岐山在谈话中有关执政党合法性问题颇为着墨。 9月10日晚,微信公号“学习大国”刊文认为,此举为中共话语体系的一次重大突破,系中共最高层领导亦即政治局常委以上,首次论述中共的合法性问题。 执政党能否合法执政,归根到底在于政绩和民众支持率。 这篇文章认为,王岐山谈话不再回避“合法性”这一概念,所释放的信号彰显中共执政自信,蕴含着深刻的危机意识、忧患意识,切不可沉湎于“打天下就能坐天下”的陈旧观念。 9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京会见出席“2015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的外方代表时,对中共执政合法性问题展开论述。 新华网 图 9月9日,王岐山会见了一批外国客人,他们是60多位国(境)外前政要及知名学者,有南非前总统姆贝基、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等,气场强大。这些重量级人物刚刚参加了一个会议,会议的名称也颇具新意——“2015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想必诸位已经注意到,这个对话会是9月8日在北京开幕的,主题是“从严治党:执政党的使命”。 类似的交流研讨活动并不少见,官方的或者民间的,高端或者草根的,时有所见,举办的初衷当然是为了增进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认知与了解。那么,这次对话会有何特别之处? 从新闻通稿来看,本次对话会的主题是“从严治党:执政党的使命”,其背景是明确的:十八大以来中共全面从严治党,“老虎”“苍蝇”一起打,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其主办方是引人注目的:当代世界研究中心与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高级智库与中纪委部门,体现国际视野;参会人员层次高、影响大;会议成果正面,外方代表积极评价中共从严治党的理念和做法,认为中共与世界对话彰显了中共的自信与开放。 看到这里,诸位也许还是不解渴——这样一个会议或许更多的是学术性的,甚至是友谊性的,有什么值得解读的? 而关键点就是在王岐山会见与会外方代表时出现的。“学习大国”这就为你点出—— 此次会见,不止于寒暄致意、总结祈愿,王岐山讲了话,以其一贯的棱角分明、干脆畅达的风格,从执政党的角度论述了从严治党的意义。在这段讲话中,提到了一个政治学上非常重要的概念:执政党的“合法性”,特别要说的是,这是中共最高层领导亦即政治局常委以上,第一次论述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问题,可以说是在话语体系上的一个重大的突破。 这就来回放这段值得高度关注的讲话: 王岐山指出,执政党的使命决定了必须从严治党,执政党对人民的承诺就是它的使命。要兑现承诺,执政党必须对自身严格要求。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源自于历史,是人心向背决定的,是人民的选择。办好中国的事情,就要看人民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执政党代表人民、服务人民,就要确立核心价值观,坚守在行动上。 执政的“合法性”是什么意思? 合法性是政治学上最重要的概念之一。政治学意义上的合法性与法学意义上的合法性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法学上的合法性,是指某种行为是否符合既定的法律规范。而政治学上的合法性,是指人们对某种政治权力秩序是否认同及其认同程度如何的问题,也称为“正统性”“正当性”。合法性的基础是同意。当合法性受到侵蚀时,政治权力的行使或者政府的统治就会陷入危机。 共产党有没有合法性的问题? 长期以来,由于历史的和现实的复杂原因,在人们的思想意识中存在着这样一些观念:共产党以革命的合理性“打江山”,它自然就可以“坐江山”,这是天经地义的,天然合理合法的。更何况,共产党以其阶级基础、理论武装、历史使命等标注的先进性,足以证明其与资产阶级政党有着根本的区别。因此,在许多人看来,只要共产党取得了政权,就天然具备了领导国家和社会的执政资格。如果要谈论合法性,也只是资本主义国家执政党存在的问题。基于这样的认识,人们从来很少讨论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问题,似乎提出这个问题,就是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怀疑。东欧剧变、苏共败亡的教训,给人们上了深刻的一课,“应然”的理论设定并不等于“实然”的客观事实,共产党也可能面临执政合法性资源的流失与枯竭,直至丧失执政地位。共产党的合法性问题,绝非无中生有、危言耸听。研究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从理论层面上看,有助于共产党深化认识执政规律,有助于人们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的理解;从实践层面上看,有助于共产党执政理念和执政方式的转变,有助于共产党执政能力的提高。 中国共产党如何看待合法性问题? 查阅公开报道,特别是检索人民日报创刊以来的数据库,并没有发现中共几代领导人关于执政合法性的直接论述。需要注意的是,虽然领导人文献中没有提及“合法性”一词,但并不意味着对此命题予以回避,相关的论述以“党的建设”思想,存在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体系中。而党的建设的主线,就是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和先进性建设。 一些论断广为人知。例如,毛泽东确立“为人民服务”根本宗旨、告诫全党坚持“两个务必”继续“赶考”,邓小平提出“三个有利于”的标准,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胡锦涛指出党面临“四大危险”和“四大考验”,习近平强调“人心向背是最大的政治”。 其中,与执政合法性具有直接关系的,是“执政能力”概念。 的提出。2004年9月十六届四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开宗明义:“我们党成为执政党,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是时代的要求、人民的要求。” 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前夕召开的十七届四中全会又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的建设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概括了6个“坚持”,第一次从执政党建设的角度总结基本经验。 而最经典的表述是: “党的先进性和党的执政地位都不是一劳永逸、一成不变的,过去先进不等于现在先进,现在先进不等于永远先进;过去拥有不等于现在拥有,现在拥有不等于永远拥有。”(见2008年12月18日胡锦涛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王岐山“合法性”论述的要义 在长期执政实践中,中国共产党围绕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这个重大课题,不断进行探索。“观世情、察国情、看党情”,“常怀忧党之心,恪尽兴党之责”,改革发展不断深入,关于这一课题的思考不断深化。 对照之前的梳理看出,王岐山9月9日首次论述执政党合法性问题,诠释了中共执政党建设理论的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 譬如: 王岐山指出:“执政党的使命决定了必须从严治党,执政党对人民的承诺就是它的使命。要兑现承诺,执政党必须对自身严格要求。” ——中国共产党“对人民的承诺”是什么?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就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理念。贯彻执政理念、兑现承诺,就要“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 王岐山指出:“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源自于历史,是人心向背决定的,是人民的选择。” ——“合法性”一词在此提出。这个论断,源自于“历史和人民选择了马克思主义,选择了中国共产党,选择了社会主义”,“人心向背关系党的生死存亡”,等等论述。 王岐山指出:“办好中国的事情,就要看人民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 ——这个论断中共领导干部多有引用,出自邓小平论述。邓小平郑重提出,必须以人民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赞成不赞成、答应不答应作为想问题办事情的出发点和归宿;反复强调,做一切事情都要以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作为判断是非得失的根本标准。 王岐山指出:“执政党代表人民、服务人民,就要确立核心价值观,坚守在行动上。” ——这个论断总结了根本宗旨、执政基础、价值引领等方面的论断,与执政党要“兑现承诺”表述呼应。 首次论述合法性问题释放什么信号? 不再回避“合法性”这一概念,并且对其展开论述,从理论发展的层面看,无疑是探索思考的深化。为什么现在提出?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中国重返世界舞台中央,这都是大的背景。而从王岐山此次晤谈的对象、论述的语境来看,“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是一个合适的场合。所以,首先彰显的是中共执政的自信。而从学术交流的开放互鉴来观察,也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即使以西方的话语体系来审视,中共的执政也完全是理直气壮的。 就中共自身来说,从执政党的角度提出“合法性”的问题,背后是对长治久安、生死存亡的现实的、理性的体认与警醒。执政党的合法性,从根本上说,是以其执政绩效、执政能力和民众的支持率为标志的。中共从一个革命党成为一个执政党,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奋斗牺牲,而取得政权之后,如果不树立正确的执政理念,建立完善的执政体制,不注意增强执政基础,加强执政能力建设,不注意开拓执政的合法性资源,预防和克服执政的合法性危机,而是沉湎于“打天下就能坐天下”的陈旧观念,那么,殷鉴不远,重蹈苏联的覆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从这点来看,提出执政合法性问题,蕴含着深刻的危机意识、忧患意识。
The People’s Daily: 习近平致信祝贺“2015·北京人权论坛”开幕 (Xi Jinping sends letter of congratulation for the inauguration of the 2015 Beijing Human Rights Forum)
    本报北京9月16日电 “2015·北京人权论坛”16日在京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发来贺信,强调实现人民充分享有人权是人类社会的共同奋斗目标。要加强不同文明交流互鉴、促进各国人权交流合作,推动各国人权事业更好发展。

习近平在贺信中指出,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本届“北京人权论坛”以“和平与发展: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与人权进步”为主题,有利于推动各方对保障人类和平权、发展权的深入思考。

习近平强调,近代以后,中国人民历经苦难,深知人的价值、基本人权、人格尊严对社会发展进步的重大意义,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发展环境,将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坚定不移推进中国人权事业和世界人权事业。

习近平指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始终尊重和保障人权。长期以来,中国坚持把人权的普遍性原则同中国实际相结合,不断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增进人民福祉,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加强人权法治保障,努力促进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和公民、政治权利全面协调发展,显著提高了人民生存权、发展权的保障水平,走出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人权发展道路。

习近平强调,人权保障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国际社会应该积极推进世界人权事业,尤其是要关注广大发展中国家民众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中国人民正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这将在更高水平上保障中国人民的人权,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贺信全文另发)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在开幕式上宣读了习近平的贺信并致辞,表示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是人权进步的基础工程。中国建设法治国家,坚持和平发展,正在更宽的领域、以更大的力度推进中国人权事业,为世界人权进步增添正能量。

中国人权研究会会长罗豪才、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孟复、乌兹别克斯坦国家人权中心主任阿克曼·卡尔马托维奇·萨义多夫、英国工党上院资深议员纳尔·福布斯·戴维逊勋爵在开幕式上致辞。

“北京人权论坛”创立于2008年,已成功举办7届,成为各国开展人权交流、探讨人权合作的重要平台。来自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官员、学者等出席本届论坛。

The People’s Daily:当今世界文化发展趋势及其应对 (World trends in the development of culture today and responses)
    当今世界,文化发展更加多样化,不同文化交流交融交锋更加频繁,新媒体迅速崛起,文化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和作用凸显。世界文化发展的这些新趋势对我国文化建设意味着什么?如何积极应对?本期观察版刊发4篇文章,对此进行探讨。

——编者

一、文化多样性成就精彩世界(大势所趋)

当今世界,文化多样化发展的趋势进一步凸显。从一定意义上说,正是人类文化的多样性成就了人类生活的丰富性,成就了当今世界的多彩和灿烂。在这一大趋势下,中华文化如能在海纳百川的基础上进一步彰显自身特色,必将为促进世界文化多样化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人类生活方式的多样性决定人类文化的多样性

人类的生活方式多种多样,这种多样性是人类在适应不同生活环境的过程中形成的。人们在不同的地域栖息、繁衍和发展,受不同的自然环境和社会条件影响,形成了不同的生活方式。这些不同生活方式既体现为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思维方式和交流方式,也体现为不同的物质条件、不同的风俗习惯和行为方式。人类生活方式的多样性,决定了人类文化也具有多样性。

在人类的漫长发展史中,不同民族和社会形成了自身的传统和文化。这种传统和文化对于人们生存发展有着重大意义,人们从自己的文化传统中获得启迪和教诲。正是多样的历史和文化传统,使得人类形成了多样的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形成了多样的信仰和思想体系,形成了多样的文化艺术成果。这些都是人类珍贵的文化遗产,也对今天的人类社会持续产生巨大影响。

人类文化多样性在经济全球化时代进一步凸显

近代以来,西方主导的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对人类文化多样性带来很大负面影响。西方列强的殖民统治对诸多后发国家的发展方式构成巨大冲击,也对其文化传统构成巨大冲击。这种冲击在这些国家中引发了关于文化普遍性和文化特殊性的持久争论。今天人们清醒地认识到,不同国家的工业化和现代化道路是不同的,其文化发展方式也不可能千篇一律。即使在西方国家内部,这一规律也同样适用。如美国、法国、德国等国的现代化之路各有不同,其社会体制和文化发展方式也存在诸多差别。

文化多样化发展的趋势,不会简单地在经济全球化时代消失。“历史终结论”所预言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一统天下,在今天看来已不可能。一方面,经济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带来了人们之间更多的交流,商品、资本、人口、技术的流动带来了文化上更多的交融,这显然有利于不同国家和民族增进相互理解。但同时人们发现,这并不会导致文化之间的差异泯灭消失,反而使文化的本土性、多样性进一步凸显,使人们对不同文化的特色有更深入的理解。这种理解有利于不同文化在取长补短、共存共融中保持自身的特性。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人们曾经以为麦当劳和肯德基的汉堡、鸡翅统一了全球的快餐食品,但现在麦当劳和肯德基却在适应所在国家的本土口味方面大做文章。如肯德基的广告就叫做“为中国而改变”,其在中国的餐厅卖起了油条、盖饭和皮蛋粥。这当然可以说是一种策略,但这种策略说明今天的经济全球化并不能消除文化的本土性和多样性,反而有可能使之得以彰显。

中华文化应在海纳百川中彰显自身特色

海纳百川是中华文化的鲜明特色。从文化发展的角度来说,中国人民最近100多年来的奋斗,就是在保持自身文化尊严和优秀传统的同时,不断寻求文化开放和变革的历程。作为中国现代文化先驱者之一的鲁迅先生,在1908年写作的《文化偏至论》中认为,中华文化应“外之既不后于世界之思潮,内之仍弗失固有之血脉,取今复古,别立新宗”。面对中国当时深重的民族危机,鲁迅先生的眼光没有停留在解决危机的技术和物质手段层面,而是从人类精神文明发展的高度提出了自己对于中华文化的期许。这段话是鲁迅先生留给我们的思想财富,对于我们在世界文化多样化趋势下发展中华文化具有重要启示意义。

鲁迅先生的这段话,一方面包含着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坚定信心:他之所以强调中华文化“固有之血脉”不可失去,正是基于这种强烈的文化自信,也是基于对人类文化多样性的深刻体认;另一方面包含着对中华文化海纳百川、与时俱进的高度自觉:他之所以强调中华文化应紧跟“世界之思潮”,正是基于这种高度的文化自觉。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开创中华文化美好未来的今天,应看到鲁迅先生提出的“取今复古,别立新宗”的目标在过去100多年中尚未完成。今天的中国不仅要在物质层面取得更大发展,让人民群众的生活得到更大改善;而且要在精神层面得到新的提升,进一步发扬光大中华文化,并为世界文化多样化发展作出新贡献。做到这一点,需要像鲁迅先生所告诫的那样,将海纳百川和彰显特色有机结合起来。

(作者为教育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二、趋利避害 有所作为(势所必然)

当今世界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更加频繁。我们应准确把握这一趋势和特点,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加强文化交流、促进文化交融,以更为有效的举措应对文化交锋,把我国文化建设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世界文化交流交融交锋的特点

文化交流空前活跃,文化产品传播更加便捷。2012年韩国的一曲骑马歌一夜间风靡全球的情景,至今让人们记忆犹新。如今,借助互联网,人们可以随时随地接触到世界各地的书籍、音乐、戏剧、电影等文化产品。通过全球电影发行体系,许多国家已经习惯于同步观看美国好莱坞影片。借助数字技术,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演出的节目以“大都会高清转播”的形式,在全球46个国家和地区可以同步观看。数字技术也使跨地域提供公共文化服务成为可能。随着文化市场国际化和信息技术不断进步,不同国家、民族的文化从未像今天这样紧密联系在一起。

不同国家的文化相互渗透、交融加深。一是题材国际化。日本动漫之所以风靡全球,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题材国际化。题材国际化也是美国好莱坞影片的主要特点。二是表现形式国际化。一个好的节目策划会很快被其他国家所借鉴。荷兰电视台推出的“好声音”娱乐节目,在全球遍地开花,被许多国家电视台效仿;韩国电视娱乐节目《爸爸去哪儿》不但被我国电视台所引进吸收,还衍生出电影等其他文化产品。三是文化投资国际化。近几年,我国文化企业并购国外文化企业、参与国外文化产品投资的案例屡见不鲜。比如,万达集团收购美国第二大电影院线,中国电影集团参与投资好莱坞影片《功夫梦》《速度与激情7》,等等。

不同民族文化之间碰撞交锋频繁。一是文化产品的国际竞争激烈。美国时代华纳、迪斯尼、德国贝塔斯曼等领衔的全球50家最大媒体娱乐公司,占据了当今95%的国际娱乐市场。同时,新兴国家的文化产品如韩国影视产品和我国的网络游戏产品,也显示出强大活力和市场冲击力。二是不同民族文化和思想观念的交锋时有发生,有时甚至诉诸暴力。今年1月7日,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因刊登讽刺伊斯兰教的漫画,其总部遭到穆斯林极端主义者的袭击,该杂志编辑部10名成员和2名警察遇害。欧洲主流社会一致谴责恐怖袭击,认为杂志有神圣不可侵犯的言论自由;而伊斯兰世界则认为,《查理周刊》刊登的漫画是对伊斯兰文化的羞辱。近年来,类似的暴力事件在欧盟已发生多起。从我国来看,西方敌对势力一直在对我实施“西化”“分化”策略。这一策略有时是通过文化交流、文化产品输出的方式实施的,是一种隐蔽性较强的交锋。

以更加开放的态度加强文化交流

世界文化交流、交融、交锋日趋频繁,对我们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我们应趋利避害、有所作为,提高文化领域对外开放水平,积极参与世界文化发展大循环。

进一步开放文化市场。世界文化交流的实践证明,哪个国家以开放的姿态积极推动文化“引进来、走出去”,哪个国家的文化就更有活力,哪个国家的文化企业就更有竞争力。世纪之交,我国加入世贸组织。按照国际规则,我国文化市场要放宽对外资的限制。不少人对此忧心忡忡,担心国内文化市场会失控、文化企业会被冲垮、传统文化会衰落,甚至担心会危及意识形态安全。10多年过去了,这些人担心的情况一个也没有出现。相反,我国的文化市场更兴旺了,文化企业更强了,文化更有活力了。这表明,只要我们把文化优势充分发挥出来,我国就会成为文化市场开放的受益者。

把握文化开放底线。任何一个国家在开放本国文化市场的同时,都会设置文化开放的底线。我国同样要科学谋划、精心设计、把握底线,做到分类管理、放管自如。这样既有助于激发活力,又能做到风险可控。对关乎意识形态安全和国家核心利益的领域或环节,应禁止外资进入;对有一定意识形态属性但不涉及国家核心利益的领域或环节,可采取对外资实行有条件进入的措施;除此之外,则可以实行充分竞争、优胜劣汰。

完善监管理念、机制和方式。提高文化对外开放水平,对政府监管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完善监管理念、监管机制、监管方式。一是完善文化法律制度,从行政管理为主转向依法管理为主,实行“法无禁止即可为,法无授权不可为”;二是从直接管理为主转向间接管理为主;三是从注重事前审批为主转向事前、事中与事后管理兼顾。此外,可以通过设定负面清单、内容安全审查、市场监管等多种手段,提高监管的科学性和有效性。

(作者为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主任、教授)
三、新媒体推动世界文化变革与重构(适势求是)

随着互联网等新媒体的崛起,信息革命席卷全球,世界文化的原生内容、传播模式和交互方式发生巨大变革。新媒体在促进区域联系、国家合作、民族沟通、人际交往的同时,也使不同文化的相互影响、渗透、融合、碰撞、冲突变得更加频繁、复杂和突出,世界文化变革与重构的帷幕正在拉开。

新媒体促进文化沟通,文化融合多向性和主动性日益凸显。文化融合是人类文化发展进步的重要趋势。新媒体的普及,使文化融合在内容、范围与效果上进一步拓展和增强。这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从单向融合向多向融合转变。新媒体环境中,各种文化信息在世界范围得到传播与共享,人们获得了学习、了解、比较、接受各种文化的便捷条件;各种文化都在不同程度地吸收其他文化的有益成分,并以其不可替代的特征和优势汇入世界文化的洪流,在不断碰撞中逐步走向融合。二是从有形融合向无形融合延伸。在传统媒体环境下,人类文化的融合以物质、有形的文化融合为主体,如语言文字、文艺、服饰、生活用品等的融合;诸如价值观等精神文化的融合则相对难以实现。新媒体环境下,不同文化之间的沟通和交流更加便捷,因而精神层面的文化融合变得更加容易。

新媒体打破地域文化边界,推动形成新的世界文化版图。在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中,不同国家和地区由于自然环境、生产资料、生产方式的差异,形成了不同文化类型。新媒体使人们可以超越地缘、血缘、业缘限制,依个人兴趣进行交往互动,并自愿结成社群。各种趣缘群体在虚拟空间蓬勃生长,突破时空结构壁垒和社会结构束缚,形成新的文化群体和文化现象。与此同时,诸如民族文化、宗教文化等在人类发展中形成的既有文化形式,也借助新媒体突破地域限制,在全世界传播。这些都使原有的文化边界被打破,推动形成新的世界文化版图。

新媒体“去中心化”特质,孕育了更加多元的世界文化生态。新媒体大大降低了人们获取、利用、传播文化信息的门槛,使每一个网络终端的个体均可创建、上传、更新、分享内容。个体在文化信息接收与传播、文化选择与认同上的自主性得到极大增强。新媒体环境中,“用户中心论”取代传统社会中的“权威中心论”,文化的形成与发展不再被少数精英阶层所垄断。理论上,新媒体环境中每一个体都可以直接发出自己的声音。这种“去中心化”特质使世界文化更具多样性、平等性、交互性和包容性,主流文化与亚文化、边缘文化共生共存。新媒体使世界文化的形态更加色彩斑斓,同时进一步推动各国经济、政治、社会系统重构,如企业组织结构越来越趋向扁平化,商业运营日益强调柔性化和个性化,全球政治体系越来越体现民主、平等、自由等特征;等等。

新媒体压缩文化互动的时空距离,加剧了文化摩擦与冲突。尽管新媒体环境下世界文化融合共生势不可挡,但其带来的文化摩擦与冲突仍然存在甚至加剧了。新媒体使世界变得越来越小,在强化不同文化间相互作用的同时,也凸显了不同文化间的差异性和固有分歧。以宗教文化为例,在新媒体环境下,原教旨主义滋生蔓延的速度不断提升,网络空间成为宗教冲突的“新战场”。同时,新媒体的核心技术大都来自以美国为主要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而英语在网络信息技术中的优势及其既有的世界性语言地位,使美英文化成为强势文化。当前,以美国文化为代表的西方文化通过音乐、影视、软件等,影响着很多国家的价值观,同时在不同程度上加大了西方文化与很多国家传统文化之间的摩擦和冲突。

总的来看,新媒体的崛起让世界文化的多元性与差异性更加丰富,不同文化间的融合与冲突日趋深入,世界文化版图正在重构。我们在这一新趋势下建构和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既要继承与发扬优秀而独特的中华文化精髓,又要以包容、开放的心态吸纳世界文化的精华,融入世界文化的发展洪流,借助新媒体力量面向世界传播、弘扬优秀中华文化;同时,对西方文化的吸收借鉴应秉持清醒的认识、批判的态度和扬弃的精神,防止盲目崇洋与全盘西化,使社会主义文化在维护世界文化多元化、多样化方面作出新的贡献。

(作者为北京大学新媒体研究院院长、教授)

四、积极占据文化软实力高地(顺势而为)

当今世界,文化与经济、文化与科技交融共进,文化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和作用更加凸显。能否占据文化软实力高地,对于我国在综合国力竞争中能否处于不败之地十分关键。

文化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和作用更加凸显,是因为风云激荡、复杂多变的现实世界越来越离不开思想文化的引领:文化培育民族核心价值观和理想信念,涵养民族道德、情操、气节、胆识等,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文化影响国家法律法规、政府政策规划、社团组织纪律、媒体舆论导向、国民行为规范等,越来越成为建构社会制度、维护社会秩序的重要因素;文化与经济相互交融、相互促进,文化产业对转方式、调结构、促发展具有重要作用,越来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可以说,文化渗透到民族和国家的各个细胞,是维系民族和国家团结的精神纽带,是综合国力强弱的关键因素甚或是决定性因素。任何国家都需要“两条腿”走路,一条腿是物质硬实力,另一条腿是文化软实力。物质硬实力不行,可能一打就败;文化软实力不行,可能不打自败。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和“颜色革命”等政治动荡、政权更迭,无不起因于文化软实力大厦坍塌、意识形态防线崩溃、核心价值观失范,失去了舆论和人心的支持。

当前,我国思想文化建设与党和国家各项事业发展一样向上向好,各项工作更加积极有为,阵地意识明确,主旋律响亮,正能量强劲。但也存在一些亟须解决的问题:一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一个过程,一些领域道德失范、诚信缺失,一些社会成员人生观、价值观扭曲,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社会思潮更加紧迫,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道德基础任务仍然繁重;二是有影响力的精品力作不够多,文化产品创作生产引导力度仍需加大,亟须推动文化产业走出去,进一步增强中华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三是舆论引导、网络建设和管理亟待进一步加强与改进;等等。这些问题如果得不到有效解决,势必削弱中华文化在综合国力竞争中地位和作用的发挥。为此,应高度重视和重点做好以下工作。

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第一要务。任何民族和国家最长久、最深厚的发展动力,均源自其所尊崇的核心价值观。国家文化软实力突出体现在民族凝聚力上,而民族凝聚力的强弱则取决于核心价值观在国民中的认同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入人心的过程,也是文化软实力形成和发挥作用的过程。因此,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第一要务,就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正如习近平同志所指出的:“核心价值观是文化软实力的灵魂、文化软实力建设的重点。这是决定文化性质和方向的最深层次要素。一个国家的文化软实力,从根本上说,取决于其核心价值观的生命力、凝聚力、感召力。”

把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为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突出优势。中华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尽管存在需要扬弃的糟粕,但其精华是中国文化软实力最深厚的根基。习近平同志强调,要“讲清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在5000年中华文明史中,我们的先辈创造了许多跨越时空、超越国度的思想文化精华,如讲仁爱、倡忠勇、敬廉洁、誉气节、崇智慧、申正义、重民本、守诚信、尚和合、求大同等价值理念。这些理念一旦被赋予新的时代内涵,就会释放出文化软实力的巨大正能量。为此,必须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深入发掘、梳理、提炼、升华并大力弘扬。

制定实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和国际竞争力的战略规划。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促进文化和科技融合,发展新型文化业态,提高文化产业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水平;构建和发展现代传播体系,提高传播能力,推动文化产业健康发展。大力弘扬主旋律,整体规划、加大投入、提升品位,吸纳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加强重大公共文化工程和文化项目建设;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高服务效能,推动文化事业全面繁荣。在哲学社会科学、新闻出版、广播影视、文学艺术等领域,坚持以我为主、对外开放,积极吸收和借鉴国外有益文化成果。与此同时,进一步完善体制机制,营造有利于高素质文化人才大量涌现、健康成长的良好环境,造就一批具有中国风格、民族骨气、学贯中西的名家大师,充分发挥他们的影响和作用。

(作者为国家文化软实力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主任)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抗日战争胜利关键是中国共产党思想上政治上路线正确
(Victory in the War of Resistance’s main take away is that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political thinking follows the correct line)
    抗日战争胜利,是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开辟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

2015年7月30日习近平同志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五次集体学习时指出:“要坚持用唯物史观来认识和记述历史,把历史结论建立在翔实准确的史料支撑和深入细致的研究分析的基础之上。要坚持正确方向、把握正确导向,准确把握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历史进程、主流、本质,正确评价重大事件、重要党派、重要人物。”这一要求十分重要。

在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第二个月,毛泽东同志在《矛盾论》中指出:“一个政党要引导革命到胜利,必须依靠自己政治路线的正确和组织上的巩固。”1971年,他在一次谈话中又指出:“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党的路线正确就有一切,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枪可以有枪,没有政权可以有政权。路线不正确,有了也可以丢掉。”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科学结论。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制定执行了正确的政治上的路线

中国共产党主张坚决抗战,彻底驱逐日本侵略者出中国。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共产党立即发出了抗战宣言,动员全民抗战。1932年4月15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正式对日宣战,比国民党政府对日宣战早了9年。而此时国民党面对日本侵略却采取“不抵抗”和“攘外必先安内”政策,调动大军“围剿”红军。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翌日,中共中央即向全国发出通电,呼吁全国同胞、政府和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本的侵略;国共两党合作抵抗日本的新进攻。同日,毛泽东同志等又致电蒋介石,表示红军将士愿为国效命,以达保土卫国之目的。7月13日毛泽东同志题词:“保卫平津、保卫华北、保卫全国,同日本帝国主义坚决打到底,这是今日对日作战的总方针。”在延安市共产党员与机关工作人员紧急会议上,毛泽东同志号召每一个共产党员与抗日的革命者,应该沉着地完成一切必需准备,随时出动到抗日前线。同日还转告蒋介石:红军主力准备随时出动抗日,已令各军十天内准备完毕,待命出动,同意担任平绥线国防。而7月17日,蒋介石才在庐山发表谈话,宣布准备实行对日抗战。这些事实充分说明,中国共产党从一开始就坚决抵抗日本的侵略,把抗战到底作为自己始终不渝的路线。

中国共产党紧紧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实行全民抗战。七七事变发生20多天后的1937年7月31日,蒋介石对身边亲信透露“可支持六个月”。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周佛海也断言:“中国人的要素,物的要素,组织的要素,没有一种能和日本比拟,战必败。”而早在1935年12月27日,毛泽东同志就指出:“组织千千万万的民众,调动浩浩荡荡的革命军,是今天的革命向反革命进攻的需要。只有这样的力量,才能把日本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打垮,这是有目共见的真理”。1938年5月毛泽东同志发表的《论持久战》,深入阐发了中国民众中蕴含的巨大能量,强调弱国要不被消灭而且战胜强国,就必须全民动员起来,进行人民战争,这样才能取得持久抗战的胜利。抗战期间,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依靠人民群众实行全民抗战,开展人民战争。日本历史学家井上清说:“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不仅败于美国,而且更惨的是败于中国。正确地说,败给了中国人民。”

中国共产党积极倡导、推动建立并努力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1935年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瓦窑堡会议制定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不满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发动西安事变。中国共产党积极协调、推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目的就是要“逼蒋抗日”“联蒋抗日”。这既避免了发生新的大规模内战,也促进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1937年7月15日,中共中央将《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送交国民党。《宣言》提出发动全民族抗战、实行民主政治和改善人民生活三项基本要求,重申中共为实现国共合作的四项保证。同年9月23日,蒋介石才在庐山发表谈话,同意这一宣言,表示团结御侮的必要,承认中国共产党的合法地位。在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始终努力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即使在国民党政府实行“溶共、防共、限共、反共”反动政策时的1939年7月9日,毛泽东同志在对陕北公学开赴华北抗日前线的同学讲话中仍指出:现在时局的特点是妥协投降分子要闹分裂,我们就以抗战的进步、全国的团结、坚持统一战线来对付。一定要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坚持国共长期合作,凡是可以多留一天的,我们就留他一天,能够争取他半天一夜都是好的,甚至留他吃了早饭再去也是好的。1941年1月6日至12日,令人痛心的皖南事变发生。即使如此,中国共产党依然以抗战大局为重。毛泽东同志在会见印度援华医疗队的巴苏华时指出:中国共产党仍坚持把日本侵略者作为打击的主要敌人。如果国民党企图破坏这一全国的主要政治方向,它必将遭到反击,它的计划必将失败,但中国共产党绝不鼓励内战。皖南事变也引起了美、苏等同盟国的反对。美国立即决定将拟援华的5000万美元暂缓实施。苏联驻中国大使潘友新立即会见蒋介石,指出中国内战意味着灭亡。使馆武官崔可夫也向何应钦和白崇禧表示内战有害于反侵略斗争,暗示继续内战可能导致苏联方面停止援助。

中国共产党挺进敌后,开展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和有条件的运动战,建立敌后根据地。这是中国共产党根据自身特点制定的正确的作战方针。抗战初期,当国民党军队大步后撤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挺进敌后,建立敌后根据地,开辟敌后战场,开展广泛的游击战。1937年12月,毛泽东同志指出:我们所谓独立自主是对日本作战的独立自主。战役战术是独立自主的。抗日战争总的战略方针是持久战。红军的战略方针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在有利条件下打运动战,集中优势兵力消灭敌人一部。八路军、新四军深入敌后,在敌后牵制、打击日军,有力配合了正面战场友军作战。敌后根据地的广泛建立和敌后战场的开辟,坚定了全国人民的抗战信心,沉重地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者和汉奸分子。

Consensus Net: 黄道炫:抗日战争决定了中国革命的走向
(Huang Daoxuan: the War of Resistance decided China’s revolutionary path)
    嘉宾简介:黄道炫,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员,主要从事民国史、中国革命史研究。主要作品有《蒋介石与中国文化》、《张力与限界:中央苏区的革命(1933-1934)》等。
      日本误判了中国人的忍耐限度
      蒋保信:我最近看了一个学者的文章,他说侵略中国是日本当时的基本国策。西安事变之后,蒋介石签了国共合作协议,日本为了不让中国有足够的时间增强实力,就迫不及待地发起了全面侵华战争。您怎么看这个观点?
      黄道炫:这不是我擅长的领域,虽然也关注,但不是我的研究重点,也许中日关系的研究者会谈得更加深入。对于抗日战争,我们的视角不宜仅仅停留在中日两个国家之间,如果这样,很多问题恐怕就会被放大。当时,中日国力不对等,中国人觉得日本很重要,但日本未必会觉得中国有那么重要。就像1930年代,共产党觉得蒋介石的国民党很重要,但蒋介石未必会觉得共产党有那么重要。考察中日关系时,我们通常会觉得日本也把中国看得很重要,否则它为什么要侵略我们呢?实际上,日本未必真的把中国当做一个首要对手。从1880年代以来,俄国是他们的首要敌人,英国和美国也是日本很重要的假想敌,中国和印度只能排在第三层次,是日本所谓需要去改变的对象。这种地位的排序,直接就体现在日本的国策和国防计划里。
      1930年代中期尤其是西安事变后,随着中国政治统一的加强,以及蒋介石备战举措的展开,日本很可能会对中国蓬勃发展的民族主义和国家走向统一、实力壮大的趋势保持警惕,但这种警惕会不会导致日本改变他们的战略计划,很难做明确的判断,因为这方面的研究资料我看得不是很多。但就对相关研究的了解而言,我觉得在下这个判断时,还是要有所保留。日本确实是中日战争的挑起者,它想不断地从中国获取利益和资源,这是毫无疑问的。随着中国的退让,日本的野心会膨胀得越来越大,这也是毫无疑问的。但问题是,日本有没有一个计划,从”七七事变”开始,对中国发起全面的侵略战争?就我看到的材料而言,还不一定能坐实这样的判断。
      蒋保信:在我们中学的历史书上,都是把”七七事变”当做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标志。
      黄道炫:这是中日两国互动的结果。为什么呢?日本误判了中国人的忍耐限度,以及蒋介石的抵抗情绪,它以为还能通过压迫的方式在中国获取利益。”西安事变”这一个突发性事件,造成了国共关系的解冻,在某种程度上给蒋介石施加了一种承诺上的压力。诸多因素使得中国在”七七事变”的时候,已经难以忍让了。其实,蒋介石当时仍然有想退的意思,但日本误判了局势,没给他退路。在这种形势下,蒋介石只好跟日本开战。
      很多历史事件都是双方不断磨合,有时甚至是误打误撞的结果,战争因为是双盲的互动,尤其容易出现这样的状况,我觉得中日战争应该是其中的典型案例。
      蒋保信:假如日本侵略的动作不那么大,再给蒋介石一些空间,他可能还是会继续打压共产党。
      黄道炫:他很可能还会退让。但退让后,采取什么手段对待共产党,倒很难说。从”九一八事件”以后,我对蒋介石的概括是,”一以贯之的抵抗和一以贯之的妥协的相反相成”。至于到底选择抵抗还是妥协,要看日本侵华的强度。因为当时的中国是一个弱小的国家,选择权不在蒋介石手里。
      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全方位落后于日本
      蒋保信:我们现在一提到抗战,就都认为它指的是1937-1945这8年,是从”七七事变”开始的。但另一说,认为抗战从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开始的。
      黄道炫:我不太愿意去讨论这样的话题。因为分期的事很难说清,常常是自然形成的。在使用抗战这个名词时,我想95%的中国人所想到的开端,大概都是1937年。70年来,我们的历史教育就是这样,所有的教科书都是这样写的。
      有一点很重要,我们既然用战争去界定一个时期,那战争在这个时期当然应该是压倒性的主导事件。在1931-37年之间,主导性的事件是国共的内战,并非抗日战争,所以我们一般把它界定为十年内战时期。当然,即使说十年内战也未必准确,但是起码比抗日战争准确。
      对于历史分期,我觉得还是应该由历史学科来界定,不应过于强调其他的考虑。我们不能为了现实的要求,就把历史的基本判断给抛弃掉,如果这样的话,要我们做历史研究的人干吗?
      蒋保信:抗战初期,中日两国的国力和军事实力分别是怎样的?
      黄道炫:中国全方位落后于日本,在军事、政治、经济、社会等各层面,我们都不如日本。就拿钢产量来说,日本有一百多万吨,而中国只有几万吨。在20世纪前半期,流行的词是船坚炮利,而造这些东西靠的是钢铁。钢产量是衡量国力的一个重要指标,中日的差距至少是十几倍的。其他方面的差距,也都一样。
      从社会层面来说,明治以后,日本的社会组织就比中国的社会组织要更加严密,一旦政治需要,它随时可以发挥作用。但在中国的传统社会里,社会组织是松散的。从民国开始,虽然做了一些权力下探的工作,逐渐完善基层乡村社会的行政组织架构,但很多构想都没有真正付诸实施,也很难付诸实施。当时中国的社会,特别是乡村社会,确实跟孙中山说的那样,一盘散沙。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征兵都没办法征。国民政府想把募兵制变成义务兵制,准备了十年,从1928年提议要搞,1930年代开始做,但做到1937年以后,效果都很有限。户籍制度就没法建立起来,乡村的控制基本上要靠代理人,国家权力没能直接掌控。如果这个乡村代理人有道德感、为人也清正,这个乡村的秩序可能就比较好。如果那个乡村的代理人是一个贪婪的人,那个乡村可能就很糟糕。这对于建立一个应付现代战争的组织,会带来很大的难题。
      另外,从军人受的训练来说,中国也远远不如日本。日本经历了长期的对外战争,经过对俄战争、对清战争、武力征服台湾等战事的历练,战斗力非常高。在这方面,中国是没办法跟日本比拟的,国民政府也就通过黄埔军校几个月的训练,培养了一些将领。士兵很多是临时招募的,他们多是为军饷而来,年龄也不受限制,中国的军队里经常有一些三、四十岁的老兵。
      蒋保信:七七事变之后,日本侵华的兵力是多少?
      黄道炫:常备兵是36万人。但日本有个强大的征召制度,有大批的后备役,这些后备役也分几等,第一等的后备役随时可以集合,变成常备兵。你可以看看日本在“七七事变”后征兵的宣传画。它的兵都是以地域单位征召的,很快就可以集合,开赴前线。
      蒋保信:但无论如何,中国的兵力要比日本高很多。
      黄道炫:的确如此。但是,日本的那套体系非常有效率,这种效率不光来自于它的组织,也来自于日本人服从的国民性。换在中国,即使有这样的组织,也未必能像日本人做得那么好。在谈中日两国差距时,这话是很伤人的,但你又不得不承认。日本军队纪律严明,日本军人的服从精神和奋斗献身精神,在战场上确实能体现出来。
      蒋保信:假如抗战时期,中国有像曾国藩的湘军那样的部队,战斗力应该也不差。
      黄道炫:我不这么认为。我们并不能说湘军有多厉害,它对抗太平军还可以,因为太平军是乌合之众。即便如此,其实湘军一开始是打不过太平军的,只是后来慢慢经过历练,实力才壮大起来。并且,太平军后来也未必完全是湘军击败的,而是它自己垮掉的。
      必须得承认,日本人身上有很多东西值得中国人学习,到现在为止仍然如此。如果我们不看到这样的差距,而总是沉浸在自己的民族悲情或者民族自大上面,对我们国家不是好事。
      蒋保信:特别是中国现在国力看起来很强大了,表现得很自信了。
      黄道炫:但自信应该来自于对自身清醒的认识,不能盲目自信。
      能跟日本打成持久战,是最好的结果
      蒋保信:抗战初期,国民党作为正面战场主力军,屡战屡败。国军为何如此不堪一击?
      黄道炫:其实整个战争也没有赢过。至于原因,我想还是刚才我们谈到的,中日之间有全方位的差距。过去我们谈鸦片战争时,总是给中国找一些失败的理由,什么战术使用不当等等。后来茅海建那本《天朝的崩溃》出来,用翔实的资料告诉我们,不管清朝怎么打,注定是要失败的。找那么多失败的理由,没有意义。中日战争也是这样的,中国面对日本在战场上注定很难取胜,怎么打都是败。我们当然也可以找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国民党自身有问题,但这只是隔靴搔痒,并不是问题的核心。
      蒋保信:所以,抗日战争注定是一场持久战,如果中国不能持久抵抗,那可能就是亡国了。
      黄道炫:中国跟日本打,能打成持久战,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我们现在认为持久战这个战略很高明,各种各样的人还在争持久战的发明权。其实那个时候,大家能够想到持久战,一点都不稀奇,这是最乐观的想法,也是一个正常人都会有的思维。所以,所谓持久战的发明权,并不是一个要害问题,关键在于怎么去打持久战。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提出了打持久战的方针,这才是他的厉害之处。
      蒋保信:这么说起来,由于中日实力悬殊,假如不是太平洋战争爆发,英美介入抗日,中国很可能会被日本灭了。
      黄道炫:这个我倒还真不这么认为。必须得说,由于蒋介石坚韧而持久的抵抗,以及毛泽东敌后战场的开辟,确实给日本人造成了巨大的负担,使得日本想要在中国迅速结束战争的目标无法实现。而在当时的国际形势下,日本也不可能只停留在全力以赴地消灭中国,因为中国战场只是他们的一个战略方向而已。假如没有太平洋战争,美国不会那么早地对日作战,中国的抗日战争会怎么吊诡地延续下去,确实也是个很有趣的话题,但是最后的结果,肯定还会是日本战败。因为德国最后一定会完蛋,而德国完蛋以后,即使日本不去打美国,美国也会加入到对日战争中来。美国只要能在欧洲战场中腾出手来,它一定会对日本开战。20世纪太平洋的对峙中,日本是美国的一个持久的敌人。我曾经在一次讲演当中说,日本人偷袭珍珠港,真是疯了。但现在回头一想,日本不疯也没办法,他们大概也是看到了这样一个结果,与其等着最后被打,不如破釜沉舟先发制人。当然,现在看来,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仍然是很愚蠢的,如果不这样,也许还有其他可能性。但历史很难假设,一切就这样发生了。
      在历史长河中,国民党做了他们那一段可以做的事情
      蒋保信:在很长一段时间,西方学界讲中国抗战时,都有一种所谓的”史迪威悲情”:由于国民党政府腐败无能,以美国为首的盟国对中国的帮助也付诸东流。您怎么评价这种”史迪威悲情”?
      黄道炫:我觉得美国政府很明智,它从来没奢望中国在战场上对日本上形成太大的威胁,这不现实。中国能够拖住日本,就已经是很不简单的贡献了。史迪威是个军人,他的判断不一定代表美国政府的判断,但随着形势的发展,他的判断会影响到美国政府对中国的观感。
      史迪威的这个判断肯定是有问题的,尽管他对国民政府的批评,比如说腐败,比如说有些该做的事情没做到,这些问题毫无疑问是存在的,但是那是另外一个话题。从中国自身的角度来说,我们首先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并不会优先考虑为国际战争做什么事情。如果把当时的国际战争比作一盘棋局,每一个国家都是一枚棋子,中国做了它这枚棋子可以做和应该做的事,就已经尽了它的职责和努力,不能给它太多的批评和苛责。史迪威的使命感很强,他看到国民党政府有很多不足,希望中国做得更好,我完全理解他这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态,一点也不排斥甚至很同情他的想法。如果拿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比较,中国政府的表现确实是让人无法容忍的,但这是我们的现实,没办法。我很赞成黄仁宇对国民党和蒋介石做的一个评判,在历史的长河中,他们只能做他们那一段可以做的事,无法对他们提过高的期望。
      国民党经不起抗日战争的消耗
      蒋保信:经过8年抗战,国民党似乎被拖垮了。我去年采访了两位八十多岁的老同志,他们说抗日战争胜利,国民党军队进入上海,他们的腐败作为完全不得人心。
      黄道炫:我们不是亲历者,确实没有像他们那么明显的感触。有时候,亲历者和非亲历者在面对一个历史事实时,会有不同感受。
      蒋保信:亲历者有可能因为一件小事情,一个局部的小问题,而做出带有偏颇的判断。
      黄道炫:我有一个感触,我现在快五十岁了,也是一些历史事件的亲历者,而你才二十多岁,你通过史料去解读我们当年经历的事情,你和我的感受肯定不一样。但我很难说,到底你的感受对,还是我的感受对,很难判断。
      蒋保信:抗日战争对国民党后来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黄道炫:抗日战争对国民党来说,到底是利还是不利,也很难说。但我们起码可以说,抗战使得国民党政府的权威呈现上升态势,而这正是它从1930年代就一直追求的。
      蒋保信:就是说抗日战争帮助了国民政府实现中央集权。
      黄道炫:这是国民政府追求的一个目标,我也不认为这个目标就一定是错的。因为在此之前,从满清以后,地方势力坐大所带来的后果,到北伐战争胜利后都没有消除掉。地方割据对于国家的发展有阻碍,经济、社会、政治等各方面的发展,在当时确实需要一个有效率、有权威的中央政府。国民政府当时追求权威和效率,这是一个有担当的政府必须要做的。因为在当时,你很难想象面对财政、外交、经济独立的地方政府,中央能够放手做一些事情。
      抗战还促进了中华民族的凝聚。如果之前的中国是一盘散沙,那抗战确实把中国各民族空前的凝聚起来了,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然后逐步扩散到民间。在之前,民族国家这个概念很难渗入到民众中去,但抗战是一个催化剂,当然也不能过高估计它的作用。
      在抗日战争中,国民党和蒋介石的地位是有所提升的,它既表现了极权的一面,又表现了开放的一面,对其他政治力量,甚至异己的政治力量,也表现出了包容的态度,建立了国民参政会。抗战使得中央政府和蒋介石的权威都空前高涨,政令军令空前统一,民族空前凝聚,中国政治也空前开放,这对国民党来说是有利的一面。
      问题是,国民党本身经不起战争的消耗。在战争这种非常态状态下,权力缺乏制约,腐败很容易滋生。比如军队,最高长官说了算,你无法想象不会发生克扣军饷的情况,人性的复杂一定会导致这样一个结果。我看过一些材料,不仅仅中国军队有走私活动,日本军队也一样有走私,只是日本军队在走私的同时,一旦战争需要,他们可以马上就集合起来打仗,但中国军队走私就散掉了,这是区别。随着时间的推移,政治的腐化、军队的腐化,使人们看不到希望,民心逐渐衰退,这是执政党不得不承担的后果。
      蒋保信:但这也有可能是国民党自身的问题,即便没有抗战,它也可能会衰朽。
      黄道炫:但战争会加剧它自身的问题,使问题凸显。如果没有战争,它也许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去控制。如果一些问题能得到控制,也许就会走上另外一个发展方向,我们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的存在。英国在二战中通货膨胀不会比中国低,经济困难可能也不亚于中国,但是它的政治稳定,政治权威被民众接受的程度是中国无法比拟的。当然,即便如此,战争一结束,丘吉尔也马上被赶下台。也许战争结束后,蒋介石马上下台就是最好的结果。当然,在中国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只有共产党才能打成持久战
      蒋保信:最近《人民日报》发文章说,共产党在抗战中是中流砥柱。那在您看来,共产党都有哪些贡献?
      黄道炫:现在很多人一谈共产党的抗战,就谈它打了什么仗,在战场上做了些什么事。其实,共产党的敌后战场跟国民党的正面战场承担的功能就不一样,敌后战场承担的是牵制、消耗日军的作用,正面战场承担的是正面抵抗日军的作用。既然分出了敌后战场和正面战场,我们就要知道它们的性质是什么,要从这个角度去谈。
      蒋保信:从这个角度来说,不管歼敌多少,共产党只要完成了它该做的事情,就是对抗战最大的贡献?
      黄道炫:对,这其实是常识。但常识常常不被大家接受,常识常常不能成为常识。
      共产党最大的贡献,是开辟了敌后战场,并使它长久地存在,坚持打击敌人。前面说了,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谁提出了持久战,而在于怎么去打持久战,这确确实实只有共产党这样一个政党才能做得到。有人说共产党在敌后其实就是混日子,如果是混日子,日本人就愿意让你在他的眼皮底下待着?什么都不干,就可以在日本人底下生存下去了吗?有那么容易吗?日本有这么脓包吗?这样的看法,其实是另一种”抗日神剧”,事实不是那么简单。所谓的”混日子”是怎样的状况呢?是在共产党展现出它的力量以后,日本受到了其他战场的牵制,在华北的力量越来越小,所以日本后来很忌惮共产党,它也知道没办法对付共产党,对共产党的策略是你不来惹我,我也未必非得去惹你。战争双方在这样的状态下,常常会有一种奇妙的对峙。毛泽东经常在报告里讲”有理有利有节”,就是说要有节制,对日斗争也要有节制,这是一个战略。
      共产党打持久战的“三驾马车”
      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讲共产党打持久战的“三驾马车”——游击战、根据地、正规军。这三点是共产党能够在敌后持久抗战的要害,带有一点总体战的味道。其中,平原游击战这个节点非常关键。我大概考察了一下平原游击战是怎么发展过来的。毛泽东知己知彼,他知道以中共的力量,正面对抗日本未必有利,也不能真正发挥作用,中共的长处是有组织、有纪律、有训练,能够发动群众。所以,一开始毛泽东就希望中共向这方面走,组织打游击战。他最早主张跟国民党正规军配合,当时的国民党在山西还有正规军,共产党在侧翼配合国民党正规军作战。后来太原失陷,毛就提出在山西进行山地游击战,坚持要留在山地,而且一定要给八路军留后路,万一山西被日军占领,八路军要能够回到陕甘宁。从1937年一直到1938年3月底,毛给彭德怀、朱德他们的电报中都在反复强调后路问题,要留住回老家的路,否则就被人家给包饺子包掉了。当然,毛很灵活,尽管坚持山地游击,却又试探性地向平原发展,既窥察形势,也给山地根据地建立前哨阵地。令人意外的是,这种试探性的出击取得了惊人的效果,冀南派了陈再道500人部队过去,几个月后,这五百个人就发展到了三四万人。在华北,1938年4月,彭德怀报告说已经有12万人了。这让毛泽东看到了希望,以前没想到会有这种可能性,这时才发现原来在敌后的平原地区,还有那么大的空间。1938年4月21日,毛泽东就发出了开展平原游击战的指示,5月份开始拿出《论持久战》和《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两个文本,这两个文本基本上奠定了中共敌后游击战的思路。
      中共就是用游击战的方式,发动民众,发展正规军,打总体战。我们现在可能会认为总体战是个很现代的事物,其实不是,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它在德国已经成型了。1930年代初,鲁登道夫写了《总体战》,1937年1月张君劢把它翻译成中文,12月份毛泽东就指示郭化若购买这本书。总体战在30年代,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的潮流,毛在中国比较早地利用了这样一个现代战争的战术,持久战、游击战就是总体战的样板。
      共产党有一批愿意为革命献身的“三八式”干部
      蒋保信:共产党在抗战初期是三万多人,到抗战结束之后有多少兵力?
      黄道炫:号称120万,实际上应该也差不多。
      蒋保信:怎么壮大的?
      黄道炫:1938年4月,已经有12万人了,到了1938年底,其实已经有二三十万人。再经过两年的继续发展,1940年,大概有四五十万人。后来有个回落时期,日军在1940-1942年间加强了对共产党的扫荡,这是敌后根据地最艰难的时期,人员大幅度萎缩,根据地也大幅度萎缩。那时候真是苦熬。从1943年下半年开始,日本准备发动”一号作战”,大批兵源被抽调。稍晚一点,滇缅战场也开辟了,这对日本多多少少也有一些影响。这两个变化使得日军在后方的兵源大幅度减少,几乎减少一半以上,所以这又给共产党留下了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当然,国军也有着同样的机会,但国民党的敌后战场就没有发展起来,而且兵力一直在萎缩。
      蒋保信:共产党为什么能够抓住机会壮大自己?
      黄道炫:我想这是因为共产党是一个高度有效率的组织,党政军民一体化。共产党有一个发展模式,它到任何一个地方,首先追求的是量的发展,先膨胀起来,先把区块做大,再做精简追求质。并且,共产党培养的中层干部,具有很高的忠诚度,我看中共文件的时候,对这点感受很深。在国民党,很难找到这样一批为了革命事业,真的可以在相当程度上牺牲自己利益的人,但共产党却有一大批。一个强大的政党离不开这样的人,否则再好的主张也不会有人去贯彻和实施。所以,共产党的这批人太重要了,抗战时期最典型的就是”三八式”干部。他们大多是城市知识分子,是在抗战大潮里面投身到民族革命中来的。他们加入中共的体系里,是要为民族生存而献身的,毛把这批人培养成了民族革命干部。中共当时办了很多学校,抗大、延安公学、鲁迅艺术学院等等,延安就办了十几个学校,各个根据地也都办有军政大学分校。光是1937-38年之间,军政大学就培养了一万多人。
      蒋保信:当时共产党为什么能够吸收到这样优质的干部呢?
      黄道炫:两个条件让它容易吸收到。第一,共产党是在华北地区活动,而这些人很多都来自平津地区,离得很近。很多人刚开始是没有目标的,走到哪儿算哪儿,有些走到了西安,有些到了武汉。当时国共的统一战线也很重要,因为它允许共产党公开活动,在西安和武汉招学生。当然,战前共产党在平津地区的活动也培养了一批支持者。第二,国民政府当时还是正规办学,上学不是那么容易的,要到开学季才能进学校。而共产党的学校,可以随时来随时进,这比国民党灵活得多。很多人在大后方没有学校上,而共产党又正好提供了这样一个条件,大批人就通过各种渠道涌到延安去了。一个小小的延安,办了十几个学校,吸纳了几万知识分子。这几万知识分子对于整个共产党素质的提高非常大,他们接受了马克思主义革命理念的初步熏陶,再加上民族主义的基础,在共产党潜移默化的教育中,很多人就在转化成了共产党的忠诚干部。而共产党是很强调献身的,很多人把对共产党事业的忠诚和国家的存亡联系在一起,工作动力比较强。当然,共产党还有一整套的考核、清洗、淘汰、改造措施,保证党的精神由外在强制内化为自觉接受。
      ”三八式”干部是到目前为止,中共干部里最具贯彻力和行动力的一批人。他们的作用一直延续到改革开放初期,因为他们普遍出生在1920年代前后,改革开放初期正好退休。1949年以后,中共很多中层干部都是这批人,有技术官僚的特征。
      蒋保信:毛泽东在1944年时写的文章中说”战争愈持久,我们愈丰富、愈强盛。数年之后,我们将出现为中国最强有力的政治力量,由我们来决定中国命运。”其实在整个抗战过程中,毛泽东一直特别注意壮大自身的实力。
      黄道炫:非常注意,包括对这些干部的培训,他很强调政治优先的。因为对于毛泽东这些人来说,首先是共产党自身的生存,这很重要;其次他们也对自己很自信,认为只有他们才能救国。自信和自利是结合在一起的。
      蒋保信:您刚才说到的这些”三八式”干部这么厉害,我们现在的党建能从中吸取一些什么经验吗?
      黄道炫:时移世易,时代不同了。那个时代是理想主义的时代,不光中国如此,全球洋溢着理想主义的气息。大家都有信仰,信仰才能发挥作用。但在六七十年代之后,全球都经历了一个信仰崩解的过程,中国后来也一样。
      蒋保信:现在可能只有少数人会受到信仰感召而去做些事情,多数人都是世俗的和功利的。
      黄道炫:很多事情一旦消解掉,就很难再恢复了,这也是人类思想流变的过程,起码,我们还在这个过程之中。
      抗战胜利后,国共之局已定
      蒋保信:抗日战争虽然是一场对日本的战争,但它对抗战胜利后中国革命的走向,应该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黄道炫:我认为是。抗战前夕,共产党一度奄奄一息,但国民党未必就能消灭共产党,共产党还是很有生命力的。到抗战结束后,共产党已经有了那么军队和地盘,还有那么多装备,我们这时可以明确地判断,国民党已经无法消灭共产党了。在抗战初期,我们说国民党未必能消灭共产党,那是从共产党的生命力角度去说,那时国民党实力上具有绝对的优势。但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已经不具备绝对优势了,想消灭共产党基本上是痴人说梦。
      其实,蒋介石对这种局势也不是完全没有了解,但人是很复杂的动物,尽管感觉到了危机,未必就能做出正确的举动。举个简单的例子,前段时间股市涨到5100多点,很多人都感觉到了危机,但同时又想着后面也许还有机会。即使感觉到危机,但不知道危机会是什么样子,更不会料到它会是一个崩溃性的结果。我记得蒋在1945年底的日记里曾经说,以这样奄奄一息的经济状况,要承担战争,怎么可能?他在日记里,大概表达了这个意思。所以,蒋介石也不是不知道国民党的虚弱,但他完全想象不到这种虚弱,最后会给国民党带来那样的崩溃式的失败。
      另一方面,毛泽东可能也不知道共产党最后的胜利会那么顺利,来得那么快。但是我觉得毛对自己的力量是相当有把握的,他对最后的结果肯定有一个期许。
      长征给共产党提供了一个革命成功的可能性
      蒋保信:如果概括一下的话,你觉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呢?抗日战争为什么会让共产党实力上升如此之快?
      黄道炫:我想还是共产党自身努力的结果。首先是1938年初,在华北抓住了机会。
      蒋保信:抗战给共产党一个成长的时间和空间。
      黄道炫:长征使得共产党从东南地区走到西北地区,意外地使中共在抗战初期处于特殊的战略地位。如果没有长征,共产党一直待在华南地区,它想到敌后去很困难,会受到很多限制。因为长征,共产党到了华北,这是国民党在抗战时期控制不了的地区。
      蒋保信:华北可以说是国民党和日军留下的真空地带。
      黄道炫:对。山西战场就有三支力量,中央军、共军、晋绥军。山东和河北,中央军力量更微弱。所以,共产党长征进入西北,再面向华北的时候,意外地出现了一个对共产党挑战和机会并存的局面。历史的吊诡之处就在这里。长征虽然使得中共必须直接面对日本,但是这种面对,既是挑战,又是机会,总的来说是机会大于挑战。黄河是日苏势力的分界线,而共产党的大本营在黄河以西,这又是一个意外。历史有时候是很奇特的。共产党用游击战的方式挺进华北,然后获取了广阔的生存空间,它抓住了机会,把山地游击战转变为平原游击战,然后在华北迅速地壮大,建设十几万平方公里的根据地,发展了几十万的军队。这使得共产党跟日本人有了对峙的基础。造就了这样的事实,然后再来跟日本人对抗,底气就不一样了。有件事情很有意思,1938年底,1939年初,周恩来跟蒋介石的代表何应钦谈判的时候,周恩来就说得很明确,他说河北是我们共产党从日本人手里拿过来的,你现在想我们手中拿回去,不可能了,底气十足。当然,中共在华北坚持,是艰苦奋斗的结果。聂荣臻谈到敌后游击战时,曾坦率指出:“所谓由整化零等游击战术实并不易(由零可化为无),如甚易,则八路已不值钱了。敌人把我游击战术作研究而谋歼灭我之对策,但是机械的。游击战术实不易把握。”聂荣臻此语,道出了抗战时期中共敌后游击战的关键,游击战并不像看起来那样轻松,需要中共一整套政治、军事和社会运作机制支撑。
      蒋保信:这么说起来,是否可以假设,随着共产党力量的壮大,即便不爆发太平洋战争,美国也不对日作战,但日本到最后也还是会被中国人打败的?
      黄道炫:打败倒也未必。如果没有太平洋战争爆发,1942年的时候,共产党会遭遇日军更猛烈的蚕食,坚持也是比较难的。当然,就像我不认为国民党能够消灭掉共产党,我也不认为日本人真的能够把共产党消灭掉。但是共产党要想把日本人赶走,这个希望实现起来也太困难了。所以,还会是更加长久的持久战。
      中国对二战的贡献,是消耗了日本的实力
      蒋保信:从国际上来说,日本侵华战争和法西斯战争有什么关系?我们现在都把抗日战争视为反法西斯战争的一部分,这是后来构建的,还是本来就是它的一部分?
      黄道炫:日本和德意的关系,是在战争中逐渐形成的。当时国与国之间,合纵连横,世界上真正持续的盟友,大概只有英美。两百多年来,英美是持续的盟友,没有互相背叛过。其他国家,像德国、法国、俄国等,阵营不断变化。二战之前,英日曾经是长期的盟友,后来主要因为日美矛盾不断加深,英日才慢慢脱钩。但是英日之间还是有一个亲缘关系,在中国政策上,可以明显看到英国和美国是有区别的,这跟英日之间长期同盟是有关系的。俄国和日本的关系很复杂,德国和日本的关系也很复杂,日、德、俄曾经有过三国同盟的动议。所以,你很难说,在抗日战争刚爆发时,就存在明确对抗的两大阵营。那是后来随着苏德及太平洋战争的爆发,苏联、美国被迫卷入和德国、日本的战争,所谓的法西斯阵营和反法西斯阵营才真正成型。
      蒋保信:很多日本人都不承认说日本是被中国打败的,只承认是被美国打败的。很多中国人也是这样认为的。您怎么看这个观点?
      黄道炫:这是一场国际战争,参战的每一方都为战争的胜利付出了努力和牺牲,我想这是一个基本事实。只不过由于参战者的能力不同,各自扮演了各自的角色。我认为中国扮演的角色是拖住日本,日本人本来是要在中国获取战略资源,但最后反而被消耗了很大的实力,这就是中国在抗日战争中做出的最大贡献。这个贡献对二战的意义是,美国可以腾出手来消灭德国,然后再回过头来打日本。在抗战中,中国确实没有发挥一锤定音的作用,这不是当年的中国所能做到的,我想我们现在也没有必要在这方面自我吹嘘。
      蒋保信:对中国的抗战而言,哪一场战争比较重要、比较关键?
      黄道炫:我觉得哪场战争都不关键。就像我们讲共产党对抗战的作用时,不能只说共产党打死多少日军,我们在讲中国的抗战时,同样也不宜以某一场战争的胜负来谈它的贡献,而应谈从其对整个战场的贡献看,从战略上谈。
      中日和解,解铃仍需系铃人
      蒋保信:今年是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中国要搞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阅兵,日本那边安倍也还会发表一个讲话。作为一名研究这段历史的学者,您觉得我们中国人该怎样面对抗战这段历史?日本方面应该做出怎么样的反省?
      黄道炫:解铃仍须系铃人,日本的反省应该是最重要的。日本面对自己国家历史上做出的事情,不能保持一个负责任的态度,不能保持一个客观的态度,这是很糟糕的。一个人如果不反省自己,这个人肯定不会有进步。一个民族国家如果不能对自己民族的历史做出深切反省,也很难相信这个民族真的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也许现在可以很乐观地估计日本难以出现军国主义的复辟,但因为这个民族没有对自己的历史作出必要的反省,我对它还是保持一种静观的态度。
      从中国的角度来说,我们应有宽大的胸怀。1980年代,日本社会基本上保持了一个全民族反省的舆论态势,但这三十多年来,我们不断地提醒他们要反省,结果反而是颠倒过来了,现在真正反省的人反而少了,这很值得我们去思考。
      蒋保信:安倍内阁今年想通过一个新安保法案,前段时间有一个民意调查,安倍的支持率是百分之三十几,安倍就急了,赶紧上电视解释说不是为了发动战争。从这民调结果来看,还是主张和平的人多,日本是个民主国家,民意还是能起点作用的。
      黄道炫:但他们内心的潜台词,还是支持安倍的。人们内心暗藏的东西,在民意调查里可能是看不到的,但在选举出来的结果却能看得到。从理性角度,他们可能觉得应该这样做,但从感性角度,他们的行动未必遵从理性的判断。所以,做调查的时候会这样划圈,选举的时候又那样投票,这中间的变化很有意思。
      我们还是需要思考,中日之间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当然,无论如何,日本要负决定性的责任。
      蒋保信:我们督促日本反省、道歉,可能加剧人家的自尊感,加剧中日民族的对立情绪。但反过来说,如果我们连这个压力也不给他们,他们可能更加不会反省了。
      黄道炫:对,所以一切都很复杂。
      蒋保信: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希望看到日本承认侵略,日本国家领导人最好能像德国总理一样,下跪道歉。如果他们能这么做,我会对他们有一种敬意。
      黄道炫:如果能够这样,中日之间的坚冰大概就化解了。可惜,事情往往难遂人愿。
    (注:本文删节版载于《同舟共进》杂志2015年第9期,此为原稿。)
See all posts.